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含光尉 第三十六回 我也是神算子  

2014-12-09 09:24:34|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 含光尉  第三十六回  我也是神算子(补9.29)

 

     王思成见米元章不言,笑道:“米大人,这粗菜淡饭,全是素菜,为何无荤菜一盘。”

    王思成低头一见,这桌上却是乃是几样小菜,并无荤菜,这未免太过寒酸,不由得一时语塞。

    米元章笑道:“思成此言差矣,这素菜上来,正是招待之最佳菜肴,乃是对思成之赞,这有何不可?”

    王思成却是惊异起来,道:“大人,可有何说辞?”

    米元章笑了笑道:“这《诗经.伐檀》有言,‘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这君子怎能不迟素餐,米元章以这素餐待公子,乃是赞公子君子之风,怎能是寒酸呢。”

    南门正则听此,笑了起来,道:“大人此言有理,下官正是此意。”

    王思成哈哈笑了起来,道:“大人,既是在座为君子,那咱们当为这君子浮上一大白。”说着一饮而尽。

    米元章起身笑道:“好,难得今日高兴。”

    王思成笑道:“大人风雅人物,这酒添才气,今日咱们皆是痛快便好,如何?”

    南门正则点头称善,与米元章举杯相邀,尽兴起来。

 

    南门正则笑了笑,道:“我一会边去文庙街文翁书院,有些时日不见,不知他孩子们学习怎样?”

    这时,王思成却是跑了进来,笑道:“少爷去什么地方,可否带我前去。那日去校场,真是玩的痛快,小的这还是第一回去校场呢,那气势,真让人豪气顿生。”

    南门正则笑道:“既是如此,咱们就走吧。”说着便整理衣衫,走了出去。公孙娇玉

在他身后,欣喜不已,这冬日暖洋洋的,出去逛逛也是不错。

     书院不远,一摆摊之人前,一些学子,皆围着一人,嚷嚷不停。米元章细下一看,却是一位算命的,正在测字算命。

  

    米元章奇了,道:“这里如此多的学子,皆是在此测字,而不是读书?”

    王思成道:“这半仙甚是准头,多年在些测字,这些学子在这里都想一试明年秋闱。”

    米元章听闻,不禁笑了起来,道:“这科举秋闱,哪是这街头相士便可测算,还是回屋读书,世上之事,全凭自身努力,哪有如此神奇之人。”

    南门正则道:“我也是不信,可他与我测了一字,便不得不相信了。”

    米元章笑道:“那这是何字?”

    南门正则笑道:“我与他写一‘琳’字,他便知晓我是虎年所出,其谓之曰:林中之王,乃是虎生。你说这是是否奇异?“

    米元章哈哈的笑了起来,这算命的也是太会误打误撞了,旋即道:我今日也来了兴致,不如去沾得一字。”

    南门正则笑道:“大人,你既是如此想凑热闹,那便去看看,这些人皆是想知晓这秋闱之事者。不过其要十两银子一测。”

    “十两银子,”米元章不禁大惊,道:“这岂不是欺诈,这可是够心黑之人。我倒要看看,此为何事?”说着当先便走了过去。

    只见那测字的先生正是摇头晃脑,为一人测字,说的众人皆是惊奇出声,众人赞叹。米元章走进人群,到那测字先生跟前,笑道:“先生测字莫非神呼?”

    那人一看,是一位年轻公子,不禁笑道:“公子如是想知晓,便写下一字,让在下一测,是否灵验,便可知晓。”

    米元章笑道:“先生是测将来之事吧。”

    那半仙点头道:“却是如此,不过却要十两纹银。公子如是想试,不妨写下一字。”

    米元章笑了笑道:“可在下之字,从不与他人,这是惯例。不过在下想与先生测一字,如何?”

    那半仙笑道:“在下测字多年,却未有人敢在老夫之前言测字,在下倒要领教一番,老夫便与公子写一字,如是有准头,便把这纹银退还众人。公子以为如何?”

    米元章摇头笑道:“这倒是不必,我便就看先生,便知先生姓‘谢’。”

    那人听了却是惊讶起来,疾声道:“你是如何知晓?”

    米元章笑道:“看来在下算是算的不错了,那便还与众人银两吧。”

    那人无法,只能拿出这些银两,却是惊异道:“公子为何知晓在下之姓氏?”

 

    米元章哈哈一笑,道:“这寸言之间立身,不是姓‘谢’,是为何姓氏?”    米元章见他承认下来,旋即笑道:“我这字测得如何,可是比你准头多了吧,这测字一道,你还要多访名师,多习经卷,现在还是不能成仙嘛。”说的众人皆笑了起来,那人无法,灰溜溜的走了。

    众人见他测字一道,如此的神奇,道:“公子,可否给在下等人测试一番。”

    米元章呵呵一笑,道:“不知诸位要测何字,可在下有规矩,每日四卦,多则不灵。”

    众人一听,都叫了起来,不断地往他跟前涌来,一学子写了一字,笑道:“这字,还请公子一测。”说着,恭敬地递了过来。

    王思成低声的道:“大人,这吹的也太过火了吧,你真会测字?”

    米元章瞪了他一眼,随即拿过那小纸,上面一楷体的‘串’字,笔法苍劲,也算好字。米元章一看笑道:“可是求秋闱之事?”

    那公子点头道:“确实如此。”

    米元章笑道:“这有何难,寒窗苦读,当金榜题名而已。”

    那公子奇道:“不知此字何解?”

    米元章给他看道:“这‘串’字,乃是一竖双中,乃是一试连中之意。只要苦读半年,秋试必是金榜题名罢了。”

    那学子听闻,不断地拜谢,道:“多谢公子相词,在下这就回书院温习。”说着连带的往书院跑了回去。

    见他如此匆忙,米元章不禁莞尔,却是又一人道:“公子,请与在下一测,便知公子所言是否属实,否则,便是子虚乌有之事,公子可否一试?”

    米元章笑了笑道:“如公子所言,在下不试也不成了。那便再来这一回,也叫尔等心服才是啊。”

    那学子笑道:“那便请公子再为在下测一字便可,如何?”

    米元章笑道:“既是如此,那今日这最后一字,便给你公子你,请写一字吧。”

    那学子哈哈一笑,道:“这写字不如瞧字,那在下便也以这‘串’字,请公子一测,这是真是假,便以分晓,公子以为如何。”

    这学子明显是钻了空子,见前那人用此字讨了好处,便想,这字是如此,他技能如此,那无论如何也不会输了自己,便也想讨些好处。

    可这同一字,却不能无凭据的胡乱解吧,这要是两人同解,便是米元章过了,他的测字便只是哄人罢了;而这不同之解,更是让人生疑,这同一字,却是同人不同解,有些说不过去。这一‘串’字,虽是浅显,却是对他的莫大的考验。

    米元章见他说出这字,便知晓他心里有鬼,不禁想笑,“这耍人的把戏,如此低劣,也能捉弄到人。”旋即笑道:“不知公子是问何事?”

    那学子昂声道:“也是问秋闱科举。”

    米元章笑道:“这也易解,怕是公子失望啊。”

    那公子冷笑道:“皆是同一字,那位公子测,便是好运当头,在下测,便是不祥之兆,公子不是欺人却是为何,在下虽是书生一人,却也不容欺辱。”

    米元章笑道:“公子无忧,这甚是明了,只是对公子有所实言,公子不免失望。”

    那学子朗声道:“只要公子有理,在下便是心服。自当赔罪,可要说不出之道理,便是在此欺辱我等吧。”

    米元章笑道:“在下并无欺辱之意,公子可知前一位公子测‘串’字乃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公子乃是有心得‘串’,这心上所‘串’,乃是一‘患’字,这忧患当头,公子岂有金榜题名、蟾宫折桂之理。还是回去闭门苦读,待下次秋闱再来。”

    众人听得他的测字之言,皆是点头称赞,没想着公子年纪轻轻,也就一书生模样,却是通晓易理,心中皆是佩服不已。

   又一公子哥道:“我近日进京,不知前程。这位公子,可否给小弟测一字?”

    米元章听了,想了一下,笑着点头道:“小弟不知想写何字?”

    那公子哥想了想,笑道:“便以贵人之‘贵’字,来测。”

    米元章笑道:“可是测这秋闱科举之事。” 那公子哥点头称是。

    米元章用手指蘸了茶水,在案桌上写道:“这‘贵’字,上位中,下位八、目乃是一贝字,这一横插进正中,乃是横入被中,既是珍珠贝类之中,怎能有不中之理。如是小弟到京城苦读,当题名在列。”

    那公子哥听了,不禁点头,道:“公子此言有理,小弟到汴京,当闭门苦读,不负父亲之期望。”

    米元章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米元章。只见他也是奇异之色,旋即笑道:“大哥可是想少爷测一字?”

    米元章笑道:“既是如此,那愚兄也来凑个热闹。你与我测这因果二字之‘因’,还是测这科举秋闱之事,不知可有何解?”

    米元章把手蘸了茶水,写下‘因;字,仔细端详,眼珠却是一转,道:“有解,乃是喜事,少爷在此可是要恭喜大哥了。”

    米元章奇了,道:“少爷,这喜从何来?”

    米元章笑道:“这’因’字,乃是国中大人,亦是一等之人,这国中一人,乃是状元。大哥,你说这是否是该祝易啊。”

    米元章奇了,道:“多谢公子此言,大哥进京,便要苦读诗书,金榜提名方得归。”

    米元章笑道:“即使如此,我在此祝大哥雁塔题名。”

    米元章二人也是挥手,登上了马车,扬鞭远去,渐渐地消失在众人视线。

    米?有些奇异的问道:“元章可是真的会测字,赶明儿,给我也算测一字。”

    米元章犯了个白眼,道:“什么测字,逗人的把戏罢了,娱乐消遣还可。”

    米?惊道:“那你还给两位公子测字,说那些胡话。”

    米元章往回走了,远远的道:“这安慰总比没有强吧。”

    米春听了此言,傻在了那里。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