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玉破鲈鱼金破柑,垂虹秋色满东南  

2014-01-14 14:22:09|  分类: 米芾诗词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破鲈鱼金破柑,垂虹秋色满东南

——米芾《垂虹亭》赏析

垂虹亭

[宋]米芾

断云一叶洞庭帆,玉破鲈鱼金破柑。

               好作新诗寄桑苎,垂虹秋色满东南

[注释]:

垂虹亭:在江苏吴江县垂虹桥上。 

断云:片云。  

一叶:这里指帆船。 

洞庭:指洞庭山,在吴江西南太湖中,这里以洞庭山代指太湖。 

破:剖开。 

桑苎:唐代陆羽号桑苎翁,字鸿新,,晚年隐居笤溪,他隐居吴兴,嗜茶,世称“茶圣”。这里举陆以为同调。这里指代志趣相投的人。

垂虹桥是一座和赵州桥齐名的桥梁,位于吴江松陵镇东门外,横卧于古吴淞江正源之上(古吴淞江又名淞江或吴江),原名“利往桥”,俗称“吴江长桥”,因桥上建有垂虹亭,故又称“垂虹桥”。垂虹桥建于北宋年间,它的建造与古代吴江的地理形势有着密切的关系。北宋庆历二年(1042年),官府召集民众在江湖之间修筑了吴江长堤,堤东为江,堤西则湖,为了让湖水东泄,就在县城东南留有一大缺口,运河以西、长堤以外仍然风大浪急,日夜无休。为了保证漕运的通畅以及居民往来方便,修建一座长桥把县城与吴江长堤连接起来已势在必行。 北宋庆历七年(1047年),当时吴江知县李问和县尉王庭坚募钱百万兴建长桥,次年6月桥成通行。当时桥长1300多尺,西北-东南走向,砖木混合结构,桥面铺砌青砖,双边萦以修栏,用木万计,桥中心比较宽阔,建亭名垂虹,桥下85孔互相联缀。垂虹桥上临波涛万顷的太湖,远远望去,犹如中流砥柱,屹立于洪涛之中。波光桥影,远山近芦,苍茫如画,成为绝景。桥成以后,舟楫免于风波之险,徒行者晨往暮归,皆为坦道,十分方便。宋元时期,太湖之水从桥下浩荡东流,垂虹桥便成为吴淞江的咽喉,为数众多的桥孔又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吴淞江浪涛之险,所以宋代曾有“松江未过不愁,过了垂虹百不忧”的诗句。
    垂虹桥,素以“江南第一长桥”而名闻遐迩,自宋始建之日起,即被誉为三吴绝景。便成了文人雅士们的游览胜地,历代文人途经垂虹桥无不吟诗作赋。改建为连拱石桥后,“环如半月,长若垂虹”,“三起三伏,蜿蜒似龙”,其壮丽秀美,更是独步江南。历史上有百余名名人为此吟诗作画,赞叹不绝。其中宋苏舜钦“云头艳艳开金饼,水面沈沈卧彩虹”,宋杨杰“八十丈虹晴卧影,一千倾玉碧无暇”,以及宋郑懈“插天虫带虫东玉腰阔,跨海鲸鲵金背高”,世称吴江长桥三名联。北宋诗人张先曾为吴江县令,有诗云:“桥南水涨垂虹影,清夜澄光合太湖。”南宋著名文学家姜夔途经垂虹桥时,留下了“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萧。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的佳句。王安石、苏轼、米芾、杨万里等宋代名家都以登临垂虹桥,面对万顷太湖,远眺洞庭诸山,品尝鲈脍为乐事。垂虹明月,松江鲈鱼,钓雪晴沙,足使历代文人墨客流连忘返。

吴江垂虹桥,历代文人为它赋诗几百首,写得好的却是凤毛麟角,这中间最有特色的,恐怕要属人米芾吟咏吴江垂虹桥的一首诗。它以富有画意的笔触形象地描绘了这座水波连天、长虹飞渡的古代名桥的宏伟景象。这首诗的独特之处在于诗与书法均系一人。诗是名诗,帖是名帖,双名并举,文化史上,不多见,仅王羲之、韩愈等数位通才大家妙手偶得之。固为这首《垂虹亭》从此,垂虹桥为吴江争得国宝级的荣光,这个宝就是诗人的《吴江垂虹亭作》(作者注:这首诗作是被兴为“天下第四行书”《蜀素贴》的诗文之一)。吴江也因此而拥有了空前绝后的广告——“垂虹秋色满东南”!

 “断云一叶洞庭帆,”诗的首句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为我们展现了碧空万里,白云徐行,远望太湖,孤帆一片的景象。清人沈德潜论诗中炼字:“以意胜不以字胜,故能平字见奇,常字见险,陈字见色”;“断云一叶洞庭帆”,“断”字用得奇绝。可以想象,如果茫茫碧空只有一片云是何等境界!一断字,即言洞庭湖的浩大悠远,水天相连,一叶孤帆,何其空蒙,何其渺远,意境非同凡响。

“玉破鲈鱼金破柑。”又是秋霜季节,吴江的鲈鱼洁白肥美,洞庭东山的柑桔又是金黄欲破。有趣的是,《蜀素贴》为行书名贴,原稿上,米芾于“霜”字旁小注了一个“金”字,想来是“两可性”的勘误:用“金”字点明柑橘颜色,和“玉”字对应,用“霜”字点明时间,也无妨。这让我们想到明朝吴宽《吴江晚眺》中的诗句:“湖上客来金橘熟,桥头人卖玉鲈肥”。错的不涂去,错的也不错,习诗者多了回“炼字”的思考,习字者则多了个“练字”的参照。错得有趣!《人间诗话》云:“‘红杏校头春意闹’,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云破月来花弄影’,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刘公融云:“红杏枝头春意闹,一闹字卓绝千古。字极俗,用之得当则极雅;未可与俗人道也。”笠翁不尝俗,倘亦务为矜奇矫俗之论害之钦欤?诗人着一破与弄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湖上的白帆如同白云,鲈鱼如同白玉雕成,柑橘如同黄金铸就。以白云喻帆生动形象地写出了天水为一、云帆难辨的境界,有动态美;以玉喻鱼,以金喻柑,形象生动地写出了鲈鱼和柑橘的金玉之质、金玉之色,亦有静态美,这两句写出虹桥美不胜收的景色。这首诗写垂虹亭所见,起句大笔勾勒,白云、山水、扁舟,一望平远开阔,见出画家之诗的特点;对句写物产,以“金”、“玉” 作形容,固是魲鱼、柑桔色泽如此,也有作者视此二物重比金玉之意。

 “好作新诗寄桑苎,”诗言志,这句有略一收束的韵致,也有了顿挫,写诗人轻庙堂富贵而重山水隐逸,而想与陆羽一流人物为友。

“秋色满东南” 照应题目,点明所写的景色,更把意境的空间纵横上下地拓展了,使东南大地都沉浸在垂虹金色的秋光里:远看的景色,满眼秋光,一带长虹,红绿相映,高低错落,尽揽东南半壁江山,好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垂虹亭秋色如此多娇,怎能不勾起作者对吴江的赞美。“秋色满东南”表达了作者对垂虹亭深厚真挚的爱。

《渔隐丛话》云:“古今诗人,以诗名世者。或只一句,或只一联,或只一篇。虽其余别有好诗,不专在此,然播传于后世,脍炙于人口者,终不出此矣;岂在多哉?如‘池塘生春草’,则谢康乐也;‘澄江静如练’,则谢宣城也;‘风定花犹落’,则谢元贞也;‘鸟鸣山更幽’,则王文海也; ‘枫落吴江冷’,则崔信明也;‘庭草无人随意绿’,则王胄也;凡此皆以一句名世者。“垂虹秋色满东南”一句同样也属一句名世者,事实上也确与米芾书画一样,名满江南。

陆放翁诗句云:“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偶得之妙,剪裁之工也;疏密之于瓶花,浅深之于眉妩,可以为例。大抵斧斫雕饰,补假亦所以足其真,人之舍不为表达其真挚之情感,则亦何取瘁心于文字?至于自然直寻,亦何尝忘情于锻炼,不过造诣之高者,没其斧斫之痕迹而已。总起来说,这首诗写垂虹亭所见,此诗两联均融画意,读来如身临其境,置身画中。笔落情至,语出景现,文字精巧清丽,音韵协畅和美,情韵逸雅俊秀,无刻意雕凿之痕,而有信手拈来浑然天成之美。读之令人一唱三叹,不知不觉间,为之心动,为之情移。写景的诗达到了如此境界,怎能没有超然于畦封之外的恬情雅志?《吴江垂虹亭作》被王士禛称为“宋人绝句可追踪唐贤者”, 可谓一语中的,米芾在北宋并非赫赫有名的大诗人,但这首诗确实堪当上乘之作。

米胜光

2014.1.14.14.26于九龙学校 二稿

 

 

 

                                                      2014.1.14.14.30网易博客首发 

                                                                原创作品,欢迎方家赐教

                                                                  原创作品,欢迎正规报刊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