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校书郎 第十回 与你地老天荒  

2014-12-23 13:40:26|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 校书郎  第十回  与你地老天荒   作者:米胜光

   走着走着,发现前面一处地方,人潮涌动,围观的人不少。蓁蓁笑道:“小姐,我们也去瞧瞧!”

“好啊!”闻人沅芷应道!

当他们挤进去的时候,才知道是有人在猜灯谜,据说奖品颇为丰厚,吸引了不少人参加。要知道在大宋朝,猜灯谜是一项参与度很高的活动,民间的猜谜高手不少,闻人沅芷与蓁蓁过去的时候,只见台子周边已经围了不少人,台上吊着些许花灯,穗子上悬挂着灯谜题目!

“灯谜可是你的强项,要不给咱赢几样奖品回去?”闻人沅芷笑着打趣。

不想蓁蓁却摇头道:“不,我只擅长出灯谜,并不擅长猜,这是你的强项!”

等真正挤了进去,他们才发现为何有这么多人关注,原因是猜灯谜的是个孩子,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已经才对五个了,那可就是五十贯钱啊!”

“这小女孩真是聪明,我女儿要是能够如此,就好了……”

“可惜没那个福分啊……”

“哪里这么简单?瞧这小女孩才思敏捷,举止得体,一看就是书香之家读过书的……”

原来此间的主人似乎很有自信,订立了一个灯谜十贯钱的彩头,实际上也相当于赌注。

想要猜谜之人首先就得购买一个花灯,价格却是普通花灯的好几倍。不过面对十贯钱的诱惑,还是有很多人咬着牙跃跃欲试。

按照宋朝的物价水平,一贯钱大抵相当于后世的三百元,十贯钱就是三千元,也是个不小的诱惑。

不过这家的灯谜似乎很有难度,很多人上去都是失望而归,鲜有人能猜中。这位卖灯人赚钱不少,兴奋不已,咧嘴大笑。

   以至于很多人不满,希望有人能出手教训此人,至少不至于被弄的灰头土脸。这个时候,有个小女孩站了出来,表示要挑战!

谁也不曾在意,许多自诩高手之人尚且无奈,一个小娃娃能做什么,故而根本没有把小女孩放在眼里。既然是开门做生意,来的都是客,人家给钱买灯,灯谜自然是要人家猜的。

谁也没想到,小女孩竟然一鸣惊人,一连猜中了五个。顿时让人刮目相看,啧啧称奇。之前失败的许多人纷纷拍手称快,这也难怪,看到有人扬眉吐气,也算是变相帮自己出气。

只不过如此一来,卖灯人就有人不高兴了,小女孩每猜中一个灯谜,他的脸色就阴沉一些。今日不过是个投机取巧的事情,因为多年售卖花灯,这位老板在灯谜上的浸润多年,算是个猜谜高手。

他对自己的水准很自信,故而想说了这等办法。最初的时候确实很得意,没有人能猜中,十贯钱的诱惑下,花灯的销量很是不错。正在得意之时,这小女孩突然杀了出来。

本来似乎不把小女孩放在眼里,却不想一下子连续猜中了五个,那可是五十贯钱啊!今年一晚上的收入尚且没有这么多,这下可是赔大了。花灯老板额上的汗珠子越发的多了,春寒料峭之日有种别有的凉意,他有些心虚了。

而且不只是心虚,更有些恼怒,五十贯钱就这么输了,心里怎么能舒服呢?他已经有些恼羞成怒,在想办法要将这五十贯赚回来。

“小女孩,灯谜猜的不错嘛!”卖灯老板笑道:“十贯钱不算什么,按照规则,现在我们玩大,一把定胜负如何?”

“怎能个说法?”小女孩有模有样,怡然不惧。

闻人沅芷远远瞧着,笑道:“这个老板是着急了,赢得起输不起,跟一个小孩子较劲,当真是有失风度。到时这个小女孩,有意思!”

蓁蓁也是一笑,和所有人一样,都抬头看着这个小女孩。

卖灯人说道:“一百贯,一个灯谜,最后猜一次!”

哇……

很多人都惊讶了,这厮竟然说要赌一百贯,那可是一笔巨款啊!许多明显看得出来,这个老板已经很着急。

小女孩处变不惊,稚嫩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惊讶,很是平静,这份定力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只听到悠悠道:“可是我只有五十贯……”

“没关系,可以让你的家人送来不是,先欠着也成!”卖灯人话一出口,顿时引来一片鄙夷,这厮也太无耻了。

“不行,家里是不会给我这么多钱的……”小女孩看似年少无知,轻轻摇头。

 

“不打紧,把你自己赌上也行!”卖灯人说出了一句更加无耻的话。小女孩十岁左右的年纪,已经出落的很清秀,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养上两年,不管是自己留着,还是卖出去,都很划算的。

“无耻,当真是无耻……”蓁蓁很是愤然,刚刚想要出声指责,不想其他人的已经高声喝骂了!

闻人沅芷

摆手道:“没事,先静观其变,放心好了……”

“怎么能这样呢?”

那卖灯人今日是豁出去了,将不要脸进行到底,说道:“女孩,你自己看着办吧,规则就是这么着的,你若是不愿意,那前面的灯谜也就不作数了。”

“无耻,当真是无耻,分明就是个无赖嘛!”众人纷纷指责,都看出来他分明是耍无赖,想要赖账!

众人指责不断,奈何人家就是不为所动,一副规则是我定了,我说了算的样子,让人无可奈何。

“女孩,你还是走吧!”众人纷纷出言劝阻,毕竟这个赌注着实太大,又没有父母亲人在身边,如此作为当真有些过分了。

“你与他赌吧,不用怕。”正在那小女孩那小女孩子要放弃里,一俊美公子道。

闻人沅芷定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日春游所见的王雱,不觉向他展颜一笑。

王雱也看见了她,也是微微一笑。

那女孩见有人相助,不由一喜,轻道:“好,我跟你赌!”

小姑娘话一出口,顿时满场哗然!

她竟然答应了?

这小女孩也忒胆大了吧,这种事能儿戏吗?五十贯钱也就罢了,可是能轻易拿自己做赌注?也不想想,人家敢拿出一百贯做赌注,必然是有完全的准备,只怕是胸有成竹。说不定之前的都是诱饵,现在才动真格的!

很多人开始为小姑娘的命运而担忧。

“这可是你自己决定的,各位做个见证,别到时说我欺负你啊。” 卖灯人冷冷道。

小女孩沉声道:“好了,已经答应你了,灯谜是什么?”小大人的感觉十足,让人越发感兴趣。

“那你听好了!”卖灯老板得意一笑,说道:“何水无鱼,何山无石。何树无枝,何子无父,何女无夫,何城无市?每句谜底各位一个字,合起来是一句话?”

那女孩轻声念道:“何水无鱼,何山无石,何树无枝。何子无父,何女无夫。何城无市?”

卖灯人迈步走到前面,肥硕的大肚腩看起来格外的臃肿,尤其是一张脸笑起来显得越发的狰狞。

“怎么样,能猜到吗?”。那人道:“要是猜不到,就乖乖和大爷一起走……”

“你一百五十贯钱准备好了吗?”。小女孩不动声色,很认真地询问。

“吆喝,说出答案,给你钱就是了!”卖灯人到现在为止,仍然不相信小女孩知道答案。何况这个答案本身就是个套,如果真那样说,岂非……嘿嘿!

“那好!”小女孩道:“雨水无鱼,泥山无石,地树无枝,老子无父,天女无夫,荒城无市!连起来读就是……”

“就是什么?”卖灯老板。

只见小女孩走到台边,对着站立在旁边的闻人沅芷说道:“这位姐姐,我把答案告诉你,你帮我说出来吧!”

“为什么要我说?” 闻人沅芷疑惑道?

“姐姐,这话是要对心上人说的,姐姐有心中人吗?”那女孩道。

“没有,”闻人沅芷笑道。

“怎么会没有呢?我看这位大哥哥就让你很般配的呀!” 那女孩指指王雱道。

“不要瞎说。”闻人沅芷口中说着,眼睛却不由地望了王雱一眼,王雱正要微笑着看着他。闻人沅芷不由脸上一红。转向那小女孩道,“快说的你答案。”

那女孩走过来附着闻人沅芷道:“就是与你地老天荒。”

“与你地老天荒?” 闻人沅芷不觉再次呤道。

“对,就是与你地老天荒。” 王雱笑道,“不是,我是说这谜底便是就是与你地老天荒!”

蓁蓁咯咯一笑道:“小姐,艳福不浅啊,王公子想要与你长相厮守了!”

“尽瞎说!”闻人沅芷脸上一红,“看我不撕烂你的臭嘴。”

闻人沅芷正势欲打,蓁蓁连忙向外躲开。

在二人嬉闹的当口,小女孩伸出稚嫩白皙的手掌,说道:“好了,一百五十贯,给我吧!”

“这……”卖灯人顿时脸如死灰,压根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小女孩竟然猜中了。难道要兑现承诺,给他一百五十贯钱吗?那可是一笔巨款,自己根本没那么多钱。今天这是闹得,当真失败!

“什么钱不钱的,刚说的是一百五十文,哪来的一百五十贯?”即便是当着众人的面,他继续的装不要脸,反正早就已经没脸没皮了,现在依旧如此。

“你耍赖?”小女孩上前一步,拦在面前,厉声道:“愿赌服输,给钱!”

“是啊,给钱啊,你答应人家的……”

“怎么说话不算话,没脸没皮的……”

“真是的,什么德行,既然如此,这灯我们不要了,退钱……”

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那人见状,情知今日这情况是撑不住了,三十六计走为上,当即猛地一把推开小女孩,一个箭步跳了下去,想要趁乱逃走。

小女孩到底稚嫩,猛地被推开,直接向台子地下掉落,情况相当危急。终于,小女孩不像之前那样坚强,猛然一惊,泪水已经在眼眶地打转。在场之人也是一声惊呼,二尺来高的台子,年幼的孩子要是摔下去,可是伤的不轻,顿时都捏了一把汗。

不过悲剧并未发生,就在掉下去之前的紧张时刻,小女孩被王雱拦腰接住了。

王雱将小女孩放在下,闻人沅芷急忙上前关切道:“小妹妹,你没事吧?”

“没事!”眼角似乎还有些泪痕,不过女孩已经露出微笑,轻声道:“谢谢大哥哥,谢谢姐姐!”

“不客气!”闻人沅芷微微一笑。小姑娘也是会心一笑,似乎有那么一默契。

至于那个卖灯人,本想趁乱溜走的,大家本来就对他很是不满,他一推小女孩更是引起了公愤。

他下了台子,刚想开溜,便听王雱一声大喝:“拿下这厮。”

四个家丁生生被几个壮年人给堵了回来。

“做人怎么能这样?不讲信用,脸厚无耻也就罢了,竟然还对一个小孩子出手,太过分了!”

“你是谁啊,怎么着,想要多管闲事?”卖灯人这回事无可奈何,看着来人不过是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把心一横,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目的已经十分清晰。

“呦呵,还想吓唬人吗?”。王雱顿时有些恼怒,没想到这个无耻卑鄙之人,竟然如此狂妄。

小女孩见状上前道:“谢谢哥哥!”

然后转身质问道:“说好的一百五十贯呢?给钱……”

“嘿,这孩子,还真是不懂事,一百五十文在这里,拿着……”

王雱怒道:“人无信则不立,你连一个小孩子都欺骗,未免也太没品了吧,诸位。刚才说好的是多少钱?”

“一百五十贯……一百五十贯……”

卖灯人的脸色越发的尴尬,却装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恶狠狠道:“关你什么事?少管闲事。”说着伸出拳头,挽起衣袖,摆出一副要打架的样子。可是刚一出手,便双臂被一挡,脚下不稳,被摔倒在地。

   一家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击倒,周围之人你一脚我一脚将他踢得浑身是伤,他吃痛不过只好大声求饶。

 “真是一个贱骨头,那欠小姑娘的钱该怎么说呢?” 王雱上前逼问道,这厮忒不地道,骗了人家小姑娘也就罢了,竟然还出手伤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给,自然是要给的……”卖灯人顿时叫苦不迭道:“只是我一下子没有那么多钱……我只有三十贯,全部给这个小姑娘就是了……”

“小妹妹,他只有三十贯,怎么办?” 王雱转身询问。

小女孩沉吟片刻,说道;“三十贯就三十贯吧,有已经不错了!”

“那好……”王雱道:“这可是你心甘情愿给的啊!”

“是是,是小的心甘情愿给的,愿赌服输,本来就应该给的……”卖灯人现在只想平息王雱的怒火,什么条件都会答应。

“好吧,拿钱,然后滚蛋吧!”

卖灯人从地上爬起来,把身上的三十贯钱掏出来递给那女孩,便钻进了人群之中,瞬间就消失的不见踪影,生怕王雱突然改变主意。

 “谢谢,哥哥!”小女孩走到近前道谢之后。

 “小妹妹,你是一个人在这吗?你父母呢?” 闻人沅芷与蓁蓁上前柔声询问。

小女孩指着街角的一棵大道:“我爸爸在那边……”

“啊?”闻人沅芷转身一看,在街角在有一瘦小的男人,坐在一棵大树下

 “对了,小妹妹,你赢钱是为了做什么呢?” 闻人沅芷低声询问。

小女孩低声道:“我的父亲病了,没有治病的钱,所以……”

蓁蓁上前轻轻抚摸小女孩的头发,说道:“当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只是这样做太危险了,以后不可以了,知道吗?”。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蓁蓁问道。

“我叫刘暮雨!”小女孩回答的很干脆!

闻人沅芷轻声吩咐:“好了,暮雨,今日的事情也是圆满了,你快去找你父亲吧。”

“谢谢姐姐,愿你与这位哥哥地老天荒……”。刘暮雨一边说一边往那棵大树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