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校书郎 第三十四回 女儿红  

2014-12-18 11:07:12|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  校书郎 第三十四回  女儿红  作者:米胜光

 

    王诜在主人位坐下,舒国长公主自然地坐到了他的旁边,王诜微笑着环视了一遍,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可是他并不开口,只是向旁边看了看,一个白衣女子走了出来,腰间系着一条紫色腰带,很是飒爽英姿,站在王诜的身边,笑着开口道:“欢迎大家来到雾松山庄做客!”

      那白衣紫带的女子笑着说道:“今天我家公子邀请大家来雾松山庄作客,一方面呢,是请大家来品尝山庄的雾松新茶,另一方面呢,大家都是当世的青年才俊,在一起品茶论诗,谈天说地,也是一桩美事,大家先请品茶!”说着退至一旁,轻轻拍了拍手。

    只见一排青衫少女鱼贯而出,手捧黑漆描金托盘,盘中放着薄胎白瓷茶具,来到每个来客桌前,轻轻放下,纤手灵巧地摆弄起来,场面颇为赏心悦目。

    不一会儿王诜先开口道:“你们下去吧,我们自己来,这泡茶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啊!” 舒国长公主也赞同地说道:“夫君所言极是,用这胭脂薄胎瓷具配这雾松新茶,绝对是这人生一大美事啊,怎能借他人之手呢?”

    王诜和舒国长公主两人相视一笑!

    看着他们悠然自得地摆弄着面前的茶具,司寇露荷愣了一小会儿,也开始跟着他们的样子做了起来,虽然不会茶艺,可是让自己看起来很忙总是可以的,免得在这群人中显得鹤立鸡群。

    过了不知多久,当然,这是上官静姝的个人感觉,其实时间只是过去了一会儿而已,上官静姝终于看到有人端起茶杯来喝了,她如释重负地停下了手中不知所谓的活计,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端起面前那杯看上去混浊不堪的东西,一只手伸了过来,手中端着一个小小的白瓷茶杯。

    司寇露荷抬头看去,原来是赵颢,正端着茶杯微笑着看着自己,“这是什么意思?”上官静姝心虚地问道。

    赵颢笑着说:“尝尝看,我刚泡好的茶。”上官静姝心里更虚,但声音上却不甘示弱:“为什么要尝你的?我自己也刚刚泡好!”

    赵颢移了移身子,靠近司寇露荷,压低声音说道:“你那杯恐怕不用尝了,赶紧倒掉吧,免得一会儿王驸马看到了。”

    司寇露荷看到他一脸郑重。不由也有点紧张。小声问道:“为什么要倒掉?王驸马看了会怎样?后果很严重吗?”

    赵颢看了看司寇露荷茶杯里地东西。摇了摇头道:“你把我姐夫宝贝茶泡成这副模样。一会儿他看见了恐怕要抓狂了。这雾松新茶只有这雾松山庄才有。而且每年只有此时可采下十篓。外面可谓千金难求。不知多少人想方设法想弄到一点。我姐夫都不允。你就这么给糟蹋了。你说他气不气?”

    司寇露荷这才知道这茶还大有来头。她一手把自己杯中地“茶”偷偷倒掉。另一手接过赵颢手中地茶杯。然后装做若无其事地轻呷一口。温热地水流滑过舌头。所到之处像是一阵具有魔力地柔风。包裹着舌头。轻柔而舒服。嘴里顿时充盈着一股幽香。当茶水滑下喉咙。那种奇特地舒适感也随之下行。一路从嘴唇到达腹部。小腹也似乎暖了起来。

    司寇露荷顿时吃了一惊。这小小一杯茶竟能给人带来如此享受地感觉。实在不可思议。她举起茶杯。仔细端详。才现白瓷杯里隐隐罩着一层雾气。下面地水色呈浅浅地青绿色。在雾气下依旧清澈透亮。如翡翠般美丽。

“这雾松茶果然不是俗物。我这会儿方才领教了!” 米元章这时也泡好了茶,喝了几口,不由得赞道。

“果真好茶!”其他人几人亦附和道。

   舒国长公主笑道:“大家现在也只是觉得它好喝。其实如果仅仅是味道。还不会让外面地人重金以求。人们最看重地。是这雾松新茶地效用。”

    司寇露荷问道:“效用?茶本来就能提神养身,这种罕见的茶种,一定效果更好了,对吧?”

     “这雾松茶,虽比那太上老君的仙丹可以包治百病,但效果也是非常好的。” 舒国长公主笑道。

      “有哪些效果,公主请道其详” 司寇露荷浅笑道。

舒国长公主道:“普通的茶跟雾松茶可比不了,这种茶可以提升人体之灵气,对修仙问道之人最有好处,练武之人则可以帮助增进内力,使得内功修炼事半功倍,即使是寻常人,多喝也有延年益寿,强身健体之功效。”

     听说这茶有如此神效,大家不觉低头去品茶。

 

“上酒,来上好的女儿红酒。”过了约半个时辰,见大家茶喝得差不多了,王诜吩咐道。早上侍女端了两瓶女儿红过来,那侍女打开其中一瓶,酒香散入厅中。

赵颢大叫一声:“好酒,女儿红果然名不虚传呀。

“女儿红?”米元章问道。

王诜笑道:著名的绍兴“花雕酒”又名“女儿酒”。中国晋代上虞人稽含《南方草木状》记载:“女儿酒为旧时富家生女、嫁女必备之物”,说起这个名字,还有一个故事哩!

“还有一个故事,愿闻期详”米元章道。

“说来话长,”王诜道:“从前,绍兴有个裁缝师傅,取了妻子就想要儿子。一天,发现他的妻子怀孕了。他高兴极了,兴冲冲地赶回家去,酿了几坛酒,准备得子时款待亲朋好友。不料,他妻子生了个女儿。当时,社会上的人都重男轻女,裁缝师傅也不例外,他气恼万分,就将几坛酒埋在后院桂花树底下了。

光阴似箭,女儿长大成人,生得聪明伶俐,居然把裁缝的手艺都学得非常精通,还习得一手好绣花,裁缝店的生意也因此越来越旺。裁缝一看,生个女儿还不真不错嘛!于是决定把她嫁给了自己最得意的徒弟,高高兴兴地给女儿办婚事。成亲之日摆酒请客,裁缝师傅喝酒喝得很高兴,忽然想起了十几年前埋在桂花树底下的几坛酒,便挖出来请客,结果,一打开酒坛,香气扑鼻,色浓味醇,极为好喝。于是,大家就把这种酒叫为“女儿红”酒,又称“女儿酒”。

此后,隔壁邻居,远远近近的人家生了女儿时,就酿酒埋藏,嫁女时就掘酒请客,形成了风俗。后来,连生男孩子时,也依照着酿酒、埋酒,盼儿子中状元时庆贺饮用,所以,这酒又叫“状元红”。“女儿红”、“状元红”都是经过长期储藏的陈年老酒。这酒实在太香太好喝了,因此,人们都把这种酒当名贵的礼品来赠送了。

女儿红主要用优质的糯米,上好的酒曲,加上江浙的泉水,古法酿制,再窖藏数年。花雕酒酒性柔和,酒色橙黄清亮,酒香馥郁芬芳,酒味甘香醇厚。有时该酒也作调味品,如花雕鸡、花雕烩蟹肉等,为绍兴名菜。

 

在王诜介绍当口,侍女们早已把菜摆满了。

王雱看得食指大动,笑着举起酒盏,大声道:“美酒佳肴,却之不恭。来,诸君,满饮此盏!谢驸马与公主盛情!”

“谢驸马与公主盛情!”众人举起酒盏,纷纷唱和。

“谢诸位赏光!” 王诜笑道。

宾主双方互相敬了几盏后,席间气氛更浓。王诜向众人看了看,又笑着建议,“如此好酒,不行酒令怎能喝得尽兴?诸位,老兄屈长几岁,今日便斗胆自命为明府。这“律录事”和“觥录事”么,还请仲明和露荷姑娘二位兼之。”

说罢,先将手中慢慢一盏酒干了。

“那是自然!”众人纷纷附和。司寇露荷和赵颢两个推脱不得,只好把差事应了。米元章却笑了笑,大声提议:“如此美酒,若是输了才能喝到,米某就次次认输了。不若我等换个规矩,赢得才有酒喝,输的人只给清茶一杯,诸位以为如何?”

大伙轰然响应,便由着律录事出题。司寇露荷四下看了看,见席间多为文人墨客,便笑着选了个雅令。却是要每人引用一句诗经,说一个草木。说上来的喝酒,说不上来的饮茶。

米元章见司寇露荷自从入得席来,双目始终不离赵颢左右。米元章便猜到这二人之间必缕情愫已深。想了想,低声调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哈哈,托赵颢兄的福,米某有酒喝了!”

众人抿嘴而笑,把个司寇露荷笑得粉脸通红,娇羞不胜。王诜紧跟在米元章之后,立刻接口:“山有榛,隰有苓。云谁之思?西方美人。哈哈,我可以喝两盏!”说罢,立刻将面前酒水一饮而尽,然后命令小厮给子斟满,再度鲸吞落肚。

跟在王诜之后的是王雱,王雱自幼饱读诗书,对这种简单的小令张口就来。一个笑着轻吟,“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便我心痗”

 

到了闻人沅芷,则笑着接了一句,“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对赵颢、司寇露荷两人,调侃之余,不无羡慕。

司寇露荷被大伙调侃得粉颈轻垂,几乎不敢抬头。当酒令轮到她时,却脉脉地看了赵颢一眼,轻启朱唇,低声吟唱:“芄兰之支,童子佩觿。虽则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带悸兮。芄兰之叶,童子佩韘。虽则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带悸兮。”

歌声婉转柔媚,把整个一曲清唱完毕,方才慢慢停下,拿起酒盏在红唇下轻轻一抿。这已经接近直抒胸臆了,令大伙仿佛来到远古,看到葱茏的林木之间,一个女孩子对着懵懵懂懂的男子主动示爱,含羞带嗔。惊其大胆之余,却也佩服她的睿智。

 

“好,哈哈!”众人抚掌大笑,举起酒盏,又共同为两个少年人饮了一盏。

又过了轮,司寇露荷便换了个更简单的,拆字令。把一个字拆成两个,不求典故出处,与今日之景相应即可。

大伙叫了声好,依次拆过。大家都喝了个痛快。再继续这样下去,就等于欺负赵颢一个人了。第三轮伊始,司寇露荷想了想,缓缓说道:“光行雅令,未免太单调了。不如再换个新规矩,每人拿自己最擅长的来给大伙下酒,或诗,歌,或琴,或武,不拘于形势,能博得众人认可就好。不按座位次序,随兴而为。如果大伙都轮完了一遍,最后那个人还拿不出东西来,则只能饮茶!”

这个酒令的花样的确新颖,众人笑着答应了。王雱才思之敏捷,当世无双。略作沉吟,便笑着说道,”我先来献丑吧,赵颢兄,借宝剑一用。”

赵颢的宝剑一直不离身,此刻饮酒,也横在腿边上。听周种来借,便双手递了过去。周种双手接过,将宝剑“呛喨”一声抽出,先用手指沾上酒水润了润,然后曲指而弹。只听一阵叮叮咚咚之声,宛若春泉吐珠,又似微风拂柳,听得人心里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坦。

正心驰神往间,曲调忽然转急。徐徐清风之外,竟隐隐出现马蹄之声。紧跟着,鸣镝破空,兵戈相击。士卒往来,旌旗猎猎。从春暖花开的太平宁静迅速转为金戈铁马的慷慨激越,令人直头发竖立,热血沸腾。真恨不得拔剑而起,置身其中了。

一曲终了,众人还在意境中沉寂。半晌,司寇露荷幽幽叹了口气,低声赞道,“好在王公子只是弹剑为曲,若是手中有琴,明日长安城内,半数琴师要去跳河了。”

“雕虫小技,当不起露荷姑娘如此盛赞!” 王雱笑了笑,轻轻摇头。“某闲暇之时常以此为乐,此刻所凭的不过是个手熟。倘若把剑换成了琴,反而奏不出里面的韵味了!”

说罢,举起酒盏,把头转向众人,“这杯酒,王某可能喝得?!”

“喝得,喝得!”大伙一起抚掌,为王种的“琴艺”轰然喝彩。

场中的气氛愈发浓烈,饶是米元章拨得热血沸腾。四下看了看,见在座之中没人准备起身接过王雱的酒令,便放下酒盏,笑着问道:“仲明兄,可否借一套笔墨来!”

“如果元章兄能在壁上提几个字,这临风楼上下肯定感激不尽!”赵颢点点头,笑着吩咐伙计去拿笔墨。

须臾,笔墨送到。米元章从中选了只大狼毫,在砚台里沾饱了墨,大步走到墙壁前,悬腕,屏吸,挥毫写下了“风起云动”四个字。字字都有两尺见方,皆为一丝不苟的汉隶。

此时文人墨客之间最流行的是草书,取的是其自由奔放,无拘无束之境。但民间亦不乏擅长隶书的名家。米元章这几个字,若论潇洒磊落,变幻莫测,恐怕与草圣张旭相差无几了。但其贵在端庄厚重,远远望去,一股凛然正气奔涌而出。

“好!”在座都是识货之人,见了米元章写的字,立刻以掌击案。米元章笑着冲大伙拱了拱手,然后低声说道:“能喝上这盏酒,还多亏了元泽兄刚才的剑曲。元章闻之,心中忽有所感。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

“元章兄莫要归功于我。” 王雱笑着摇头,“那股凛然之气就在你心中,王某的曲子,不过是恰巧与之感应到了而已。

“是啊,吾养吾浩然之气,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古人诚不欺我!” 王诜笑着附和道。

话音落下,四座又是一片喝彩之声。半是为了米元章的字,半是为了王诜的点评。

司寇露荷,趁大伙还沉浸在王荃所奏的乐曲声中的时候,悄悄向赵颢提议道:“妾身想向大伙献上一支歌,公子可否为我抚琴?”

“求之不得!”见司寇露荷如此体贴自己,赵颢心里很是满意,点点头,低声答应。

瑶琴是司寇露荷自己带来的,刚才就摆在身边。待大伙的喧闹声又小了下去,便笑着交给了赵颢。见两个少年男女含情脉脉,你我情浓,众人明知赵颢涉嫌作弊,也笑着默许了。须臾,琴曲声起,赵颢顺着刚刚宴会上的慷慨基调,弹了一首破阵乐。这支歌,司寇露荷平日几乎每天都唱得,所有曲调早已烂熟于心,当下站起身,柔声伴唱:“秋来四面足风沙,塞外征人暂别家,千里不辞性路远,时光早晚到天涯.........”,随即,曲调转急,歌声也渐渐由柔婉转向激越,“汉兵出顿金微,照日明光铁衣........”

破阵乐乃大宋数一数二的宏大之曲,原本不适合一个人单独吟唱。但司寇露荷唱起来,却能举重就轻,把每个细节都照顾到,并于音色中演绎出自己的感悟。一曲唱罢,余音绕梁。在金戈铁马之外,凭空又生出几许儿女温柔。让人仿佛看到一对少年男女持剑相伴,并肩行走天涯。在座诸人,纷纷微笑着品味,目光则渐渐变得有些痴迷了。

 

这顿酒饭足足吃了一个多时辰,酒足饭饱,宾主尽欢而散。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