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含光尉 第三十五回 寺中说禅  

2014-12-09 09:23:23|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 含光尉   第三十五回  寺中说禅(补9.28) 

“施主这般说话,菩萨可要怪罪的。”见米元章满嘴“胡言乱语,一边的如我不满道。

米元章本就看他有点不顺眼了,不怒反笑道:“看大师模样,必是得道高僧。小子不才,有一事不明,望大师指教。

    这和尚闻此,不禁眉头紧蹙,但看这俊朗公子,心正无暇,非寻常之人,但不知他所问何事,想到此,旋即笑道:“不知施主有何指教,小僧自当知无不言。

米元章见他答应,不禁心中一笑,这回要你出丑一番,遂笑道:” 今日听方丈大师一言,偶听得古人一句。与大师共勉。昔日宁武子言帮到则愚,说“一夕化半人归去,千八凡夫一点无”想必乃是言方丈大师这般智慧之人吧。”

    “这”真悟方丈听闻他说出此话,却不知是何典故,蹙眉细思,也是毫无所获,不禁点了点头,叹道:“施主果真博学之士,就这书文之事,远胜其他之人。”

    公孙娇玉与欧阳令仪也是一脸茫然。不知他这话是何之意,看他的谈笑风生之样,便知晓他这话并非好话,不禁杏眼眸娇媚的白了他一眼,心中更是疑惑不已。

米元章一听,不禁心中笑了起来,使命的咬住嘴唇。才未笑出声来,却是正色点头。道:“大师谬赞,晚辈不敢放肆。大师可是熟知《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这和尚闻此,心中不禁一松,原来真是求经论佛之士,不禁暗诵我佛慈悲。笑道:“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乃是唐时贞观年间,三藏法师所记,现存《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有详记。不知施主有何疑问?”

    米元章拱了拱手,笑道:“在下愚钝,诵读几遍,却所遗忘甚多。因而求教大师,大师诵读。想必不下千回,自是铭记。”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那和尚笑道。

米元章对和尚呵呵笑道:“既,是如此,在下敢问大师,这《心经》所记载,有多少个小“阿弥陀佛,?”

    和尚闻此,不禁傻了,他自问熟读这《心经》,却何曾数过这“阿弥陀佛”而今这怪人,却是专挑他而来。

    公孙娇玉闻此,不禁“扑哧”笑了出来,欧阳令仪也掩嘴轻笑,王思成、南门正则二人也一旁晒笑。。

    “这、这”这和尚闻此,不禁紧蹙眉头,低下了头,细声道:小僧不知。”

    米元章见他这窘困模样,不禁心巾暗自大笑,却看着这和尚。朗声笑道:“世人不知菩提,妄称佛祖,岂不知这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好个“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施主果真心智聪慧之人,一语惊人。”正是几人言笑之时,却是见老僧走了出来,只见其身无长物,只是袈裟披肩,手持圆黑的发亮的佛珠。信步朝几人而来。

    这和尚见此。忙的行礼,道:“如我,参见方丈主持。这位施主聪慧之极,弟子佛法不精,不能与之相辨,请方丈责罚。”

    这老方丈双手合十,朗声道:“阿弥陀佛,如我,今日之事,你并无过。这位施主聪慧之极,你怎能与之相比。”

    米元章等人一听,不由得齐齐望向方丈主持。

    这方丈微微含笑,道:“老衲法名真悟。添为这寺主持,适才得罪之处,还望公子海涵。”

    “大师严重了,“米元章拱了拱手,呵呵笑道:”适才这位大师也太过心如大海,小子囊中羞涩,是在无能为力,故而才出言相戏。”

    真悟方丈含笑点了点头,笑道:“施主非寻常之人,怎会缺那些黄白之物。施主说笑了。”

    米元章看了看四周,凑到他身前,低声道:“实不相瞒,小子今日带钱不多,如不是这位大师为难,小子又何必如此。”这真悟方丈闻此,不禁诧异,那胡须都微微一动,忙的道:“阿弥陀佛,施主严重了。今日施主临寺,老衲怎能不尽这地主之谊,二位施主,轻内堂休息片刻。”说罢,便施礼而请,径自往内堂走了。

    米元章看着公孙娇玉,笑道:“大家,可愿一起去瞧瞧。”

    公孙娇玉闻此,忙的点头,纤手一拍,笑道:“如此正好,奴婢还未见过这寺内堂。说着,便跟着这老和尚而去。见此,南门正则忙的拉着欧阳令仪的柔荑,跟着米元章身后,往这寺内堂禅房而来,王思成自是不敢落后。    

   

  一行人跟在真悟方丈身后。从后院子回廊,转罗汉堂,便看到一排排禅房,并列而座。来到后院禅房。真悟主持便径直的往北间厢房去。

    待到这厢房之前。转身定立。合手施礼,微微颌道:“几位施主,此乃老衲坐禅思静之处,如是承蒙不弃,便请禅房一叙。”说着,便打开着房门,走进屋子。

    米元章呵呵一笑,道:“没想方丈大师悟禅之处,这般幽静,这与寺各处热闹之处,果真别有洞天

    走进这屋子,米元章不禁四处打量,这屋子不大,正堂供一立佛陀之位,清香祝立,袅袅檀香。闻之心神旷怡。香塌之前,几人分宾而坐,这时便有弟子捧来香茗。

    米元章等人皆是被这禅院优雅所染,捧起这香茗,只见这茶具翠色,杯碗色柚,让人心生喜爱。米元章不禁翻开茶盖,但见其做工精秀,赏心悦目。不觉微微一笑,道:“方丈大师果然品位非常,但讲其这茶道而言,便是个中翘楚。”

    南门正则看了看这茶,也是点头,道:“大师方外高人,自是爱好这雅致之物,我曾听人说起。大师乃是精通佛法,智慧非常之人,今日一见,果真盛名之下无虚士。”

    真悟方丈闻他二人之言,轻捧茶壶,带起佛串之手按住壶盖。冉冉而起,悠悠落下,这清泉下流,浓郁着淡淡的美香,每色微微含笑,淡然道:“方才闻施主通晓我佛门经典,老衲兴致所至,才请几个施主一叙。”

米元章闻此,不禁笑道:“晚辈乃是胡乱掐几句罢了,这佛门之法未知皮毛,倒是这诡辩之法,知晓不少。”

公孙娇玉闻此,不禁掩嘴轻芜。

    真悟方丈微微含笑,轻摇了摇头,笑道:“施主所言差矣,老衲便以《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而说,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这万法皆源,无论佛祖之言,诡辩之语,万法同归,心彻洞明,乃是大慧之人

    米元章一听,不禁笑道:“大师所言,这万法皆源,岂不是说这善恶之法,也是同源么?”

    真悟方丈点了点头,含笑道:“施主之言,也未尝不可。”

    米元章闻此,不禁笑道:“那依大师之言,这人性。到底是善是恶呢?”

    真悟不禁微微一笑,道:“施主此言。既是万法同源,有何分善恶呢。”

    米元章摇了摇头,“大师之言。未免太过深晦,晚辈难以知晓。”

    公孙娇玉见他似是疑惑,轻笑道:“大师此言,乃是说人性善恶,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本是无善无恶,有何来善恶之分呢。”

    真悟大师见此,含笑道:“施主所见独到,不知老衲可否一闻?。

    米元章呵呵一笑道:“这人性,自是恶了。”

    公孙娇玉闻此,不禁道:“这是为何?”

    米元章见此,不禁心生捉狭。笑道:“娇玉姑娘,方才我问这殿外的如我大师。这《般若波罗蜜心经》有几个阿弥陀佛,他熟诵《心经》。却不回我。你说这人性不是恶么?。

真悟方丈闻此,顿时呵呵笑了起来,“此事不难,待老衲回你便是。但许老衲请教施主一疑处。唐突之处,也还望米施主勿要为怀。”

米元章一听,不禁有些如临深渊之感。不知他要做些何事,只能讪讪一笑,道:“大师有何疑问,晚辈不敢有所隐瞒之处。”

    真悟大师轻品香茗,捋了捋胡须,含笑道:“施主乃才华横溢之士,定是熟圣人之言。”

    米元章呵呵一笑,“晚辈不敢倨傲,只是立圣人之言于安生。不敢忘却罢了

    真悟方丈微微领,笑道:“老衲请教施主,这《论语》全篇,有多少“子曰,之言呢?”

    米元章闻此,不禁傻了眼,捉弄人乃是他的专长,哪想到今日被这老和尚给反驳了回来,怎不让人惊奇,终日打雁,没想今日却被雁啄了眼,他也被这话说得没了方寸,一时间也是惊异不已,捧着茶水的手,也不觉停了下来,看着公孙娇玉,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呵呵”。公孙娇玉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没想这风趣的少爷,今日也受了捉弄,这要说了出去,还不让人捧腹大笑。

    欧阳令仪也是笑意不断,樱唇轻启,不禁微微梨涡泛沁。南门正则见此,不禁眉毛一蹙。杏眼微微一瞪。王思成在一旁却也是掩嘴轻笑。

    米元章现在可表情丰富多样。窘困之意却是占得居多,看着这真悟方丈微微含笑,宠辱不惊。不禁心生捉狭。顿时呵呵笑了起来。

    公孙娇玉见此,不禁更是奇异,这姑爷输了颜面,本是该窘困不已,为何却如此大声笑起来,这般情形,着实让人不解,看着他得意之色,哪是像被嘲讽之人。

米元章笑道:“大师果然是大智慧之人,晚辈深感佩服。

 真悟方丈道:“你走了一路,所见之人无不向佛,可明白世人因何向佛?”

  米元章正襟危坐答:“昔日地藏王菩萨原可成佛,但他见地狱里有无数受苦的魂灵,不忍离去,便留在了地府,并立下重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是以世人为菩萨所感。”

  真悟方丈微微笑道:“嗯,正是有为众生之心,凡遇厄事我佛门为先,才能得了众生的推崇。凡是切莫刻意,自然便好,人人皆有佛性,重在修心和意,佛说,不可说就在于此。”

  米元章问:“弟子见一女子苦苦等待一男子,幼时不能嫁,现在能嫁了,可那男子又有了妻室,弟子当如何劝解?”

  “世人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 。那妇人与那男子正是这爱别离,爱而不得,才要受苦,因爱生恨,生怨,更要受苦,求而不得,五内俱焚,则是更大的苦楚。你只需劝她放下执念,凡是不可强求,自然便没了痛楚。” 真悟方丈道。

  米元章起身,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多谢大师解惑,弟子茅塞顿开。”

  真悟方丈呵呵笑道:“你本就有慧根,老衲不说,你日后自然能悟出,只争朝夕耳。”

  “大师太过谦逊。”

“大师,为什么寺里每年都要熬制腊八粥施给山下的香客。”南门正则插言道。

真悟方丈道:“这便是舍得。”

  公孙娇玉笑道:“世人也不尽是愿意舍的,多半都是愿意得的更多一些,这就是一个贪字了。”

   “敢问大师为何世人不能均衡舍得?” 米元章问道:

 “世人皆在追求那样的境界,可是毕竟是人的欲望太多了,追求的越多越烦恼。” 真悟方丈道 。

  “大师,今日多有叨扰。”见天气已晚,米元章连忙起身告辞。

“施主请。”真悟方丈打一佛礼道。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