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长沙推官 第五回 茶中禅意深  

2014-12-17 13:48:07|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 长沙推官  第五回  茶中禅意深  作者:米胜光 

 

不多时,寺中弟子竟传上一个火炉及一个方形盒子,外带一副茶具,感情要在佛主像下煮起茶来,上官静姝笑道:“在这殿中煮茶,也不怕冒犯了佛主!”她这话是对觉空说的。

  觉空道:“即是修心,自不拘泥于形式,佛前煮茶,只要心中有佛,又何来冒犯!”

  米元章天却看着盒子,道:“此茶必非凡品,茶虽未煮,在下却已闻得茶香。”

  觉空道:“看来米博士亦是识茶之人,米博士可知此茶为何?”

  米元章天想了想,道:“香如幽兰,昧浓醇鲜爽,此当是匡庐之云雾!不知在下所言如何?”

  上官静姝接口道:“官人所言正是,匡庐之云雾茶色泽翠绿,芽叶肥嫩显白亮,只此一家,为世间不可多得之物。”

  米元章天道:“这想必跟匡庐秀甲天下有关吧!所谓奇山妙水,必有佳物。”

  觉空道:“米博士与米夫人皆是此道高手,可否知晓茶从何而来?”

米元章天道:“这在下就不知道了,可用佛门的话来说,当是从来的地方来!”

觉空听他这话,当下笑道:“米博士倒是颇有慧根。有关茶的传说可追至神农氏,可年代久远,无可考究!”

  上官静姝道:“《桐君录》记:“巴东别有真香茗,煎饮令人不眠”。茶物当始于巴蜀之地,晋杜育作《荈赋》赋中有云,灵山惟岳,奇产所钟。厥生荈草,弥谷被岗。承丰壤之滋润,受甘霖之霄降。月惟初秋,农功少休,结偶同旅,是采是求。水则岷方之注,挹彼清流;器择陶简,出自东隅;酌之以匏,取式公刘。惟兹初成,沫成华浮,焕如积雪,晔若春敷。此文当是写茶之最,而匡庐云雾,也产至晋朝,可见二者必有些联系。”

  “又有三国魏张揖所著:“《广雅》云‘荆巴间采叶作饼,叶老者,饼成以米膏出这。欲煮茗饮,先炙令赤色,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之,用葱、姜、橘子和之,其饮醒酒,令人不眠。’”上官静姝续道。米元章天再次对这魔门第一高手刮目相看,魔门中人,果然是博古通今,人所难及!

  觉空道:“《广雅》之云为煎茶之道,老僧近日新得一法,曰泡茶,故壶中有水而无茶!”

  米元章问觉空道:“这煎茶与泡茶之道,有何区别?”

  觉空道:“煎茶一法,茶味尽出,且溢于壶,茶水煮成却未得其真味,又过浓过粘,泡茶却是将滚水倾于叶上,水温恰好而叶落底,汤色清凉,味清淡悠远,非煎茶可比!”

  米元章天道:“此饮茶之道,可否称之为茶道!”

  觉空道:“古来虽没此称道。可以之相称,却最恰当不过。”

  上官静姝道:“茶苦而寒,阴中之阴,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情则上清矣!苦后回甘,苦中有甘,修习佛法而品茗,可对参破‘苦谛’有所帮助?”

觉空道:“佛主成道后,第一次在鹿野苑说法,谈及“四谛”之理。而“苦、集、灭、道”四第以苦为首,修禅即是要看破生死观、达到大彻大悟,求得对“苦”的解脱。茶性也苦,对修禅自是大有裨益。”

“原来这样”上官静姝笑道。

  “茶道讲究‘和静怡真’,把“静”作为达到心斋座忘,涤除玄鉴、澄怀味道的必由之路,坐禅的无调及佛中‘戒、定、慧’三学皆以静为本。禅宗便是由‘静’出。”觉空补充道。

  米元章天道:“在下倒觉得茶之本不过是烧水点茶,茶道的本质该是从微不足道的日常生活琐碎的平凡生活中感悟宇宙的奥秘和人生的哲理。”

觉空道:“米博士见的不凡,一语中的,正说中我佛中的凡字,禅即是要求通过静虑,由平凡直事而契悟大道。人生苦恼,归根结底是因为“放不下”,佛门修行,特别强调“放下”。内六根,外六尘,中六识,十八界皆可放下,自然轻松无比,逍遥自在。品茶亦说‘放’,放下红尘凡事,偷得浮生半日闲,放其神而轻其行,方可得茶中美妙。”

四人言语间,炉上壶水已开,寺中弟子取出四个瓷杯,打开盒子,每个杯子中放下一小撮茶叶,提壶将开水倒入。

觉空望着米元章道:“博士可知这水的来历?”

“应该是寺边的泉水吧。”米元章笑道。

 “这水,可非寺边泉水,乃长江三峡中峡之水!”笑道。

  上官静姝不解道:“寺边泉水本是泡茶之上品,又何必取三峡中巫峡之水?”

  觉空道:“长江三峡,瞿塘雄奇俊伟,水流过急,以其泡茶,茶味太足,西陵地势险峻,水流亦是过急,且在三峡中居后,以之泡茶,茶性不出,淡索无味,不尽其芳,唯居中之巫峡,秀丽缓和,峡中之水泡茶,茶性不疾不缓,浓淡相宜,颇有回味!”

      

 不多时,三人竟把一壶茶吃得差不多了,这里,外面下起了大雨,米元章,见雨来得有些急,不由得起身推门观看,雨滴下落,激起无数水泡,不觉道:这雨好大呀。

觉空笑道:“博士可见身后之物吗?”

  米元章笑道:“除耳闻雨声,目见雨滴外,就好像没别的了,还请大师指点!”

  觉空道:“世间诸多事物,往往让人视而不见,非是红尘蔽眼,亦非目所不及,是用心不属之故,就如施主可闻雨声而见雨滴,却心不在雨滴之下,尘土之上的水泡!”

  米元章天道:“在下倒不觉得这水泡有何值得留意之处!”

  觉空道:“世间万物,因有其根,自有其理,只是施主用心不及,所以视水泡为常物,视而不见!”

  觉空自续道:“米博士可要听老僧说一个故事?”

  米元章天道:“大师之言端是可遇而不可求,在下焉有不听之理?”

  觉空微微一笑:“谢米博士予老僧薄面!”当下语道:“昔有国王女,为王所爱,未尝离目。时天降雨,水上有泡,女见水泡,意甚爱重。白父王曰:“我欲得水上泡,以为饰头华鬘?”王曰:“水上泡不可执持,云何得取以为华鬘?”女言:“若不得者,我当自杀。”王闻女语,心生恐惶,召国中诸巧师告之曰:“汝等奇巧,无事不通,速取水泡,与我女作鬘,若不得者,当斩汝等。”皆答曰:“我等不堪取泡作鬘.”有一老匠言:“我能取泡。”王大欢喜,即告女曰:“今有一人,堪任取泡作鬘,汝可自往,躬自临视。”女从王言,出外瞻视。

时彼老匠白王女言:“我于水泡好丑,素无拣别,伏愿王女躬自取泡,我当作鬘”。女即取泡,随手破坏,不能得之。如是终日,竟不得泡,女自疲厌,即舍之去。白父王言:“水泡虚伪,不可久停,愿王与我作紫磨金鬘,终日竟夜,无有枯萎。”

  这《水泡不实》的故事,出自《出曜经》一书。觉空说完,向米元章天问道:“米博士可明白其中之理?”

  米元章天道:“请恕在下愚昧,实不知大师之意,还请大师讲解!”

  觉空悠悠道:“水上泡者,诳惑人目,虽有形质,暂生便灭,阳焰野马,亦复如是。人生虚伪,乐少苦多,贪爱疲劳,而丧其命,磨灭之法,不得久住。迁转变易,在世无几,亦如水上泡也!”

  米元章天叹道:“大师禅理精深,人所难及,在下亦是衷心佩服,也让在下说个故事!”

  觉空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神看着米元章天,言中颇有几分欣赏地道:“米博士请讲。”

  米元章天道:“蜀冈之上,苍松荆棘同生一处,苍松树身笔直,木枝俱良,终作修屋建宇之用,虽也可成寺殿之栋梁,却是斧锯加身,痛不堪言;荆棘其貌不扬,不为人所用,默默无闻,自由自在别有一番乐趣,孰优孰劣、孰是孰非,如何定论?”

  觉空道:“米博士说得好!世间之人有庸庸碌碌,虽有所辛苦,但无大作为之列;有个性怪僻,独自孤高,心嫉言刺,所谓“世外隐士”之类,佛门中亦有胸无大志,不学佛法,不断烦恼,不乐证果,不求佛道;或求人天福报,或以唱念虚度时光,不知逃东往西,烦恼随身;不知心不净则土不净,心怀贪瞋痴,亦无极乐可登;贪图五欲乐,执着世俗情,难免三涂苦;愚昧无知,邪见造业,忙碌一生,亦伤自身法身慧命之人,或盲修瞎练,独鸣孤高,不能合群,不愿深入经藏,亦不树立法幢,把度众生之事看成非解脱之道,笑人讲经说法为瞎凑热闹之徒。”

米元章笑道:“大师不愧世外高人,智慧见解,皆不同凡人,在下衷心感激!”

  觉空道:“米博士见识,亦是非同一般,难得难得!”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