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含光尉 第三十四回 寺中的解签  

2014-12-09 09:21:00|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 第三十四回    寺中的解签  作者:米胜光

 

别过众父老乡亲,米元章正欲往回赶,欧阳令仪提议道,前面有座寺院香火很旺,我们何不游玩一番。”

米元章闻此,不禁对她笑道,“既是不凡,咱们到此,自是当拜遏一番了。”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寺前,到了寺前,欧阳令仪却是止步不前了,道:“咱们玩的兴起,忘了买些香火这能进去么?”

    “这佛在心中,如来本相,何必拘泥这些小节。” 南门正则笑道,“再说这寺必是香火鼎盛,菩提日受众生香火,不差咱们这些小钱。

公孙娇玉不觉白了他一眼,娇声道:“在圣人佛祖之前,万万不要说这些俗话,以免仙人责罚,菩提怪罪。”

南门正则点了点头,笑道:“菩萨肚量大着呢,咱们快走吧。”说罢,拉着她的柔荑,便往正殿而来。欧阳令仪也是兴致正浓,一行人便往这大殿而来。

    这大寺自修缮之后,便宏大无比。僧房林立,建筑栉比。米元章一行人穿过这天王殿。后才到寺门大雄宝殿,但看这殿中佛陀宏大,各色参差,有高一丈多者。两边罗汉比丘、菩萨沙弥、壁画色彩,米元章一时为之震惊,这般修缮,花费银两,消耗之多,可见一般。

    公孙娇玉与欧阳令仪走进殿中,以见些许人拜完,便拿过些香烛,在殿中佛前,虔诚的拜了下去,芳心默念,米元章在旁,看着二人,不觉笑意,如是这菩萨能结世人,世人何必有灾厄,如是这菩萨无私心。又何必所求香火呢,皿处一看,细赏一番,倒也闲情逸致。

    公孙娇玉起身,拉了拉他的衣袂,米元章含笑点头,二人便舍了些铜钱,便仔细的看来。但见不远之处,一老僧在行占卜,欧阳令仪见此,微笑轻声道:“难得来一回,娇玉姑娘,咱们何不去求的一签,要讨个吉利。”

    米元章不觉笑道:“说起占卜,我倒也是个中熟人了,这有何难。”

    欧阳令仪闻此,不禁道:“可你不知晓,这签啊,只是寺中才灵验。”

    米元章不觉疑惑,这灵签还有这等说法,看这娇玉姑娘兴趣所及。看的那竹筒里的摇签,不肯回转,笑道:“既来宝刹,岂能空手而归。咱们也去求得一签如何?”

    欧阳令仪忙的点头,笑道:“娇玉姑娘,姑爷都同意了,咱们快去了吧。”

    米元章见这老和尚一番正经的模样,也来了兴趣,笑道:“既是如此,咱们便去求得一签,讨个吉利。”

    公孙娇玉微微一笑,轻拉他的手,往这和尚而来。殿里祈福之人虽是众多,但这灵签之处,却是稀少,见得些娇玉姑娘,便至此处,可求得一签,如是欣喜,也凑得几两银子,可做回敬。米元章凑身前看,这和尚约么半百,也是人至老年,对来往之人,也不询问,只在案桌之上,写“灵签解字”几字,楷书中规中矩,到也看的仙风道骨一般。

    米元章与公孙娇玉来到案前,笑道:“大师有礼。”

    这和尚忙的起身,微微须动。双手合十,口诵:“阿弥陀佛。施主有礼,不知施主可是有何询问之处小僧知无不言。”

    公孙娇玉微含螓首,仙音道:小女子别无所求,但只求得一签,往大师成全。”

    这和尚闻此,道:“女施主无需崭匕。我佛普度众生,施主心诚即可。”

    米元章呵呵笑道:“既是如此,那小子不才,先来相试一番,如何?”

    这和尚点了点头,便递给他签筒。米元章接过这签筒,轻摇几下,却见一只竹签落了下来,欧阳令仪忙的捡起,看了看,又摇了摇头,道:”

    一条金线秤君心,

    无减无增无重轻;

    为人平生心正直,

    文章全具艺光明。

    这是什么签,如此怪异,让人不着边际。”

    米元章拿过一看,想了想,不觉笑道:“这是何意,怎么让人不明所以。大师可否为在下解签一回。”

    这和尚微微笑道:“施主无忧小僧可为你解此签,但此签不凡,施主需花十两纹银。”

    “十两”米元章不禁叫出声来,呵呵笑道:“这寺的银子,真如流水一般啊。”摇了摇头,不禁暗自咋舌。

 

    十两,米元章不禁双眼瞪的老大,汝哪有解联瓒两银子的。不止他不信,就连公孙娇玉与欧阳令仪二人,也是惊异不已。

“你当我们都是傻子”。王思成冷笑道,“这十两银子的签。天下少有啊。”

    这和尚忙的摆手,道:“此并非小僧所为,只是这签便是如此僧不敢造次,施主不信,可寻寺中长老所问。小僧不敢贪婪。”

“此处不是瓦市,勿要争论。”米元章轻声道:“十两纹银。我等拿出便是。”见米元章吩咐,王思成无奈,只好拿出十两纹银,送与这和尚。

    这和尚接过银两。放在哪身旁箱里,又是口诵:“阿弥陀佛。”便接过这竹签一看,笑道:“恭喜施主,此乃上上之签,施主这前两句言,施主心中正邪,自有见论,心思玲珑。波澜不惊,乃是大智慧之人。而后两句乃言,施主心正君子。文章出奇,他日必是盛名之人。”

米元章闻此。不禁一笑。

    和尚笑道:“此遏非比寻常。因而施主需再出十两纹银。这签中有一典故,小僧可与施主详说。”

    公孙娇玉闻此,不禁道:“什么典故,我怎不知?”

    和尚笑道:“昔日寰燕山因行善积德,后生五子,一门显贵。五子名为“实伦、寞信、寰仁、寰仪、实偃”一日寰仪投宿某客栈上天要试实仪的心,于是派遣金精化为女子,诈称临家少女,夜扣寰仪房门,窦仪闭户不纳,此女以投水自尽相要换,寰仪终不为所动,开门拔剑追女,女子化做一道金光进入地下,室仪掘地底金一锁。应为“金精试寰儿。以度探寰仪之诚。

    施主此签,乃是心平正直,心之坚定之签。

米元章闻此,不禁笑道:“这签倒也不错,娇玉姑娘,你何不求一签试试,咱们看看,这签筒是否皆是这一签。

    公孙娇玉闻此,不禁心觉好笑小美眸白了他一眼,柔荑轻握,拿起那签筒。闭目轻摇几下。只见一竹签落了下来。欧阳令仪忙的捡起,米元章轻挑一看,笑道:“这是何签,与我看看。”

    欧阳令仪一见,不觉微微一笑。递给公孙娇玉,轻笑道:“娇玉姑娘所求何事呢?。

    公孙娇玉听她此言,不禁面腮微红,浅卷梨涡,微低螓首,不在言语了。欧阳令仪笑道:“娇玉姑娘求姻缘之事吧。”

    这和尚接过这一签,笑道:“此签乃需五两纹银。”

    米元章闻此,不禁奇道:“难不曾这签还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你都知晓这价了,还真个中高手啊说着,不禁拱了拱手。

    公孙娇玉闻声,不禁“扑哧。笑着又拿出五两纹银,递了过去。这和尚接过那银子,放在哪小箱里,又看了看那竹签,笑道:”

    此事真如到岸船。何忧风水不相全。

    举头便见前村落。

    屋角斜阳羹已烟。

    此签乃是说薛平贵与王宝锁相逢之事,求姻缘必成,天作之合,乃是姻缘上上之签,姑娘比是姻缘天成,夫贵子旺,不需担忧。”

公孙娇玉听及这话,不禁有些羞赧起来,面色泛起浅浅红霞,如胭脂敷粉,心中甜喜不已。

欧阳令仪也是面色笑意。笑道:“恭喜娇玉姑娘了。”

米元章一听,这也太过胡扯了。看着这签,不禁心中发笑,这厮虽是秃头秃脑,倒也着实让人心生欢喜,欢喜的掏钱出来。就这般技术,米元章自认不如。

 

解完签,公孙娇玉纤腰一转,笑道:“既是到来敬奉菩萨,咱们也求个善缘吧。”

    米元章闻此,含笑道:“既是如此,我也来拜拜也好,这菩萨众多。娇玉姑娘你一时半刻,怎能忙碌的过来,我便为你分担一些吧。”

    公孙娇玉闻此,不禁水眸浅显。娇瞪了他一眼。道:“切勿要胡说,拜遏菩萨,需心诚坦怀,你不是从不信奉这佛道之事么,今日为何要诚心了?”

    米元章想了想。笑道:“娇玉姑娘你不知晓。我这也是为佛门而做些力所能及之事罢了。”

    “什么力所能及之事”南门夫人不觉疑惑不已,蹙起了掉梢眉。“你真信奉菩萨了么?”

    米元章呵呵一笑,道:“这菩萨但需些我这般不信之徒遏拜,才可得些正果?”

    公孙娇玉听他胡言,忙的低声道:“这乃是佛门圣地,你且不可在此胡言乱语。”

    “我怎会胡言乱语。”米元章含笑道:“我可是说的在理。”

    公孙娇玉闻此,不禁苦笑。本是乱通之言。却要博得个好名声,这世上哪有此般道理,不禁道:“你且说说,你有何道路?”

    只听米元章眉目一挑,道:“娇玉姑娘,如是我即是不信菩萨,却来拜遏,你可想菩萨作何感想?”

“菩萨啊”公孙娇玉嘻嘻笑道:“那菩萨当是气愤不已,才不会理会你的祈求呢。”

听到此言,南门夫人却是忙的捂住了嘴,马上吐吐了一口,“呸呸呸”南门夫人忙的道:“绝不是如此,米大人自是好人。吉人天相的。”   

米元章摆了摆手,道:“我哪是什么好人,在菩萨看了,我这般人物太多。每日的拜遏,络绎不绝,这气得菩萨都浑身冒烟了。”

    公孙娇玉闻此,忙的伸出柔荑,轻打他一下,道:“不可胡说,菩萨大慈大悲之士,怎会有喜怒嗔痴之事。”

    米元章呵呵笑道:“娇玉姑娘,这回你可是猜错了,这菩萨还真有喜怒哀乐。与常人无异,而且。最是唉发怒,时常气的浑身冒烟。”

    南门夫人听了,南门夫人更是疑惑,好奇道:“那你怎会知道菩萨就定会气的冒烟呢。”

    “想是我这般的人太多,气急了罢。”米元章道。

 

    米元章指着那莲台坐前,法身之后,绘的五彩浮云,如仙境亲临,含笑道:“你们看,如不是人把菩萨气的太多,为何这灵山圣地,烟雾袅袅,把菩萨法身都遮住了。”

    公孙娇玉闻此,布局“扑哧”一笑,瞪了他一眼,道:“依你之见,这仙境浮云雾袅,还是人气出来的。”

    “当然如此”米元章自信满满的点了点头,“如不是从此处而来,那为何这烟雾不觉,连菩萨都不能看清。”

    南门夫人听他此言,却是哈哈大笑起来,“那依姑爷之意,你可是对菩萨有益无害了?”

“当然如此”米元章正色肃穆,拱了拱手,道:“我辈乃是心存高义,不求名利,但求无过。“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