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司寇慕荷  

2014-04-21 16:11:48|  分类: 南宫风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宫风流——司寇慕荷  作者:米胜光

周府后院,微风徐徐,杨柳依依,满园百花香气弥漫空中,别看周府后院的规模看似不大,其实内有乾坤,越过大堂,来到楼内的庭院里,这里也有假山奇石,一个小池塘,几株芭蕉树,几片青草点缀其中,还真有几分雅致。在管家的引领下,苏轼、黄庭坚、陈师道、秦观、米元章、来到了柳树荫前。

“苏大人,元章兄、庭坚,师道、秦观、想必也累了,喝些茶水解下疲乏。”从衣袖里抽出一块丝帕擦拭了下双手,彬彬有礼说道。周熟仁微微示意米元章自己坐下,

    周熟仁说完,伸手啪、啪、啪拍了三下手掌。

    几十个仆役鱼贯而入,抬着一张张的长条桌依次进来,就在周熟仁面前一字摆开。

    好在周熟仁的会客大厅足够大,十几张长条桌摆出足有七八丈的长度。

紧接着,许多侍女捧着纯银的托盘,上面有着一只只木盒,一一将托盘摆在长条桌上。紧接着抬起来的,却是一个简易的台子,很像是祭祀用的高台的缩小版。上面有着深绿色的软垫,然后是一张长七尺,宽三尺的几案。一只铜香炉摆在几案的左上角,然后右上角摆着几只竹筒,竹筒中的工具无人认识。

最后出现在门口的,却是两个身着汉式贵族女服,白色中有淡淡绿色条纹,用金线绣着一只金凤,三爪四尾的女子。

    司寇慕荷懂茶,而且懂的不算浅,但她不敢保证自己可以作到最好,所以李岚姗的意见,领悟,再加上司寇慕荷自己的,司寇慕荷相信今天绝对可以震惊天下。

    绑裙,束襟。用的全是金绳。

    两位女子走到周熟仁面前,盈盈一礼,:司寇慕荷,司寇慕容见过各位大人“

      一只铜盆送到了司寇慕荷面前,司寇慕荷洗手。

    然后玉指点中了那长条桌上第一只盒子,然后拿起木盒,而司寇慕容则在一旁照看着两个炉子上的铜壶。

    司寇慕荷安静的坐着,她在等水开。

    周熟仁也静下心来,坐在司寇慕荷后面自己的椅子上。

    大宋此时喝茶,是将茶磨成粉,加入各种调料,比如姜、葱、盐,甚至还有羊油。不能说,这样喝有什么不对,不过这样喝周熟仁认为倒像是草原上野蛮人。儒家喝茶,也同样讲茶礼,规矩也多。

    可这一切,却不足以流传天下。

    一只铜壶哨音响了,这是水开了,司寇慕荷挣开眼睛,司寇慕容将壶提到桌上。这个铜壶极小,就是怕重了让司寇慕荷提不动,司寇慕荷用手试了一下那铜壶的温度,手指点了中第三张桌第二只木盒,同时开口说道:“水温已经低了些,不适合刚才那种茶。”

    说话的时候,司寇慕荷让司寇慕容快速将桌上原本的茶盘放到一旁,然后换上了四个陶瓷直杯。

    木盒打开之后,司寇慕荷回头冲着周熟仁点了点头。

    周熟仁站了起来:“此茶,名为西湖龙井。出自杭州西子湖旁,此茶有‘四绝’:色绿、香郁、味甘、形美。明前鲜绿是极品中的极品,有诗赞美:院外风荷西子笑,明前龙井女儿红。西子湖畔有五个最适合的产区,分别为:狮、龙、云、虎、梅五地!”

    司寇慕荷起身,用茶匙挑出少许放入杯中,五杯都放有茶叶。

    二十名侍女从后面走上前来,每人手中一个托盘,司寇慕容将盒中茶叶每个小盘中放了少许,司寇慕荷来到苏东坡面前,司寇慕容来到米元章面前。其余的侍女则将托盘捧着去了各位大人处。

    这可是周熟仁花了巨资买的好茶,自然外形是一流的。

中国茶文化,唐时萌芽、宋时大发展、明代之时兴盛,却是在清代达到了巅峰。   

“凤凰…头!”司寇慕荷轻呼一声,娇弱的声音却显示贵气十足。

    手中铜壶连续高高扬起,分三次将水倒入杯中。绿茶可以玩的花活远不到铁观音,红茶,普洱之类。但司寇慕荷却是作的极好。

    碧绿的茶汁充满着整个陶瓷杯,那一片片茶叶悬浮在杯中。

    论形,论色,论那淡淡的茶香,无以伦比!

    许多人情不自禁的离座站了起来,就是米元章都不例外,好漂亮的茶!

    周熟仁亲手将一杯放在苏东坡面前:“苏大人请先品!”

  

    这茶,只应天上有。

    周熟仁示意侍女将另外四杯送出去,周熟仁同时说道:“此茶按产地分为五种,按品级分为五级十八类。”周熟仁说话间,让人抬来炉子,上面有各有一个大铜壶。

    “此茶,不宜沸水。”

    苏东坡眯着眼睛,在享受了茶之苦,茶之香之后,口中出现回甘,这种滋味果真不错。米元章大赞:“苦尽甘来,果真是道!茶道!此茶,此道,确实如周兄所说,茶可修身静心!

    这时,周熟仁一回身,手按住一只木盒。

    “丫头,来一个华丽的。”周熟仁也有一些小兴奋。

    “武‘夷山级品大红袍。”周熟仁选择了一种茶。

    司寇慕荷却是小嘴一噘:“不要,我先洞顶乌龙!”

   周熟仁压低声音:“丫头,洞厅乌龙产出海外,此茶就算想要,也不是几年之内可以有的!”

    司寇慕荷的声音却是不小:“大红袍生长与悬崖之上,人力不可及。要采摘却是训练猴子去采,这么珍贵的茶您您舍得!”

    “罢了!”周熟仁挥了挥手,对司寇慕荷说道:“选安溪青乌吧!”

    “好!”司寇慕荷点了点头,指了第二桌上第六个木盒。这青乌其实就是铁观音,古时青茶转乌龙茶,半发酵的茶类。只是观音这个词,周熟仁是绝对不会提的,因为这是佛家的名称,在周熟仁要宣扬道家之说,绝对不会用铁观音这个词。

    如果说华丽,还是功夫茶足够华丽。

    司寇慕荷用的功夫茶器具也是足够奢华的,选的上等紫砂。周熟仁这套就是放在现代,也属于珍品了。

    一茶壶、一茶盏、六茶杯、六盖瓯、六茶盘、六茶垫、一茶洗、一沙铫、一羽扇、一铜炉、一火筷。

    炉中用的是竹炭火。

    其实大炉烧水自然是烧的更快些,可既然要一份华丽,要一种品味,大煤炉自然就是失了身份。

    水是山泉水,用小炉小壶,在等待水开的过程中,也是一种让心平静的过程,同样也是道!更是在茶艺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周熟仁说华丽,绝对不俗。光是这套茶具拿出来,就让人大开眼界。  

      “苏大人,请移座!”周熟仁恭敬的请苏东坡坐在桌前来。

   苏东坡点了点头:“茶之道,是道!”苏东坡也变的严肃了许多,起身后坐在司寇慕荷的对面,因为周熟仁说这里是上座。

    周熟仁又请了米元章入座,米元章比苏东坡更加的在意这个入座的过程。起身之后先整冠,然后正襟,迈出小四方步,第一步的尺寸都是相同的。在来到桌前,先对着司寇慕荷长身一礼,然后双对苏东坡一礼,这才坐在苏东坡左侧下首的位置。

    司寇慕荷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正襟而坐,仅是这个坐姿与势,就可以打了十二分,绝对是受过大礼仪的人才能这才的坐姿,这才的神韵!

    周熟仁点的第三人,正是陈师道。

   陈师道激动的全身发抖,冲到苏东坡面前行了跪礼。就准备往桌前坐的时候。苏东坡道:“周大人下以茶论道,你心浮气燥,心中无茶,你且退到一旁,默念道家静心咒,否则不可上桌!”

    陈师道这时才发现自己失礼了,立即长身一礼才坐下来。

    接下来周熟仁点黄庭坚,秦观。二人行礼,然后才整衣入座。

   

    司寇慕荷这时睁开了眼睛!

    第一步:治器!分为六个动作起火、掏火、扇炉、洁器、候水、淋杯。

    米元章的心醉了,不由的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他的心也随着司寇慕荷手中的动作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这才是真正的大礼仪。这才是真正的道。

    第一步司寇慕荷足足整了十几分钟。

    而第二步:纳茶!将茶放在白纸上,供品茶之人鉴赏。

    此茶,在座的自然是没有见过的,不过却没有人开口,他们不懂,只会默默的观察着。

    接下来,候汤、洗茶、冲茶的过程,司寇慕荷都在不停的说着,这些自然是非常有讲究的,而且司寇慕荷用的全是以诗文的方式在解释着这个过程。

  一位侍女在一旁,拿笔快速的记录着,生怕少写了一个字。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要喝茶了,可却是没有想到这才仅仅刚刚是个开始。

    再往下,第六、七、八步,刮沫、淋壶、烫杯,司寇慕荷又有一翻说词,陈师道忍不住在点头,这就是礼,没有错,这就是中华的礼。正如周熟仁所说,这是道。茶之道!

    “闻香!司寇慕荷亲手将盖瓯递以了苏东坡、米元章面前,苏东坡、米元章接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由赞道:“好香,好茶!”

    第九步淋茶之后,终于到了品茶的阶段了。

    “韩信点兵!”司寇慕荷倒上了六杯茶,然后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苏东坡喝过,沉默不语。米元章喝过,同样沉默不语。陈师道、黄庭坚,秦观喝过,也是一样,沉默不语。六个人默默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收回空茶杯,再次第二泡。

    茶七泡。司寇慕荷展示了多种倒茶的方式,关公巡城、昭君出塞、天人合一!

    七泡之后,司寇慕荷洗壶,开始收拾器具,动作还是那样的缓慢,优雅。周熟仁这时轻声说道:“茶有七义一心,七义为:茶艺、茶德、茶礼、茶理、茶情、茶学说、茶导引;而一心,既然是‘和’悟了,才可以称为茶道。”

    说完,周熟仁把司寇慕荷抱起:“累了吧!”

    司寇慕荷微微的点了点头,头上已经满是汗珠了。

    而六个喝茶的人,却是完全一样,都是那样一动不动闭着眼睛的坐着那里,沉默的坐着。

  “茶香清淡而绵长,确实不错。”不久,米元章睁天眼睛道。

  “承蒙元章兄夸赞了。”周熟仁谦虚笑道,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之色。

  茶香溢起,米元章仔细观看着,一时间只觉得一切似乎都静了下来,眼中只剩下盏面上的汤纹水脉会幻变出种种图样,若山水白雾,状花鸟虫鱼,恰如一幅幅水墨图画,虽然茶注碗中不过十数息时间,可米元章却觉得仿佛过了许久,只留下一个念头在米元章脑海中回旋,失传的茶百戏,果然名不虚传啊!

  茶百戏,又称汤戏或分茶,是宋代流行的一种茶道,就是将煮好的茶注入茶碗中的技巧,在宋代,茶百戏可不是寻常的品茗喝茶,有人把茶百戏与琴、棋、书等艺并列,是士大夫们喜爱与崇尚的一种文化活动。

  茶百戏要使茶汤汤花在瞬即间显示出瑰丽多变的景象,一是用搅创造出来的汤花形象,一是直接用点使汤面形成汤花,因此,注水的上官低,手势的不同,壶嘴造型的不一,都会使注茶时出现的汤面物象形成不同的结果。

  所以注定了茶百戏是需要较上官的沏茶技艺,所以流行的范围也比较窄,一般来说只流传于宫廷和士大夫阶层,底层百姓能掌握这种技艺的非常少,反正米元章以前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印象。

  要知道宋朝时候,由于制茶工艺和其他原因,喝茶也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茶一般都是用来招待贵客的。

  当然,在宋代,茶也分很多种,普通百姓,如果真想品尝茶的滋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随便在山上找到棵茶树,摘几片叶子,回到家后直接放到锅里煮沸,这也是茶,不过这是最原始的喝法。

  自诩风诩的士大夫们自然不能如同平民百姓一般,而达官显贵们为了显示身份的不同,当然也鄙视这样的行径,所以喝茶慢慢的演变成为一种艺术,一种道的追求,而茶叶也最原始的摘叶生吃,经过一系列的采茶、拣芽、濯芽、蒸芽、研碾、压片去膏、烘焙,逐渐形成宋代的团茶。

  团茶也分有许多等级,而最上等的当然属专门进贡给皇帝的龙凤团茶,如今周熟仁就是用这个来招待米元章,嗅着淡淡的茶香,米元章心中大叹今天来得真是巧,不仅见识到了闻名已久却从未见过的茶百戏,还能品尝到传说中的贡茶。

  米元章小心翼翼的端起了面前的茶盏,仔细一看,盏中茶水呈青白色,却有些糊状,异香扑鼻,看到待周熟仁与米元章已经品尝了,米元章轻轻抿了一口,略显滚烫的茶水入喉,怪异味道如期而至,有苦有咸,不易察觉微皱了下眉,把茶水咽了下去,片刻之后,米元章只觉得舌尖充溢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一盏茶过,犹如饮琼浆玉液,使人飘飘欲仙啊。”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盏,苏东坡微眯着眼道。

米元章也轻笑说道:“品了济川的茶,三月不闻茶香,这如何是好?”

  “哈哈,那你就在我家中住上三月即可。”周熟仁满面红润之色,笑着说道,没有什么比自己的茶艺得到承认更令人高兴的。

  “住上三五日尚可,若是住得久了,岂不是惹人生厌,到时候让你扫地出门,那我颜面何存啊。”米元章一脸正经说道,嘴角微微露出调笑之意。

“若是元章有此意思,那我是求之不得啊。”周熟仁轻松笑道,可是米元章却听得出来,这话没有半点虚情假意。

“周兄,也是太偏了心吧,怎么只留元章,不留我等?” 黄庭坚似是不满。

 “只是各位喝了我的茶,都以茶为题填词一首如何?”

“填词不难,只是填词也得有什么润笔呀”黄庭坚道。

“好说,好说,” 周熟仁轻松笑道,“各位兄长,填词,我以茶相赠如何,文成,把我珍藏的茶叶拿来。

“是,老爷。”周文成道。

很快周文成便拿来五个精美的盒子。

“这五盒分别是黄山毛峰,庐山云雾,六安瓜片,君山银针,信阳毛尖,” 周熟仁向苏东坡微笑道:“一首词一盒茶。”

  “周兄,恐怕还有所私心吧”米元章道。

“元章兄,这可是我全部的家底了。” 周熟仁晒笑道。

  “是吗,周兄不是还有一盒碧螺春”陈师道诘笑道。

 

碧螺春是十大名茶之一,也叫洞庭茶、香煞人茶,相传有一尼姑上山游春,顺手摘了几片茶叶,泡茶后奇香扑鼻,脱口而道“香得吓煞人”,因而得名,价值更是不菲。

“哈哈,”周熟仁笑道,“不是为兄的不肯,只是这盒已开封了,如何做润笔呀。”

“无妨,白菜萝卜各有所爱。”陈师道道。

“好好好,既是陈兄喜好,我也就割爱了” 周熟仁大笑道,“大传歌舞。”

  很快,一位手抱琵琶的清瘦男子上前说道:“先由公山宏富来为为各位大人演奏一曲《得宝子》。”

  《得宝子》是唐代贺怀智专门为杨贵妃娘娘入宫创作的。曲调优美、热烈,洋溢着喜悦之情。象一首写给热恋中的情人的诗篇。那公山宏富玩琵琶成了精,十指翻飞,按、捻、抹、挑,铮铮切切,美不胜收。

  这时,一队身披彩霞宫衣的女孩儿,象一群仙女一样轻盈地飞来,有如翩翩惊鸿。在乐曲声中,她们时而如蝶舞莺飞,时而如流云轻雾,时而如杨柳随风,让人如醉如痴。

  一曲终了。

“弹得好!”苏东坡情不自禁地叫道。那公山宏富抱着琵琶上前,向各位大人致意。

  “给各位大人拿纸笔!”周熟人吩咐道。

周文成很快给苏东坡、米元章等人备好了笔墨纸砚。

  下个节目是司寇慕荷和司寇慕蓉的双人舞——霓裳羽衣曲。据说,还是在开元十八年一个中秋之夜,大唐天子司寇隆基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跟随着道士罗公远沿着桂花幻化成的仙桥到了月宫,观赏着那里仙女们曼妙的舞姿,聆听那绝美的音乐。醒来,他就按照记忆初创了这首霓裳羽衣曲,后来娘娘又反复增删修改,如今这千古名曲终于诞生了。

  司寇慕荷袅袅婷婷地出来,她穿着薄如蝉翼的长长白纱,头上挽着两个高高的蝉头髻,缓缓而入,清丽脱俗,气韵高华,宛如嫦娥仙子下凡,让人绝无尘想。

  司寇慕蓉娘娘却是一身鲜红鲜红的长纱舞裙,裙影飘忽,霓光闪闪。她头戴珠冠,两颊绯红,显得雍容华贵,仪态万方,象一枝正在盛开的绝美绝艳的红牡丹。

  在仙境般的音乐中,一红一白,两位仙子翩然起舞,美伦美奂。

  如一缕轻轻的流云逸然出岫,如千万片桃花碎影飘飘洒洒,如月宫桂子,幽香馥郁;如嫦娥仙子广袖轻舒,风舞回雪,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让所有人都进入梦幻般的仙境。

  “春风吹落帝王耳,此曲乃是升天行。因出天池泛蓬瀛,楼船蹙沓波浪惊。三千双娥献歌笑,挝钟考鼓宫殿倾,万姓聚舞歌太平。我无为,人自宁。三十六帝欲相迎,仙人飘翩下云屏……”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乐曲优美而舒缓地结束了,一红一白两位仙子也降落凡尘。

 

“苏大人词完成。” 司寇慕荷道。

“米大人词完成。” 司寇慕蓉道。

“黄大人词完成。” 司寇慕荷道。

“秦大人词完成。” 司寇慕蓉道。

“陈大人词完成。” 司寇慕荷道。

“既然各位大人,词作已完成,我们大家一起来评判一下优劣如何。”周熟仁道。

“如何评判?”苏东坡问道。

“我们把各位大人的词编上号,然后请司寇慕荷姑娘唱诵出来,我这二十位侍女也是颇懂韵律的,她们听了觉得好,就在牌子写一个好字,中就写一个中字,差就写一差字。谁得的好最多谁就得第一。”

“好,”苏东坡道。

“现在诵读一号作品,” 周熟仁道。

司寇慕荷清了清嗓子,便唱诵起来:“《水调歌头》已过几番风雨,前夜一声雷,旗枪争战,建溪春色占先魁。采取枝头雀舌,带露和烟捣碎,结就紫云堆。轻动黄金碾,飞起绿尘埃,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兔毫盏里,霎时滋味舌头回。唤醒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

“现在诵读二号作品,” 周熟仁道。

周熟仁说完,司寇慕荷又唱诵起来:“ 满庭芳?咏茶 雅燕飞觞,清谈挥麈,使君高会群贤。 密云双凤,初破缕金团。 外炉烟自动,开瓶试、一品香泉。 轻涛起,香生玉乳,雪溅紫瓯圆。”

“娇鬟,宜美盼,双擎翠袖,稳步红莲。 座中客翻愁,酒醒歌阑。点上纱笼画烛,花骢弄、月影当轩。 频相顾,馀欢未尽,欲去且留连。”

“现在诵读三号作品,” 周熟仁道。

周熟仁说完,司寇慕荷又唱诵起来:“《看花四》夜永兰堂醺饮,半倚颓玉,烂熳坠钿堕履,是醉时风景。花暗触残,欢意未阑,舞燕歌珠成断续,催茗饮,旋煮寒泉,露井瓶窦响飞瀑。纤指缓,连环动触。”

“渐泛起,满瓯银粟,香引春风在手,似粤岭闽溪,初采盈掬。暗想当时,探春连云寻篁竹。怎归得,鬓将老,付与杯中绿。”

“现在诵读四号作品,” 周熟仁道。

周熟仁说完,司寇慕荷又唱诵起来:“《满庭芳(茶词)北苑研膏,方圭圆璧,名动万里京关。碎身粉骨,功合上凌烟。尊俎风流战胜,降春睡、开拓愁边。纤纤捧,香泉溅乳,金缕鹧鸪斑。” 
   “相如,方病酒,一觞一咏,宾有群贤。便扶起灯前,醉玉颓山。搜揽胸中万卷,还倾动、三峡词源。归来晚,文君未寝,相对小妆残。” 

“现在诵读五号作品,” 周熟仁道。

周熟仁说完,司寇慕荷又唱诵起来:“ 山色满襟《满庭芳》(咏茶)闽岭先春,琅函联璧,帝所分落人间。绮窗纤手,一缕破双团。云里游龙舞凤,香雾起、飞月轮边。华堂静,松风竹雪,金鼎沸湲潺。”
    “门阑。车马动,扶黄籍白,小袖高鬟。渐胸里轮囷,肺腑生寒。唤起谪仙醉倒,翻湖海、倾泻涛澜。笙歌散,风帘月幕,禅榻鬓丝斑。”
   “现在请评委评判” 周熟仁道:“一号作品,”

侍女很得快举起了牌子:十七个好。

“二号作品,” 周熟仁道。

侍女很得快举起了牌子:十六个好。

“三号作品,” 周熟仁道。

侍女很得快举起了牌子:十五个好。

“四号作品,” 周熟仁道。

侍女很得快举起了牌子:十五个好。

“五号作品,” 周熟仁道。

侍女很得快举起了牌子:十二个好。

“现在我宣布,二号作品,元章兄的满庭芳?咏茶获得第一。”周熟仁道。

“这首咏茶词,上片细腻传神地写出了宴集烹茶的程序;下片引入情事,兼写捧茶之人,写出了雅宴清谈中侍女的娇美,坐客的流连,表现了高会难逢,主人情重的意蕴,充满清雅,高旷的情致。这首词古朴淡雅,有动有静,有如云里游龙舞凤,有一缕青烟袅袅的安闲;虽题为咏茶,却通篇不着一个茶字,翻转于名物之中,出入于典故之间,不即不离,愈出愈奇,极得咏物词之神韵,可谓咏茶词中的极品。”苏东坡道。

“元章贤弟,诗词直可追唐贤者。” 苏东坡又道,“我等怕是老了。”

“过奖、过奖,苏兄作词工夫可是我朝第一,一首浪淘沙,怕是前无古人,后有来者。”米元章笑道。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