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砚山铭  

2014-04-04 10:38:45|  分类: 南宫风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宫风流------砚山铭 作者:米胜光

 

这一日李清照独坐窗前,一脸的愁云忧雾,不时的长吁短叹。心里惦着父亲因谗入元佑党籍,公公也受牵连,被除中书侍郎。自己和父亲自崇宁二年,因上诏禁元佑党人及其子弟居京。随父亲回到原籍明水,至今已是崇宁五年整整四年了,与明城也是一年难得见上几回,心中的幽怨自是无人可说的。

正坐着发愣间,“小姐,大喜了,”绮亦一叠声的跑了进来,气喘喘地说道:“京里下了朝报,奸人蔡京已被圣上罢了相。”闻听此言,清照是又惊又喜,忙问:“从哪儿听来的,可真切吗?”

绮亦抢过一杯水,不管不顾的喝了下去:“怎么不真,刚在前堂,老爷刚接了朝报,现在正看着呢,小姐不信可自去看呀!” 听到这里,清照忙领着绮亦出了卧房,直去前堂找父亲李格非问个清楚。清照来到前堂,只见满满地站了一屋子的家人,个个喜形于色。刚刚坐下,母亲万俟氏笑盈盈地道:“我儿想是也得了信,如今好了,皇天终不负咱们李家呀!”说着也是语气哽咽,不能自已了。

清照连忙上前安慰排解了一番,一家人重又坐下。清照看着父亲一直不曾言声,直把个朝报看了不下数十回,尚不能丢,这时正闭目仰首,口中默念着什么,并不出声。想是多年的积忧,如今得扫,心绪激荡所至,也不好多言,直等李格非缓缓地睁了双目,才小心的问道:“女儿刚听绮亦说了京里的事,看情形想是真的了,不知详情如何,这朝报上又是怎么说的?”李格非听女儿这么一问方才如大梦初醒:“是了,今早刚接了京里的朝报奸相蔡京已被圣上罢了,你公公赵挺之受上垂爱,复授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已然复了丞相之位。” 李清照听了,如春雷炸顶,一时悲也不是,喜也不是,竟晕了过去。满屋人乱了手脚,这厢水拭汤灌的忙个不停。多半天清照方才回过神来,一家人又抱着哭了一场。

母亲万俟氏忙唤绮亦取了水来给清照净了面,整理一番,一家人重又欢喜的说话。 再说清照整好了妆,对李格非问道:“敢问父亲大人,这朝报上可还有其它的消息吗?”李格非闻女儿这一问,却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你苏伯伯尚不能回京,只是别驾廉州安置。”

“那也好啊!总算离开了海岛,离东京近了!”李清照望着那幅《东坡新梅图》,幽幽地吟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不过,苏学士数遭贬谪,万里漂泊,倍受折磨,身子已大不如从前了。” 李格非沉痛地说道。

李清照问道:“不知苏伯伯从儋州动身了没有?苏伯伯若回到东京,求父亲一定带我去拜访他。”

“已经动身了。”李格非说道,“是云中子刚从雷州带回来的消息。”

“老爷,米博士来了。”管官李泽文急急跑进来道。

格非闻言,立时止住悲声,忙对清照说:“你米叔叔到了,快些收拾停当,为父自去迎。”清照听得是米元章到了,也是喜不自胜,想想自那日京城一别也是四年未见这位米博士了。倒把刚刚的悲喜之情略减了几分。

却说李格非来至大门,迎着米元章道:“元章兄别来无恙,小弟有理了!”说着弯腰而揖。只见这个米元章依旧唐衣打扮,乐悠悠地道:“文叔兄何必如此大礼,我今日可是来给你道喜的。”格非忙扶着一同进了家门:“元章兄消息知道的好快,还烦亲自从京口而来,小弟受之不起呀!”“受得起,受得起!”

说着,两人已来到前堂。清照连忙上前请安:“侄女清照有礼了。”格非一面引米元章坐下,一面唤人献了茶上来。 米元章忙摆手说不用。唤了米福,取了随身所带的“青犀斝”用清水洗了三遍,沸水浇了三遍,方才由纸囊中取出茶叶,也不顾旁人自行泡了。李格非、清照父女知道这个米博士好洁成癖,也不计较。由他自己弄去,并不管他。

看米元章弄的好了,清照上前拜了,说道:“米叔叔一向仙居世外,因着什么事,来明水看我们呀?但不单为这朝报吧!”米元章当时听了,哈哈大笑:“侄女不愧古今第一才女,多少须眉男子有你一半聪明也不枉此生了。”

李格非连向清照摆手,“如何对米公如此无礼!”转而又向米元章拱首:“元章兄切不可再夸她了,已是太过了!”米元章也不理会格非,只向清照言道:“还是我这才女侄女是极聪明的,不曾枉担了这才女的名声,巧是道上听了消息,知道蔡相免了职,你公公重又拜了相。更听了传圣上已颁下旨意,着毁《元佑党人碑》,并大赦天下,除一切党人之禁。知是你们李家的大喜事,特来贺喜……”格非忙上前拜了:“元章兄大德,特来传此吉言,格非代全家谢了。”

接下来自然是安排酒席,酒过三巡,米元章已是微醉。这时米福附耳对米元章说了几句,米元章抚掌大笑:“哎呀,只顾喝酒,差点忘记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李格非问。

“今天除了报喜,我米老官却是还为一物而来。” 米元章道。

“兄说是为一物而来,尽可说与小弟听,若有时自当奉上。” 李格非微笑着说。

米元章连忙站起:“不敢不敢,只是这物,不是你文叔老弟的,却是清照侄女的,不说也罢。”

清照在一旁听了忙向米元章问道:“米叔叔尽管说,若是清照有的,也自当奉上。”米元章听了喜上眉梢:“正要贤侄女这一句话。只要的是你手中的那方砚山便是了。清照闻听,一时不尤的面露难色。心里不尤的一惊,暗忖:这是明诚最心爱的方砚。

格非在旁听了,心下也是一动,知道这方砚是女儿和女婿的心爱之物,尤其这个赵明诚于金石本是一个痴人,已是天下人尽知的。向他要这样的宝贝,实如取其性命一般。连忙说道:“元章兄又是如何知道这砚在此地呢,我倒不曾见清照用过,想是明诚收在京城了吧!”

米元章听格非这么一说,倒也不急不恼:“文叔老弟,这里有明诚贤侄书信,专托我来取砚山的。”说着慢慢从怀里拿出一封面书信来。

清照连忙接过来一看,只是略略几句:“易安吾妻,物自有主,吾虽极爱砚山,非其主也,今其主来寻,欢喜付与便是。”

清照看了赵明诚书信,心中已有了送砚之心,一来今日得了这天大的喜迅,便是抛了所有的金石书画也是甘心的;二来这个米博士又是父亲与公公极相与的人,更加上赵明诚书信,向米元章福了一福道:“米叔叔厚爱,不过一顽石,不值一说的,既然米叔叔喜欢拿去便是,只是清照也有一事相求望一定应允。”

米元章听了,高兴难耐,忙说:“莫说一事,便是百件千件也使得,贤侄女请快些说吧。清照笑道:“不需百件,只求米叔叔为这砚山赋做一铭文,也不枉它跟了米叔叔去,也可为后世留一段佳话。”米元章听了晒笑道:“侄女如何这般捉弄与我,若说写字,我米元章自不惧于人,只是这作词赋诗之事,本不为我所长,何况有你这个天下第一词人在旁,我又如何写得!”

“叔叔本就是大宋的书画学博士,为文作诗亦是一绝,时人尝有议之:书效羲之,诗追李白。”李清照亦笑道。

“元章兄也不必过谦了,便是题一铭记也是件极雅的事。若以兄之居今上书画博士尚不能书,天下人又有几人能?” 李格非也随声附和着。

“好,好,既是如此,我也只好老着脸皮,胡乱应对一首。”米元章大笑道。

“那就劳烦米叔叔了,” 李清照道

“求贤侄女先行请了那砚来,我也好看着起稿!” 米元章又笑道。

李清照忙令绮亦带路,领着米元章来到书房。

一行人转眼便来到书房。

大家都知道米元章爱洁,都一一清了手,李清照命绮亦把那方砚方置于案上,米元章望那砚便是一拜,拜完,便目不转睛了看那砚山,只见那砚,大小尺半,环绕五峰,皆峻极秀异,中为龙池,当真为砚中难得之珍品。一时竟痴了,也不言声,只一味绕着桌子转起个没完,足足转了九九八十一圈,便不再转,闭上又眼站在砚前,足足立了五分钟,忽然眼开双眼:“成了!”。

米福立刻取了好纸笔,就在这砚上研了墨。米元章接了笔,龙飞凤舞一挥而就,书毕也不去看那字,自抱了那砚独看了又看,大笑道:“哈哈,你今天终于得主了,终于得主了!”

李格非父女看那纸上已然写下:

砚山铭

五色水 浮琨仑 潭在顶 出黑云 挂龙怪 烁电痕 下震庭 泽厚坤 极变化 阖道门

李清照看完,心中暗惊,这砚在身边有年,一直想为其题铭记一首,却总不得好的,今见米元章这一首,才觉得妙处,难道米叔叔真的是砚山的主人?想世人都道自己是个词人,心中也以才情自居,今日方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心中不尤得对米元章起了十二分的敬意。

李格非看了,惊叹不已,这砚山铭运笔上刚劲强健、筋雄骨毅、变化无穷;结构上自由放达,倚侧之中含稳重,端庄之中现婀娜。气势奔腾,沉顿雄快。不怪乎世人皆说米南官书画为当世一绝,果然是“风樯阵马,沉著痛快”。尤其难得是天下人写字皆是一锋如一,偏着米颠却是“四面来风”。自已也曾习字有年,今见米元章之字,知道便是一世也不及其万一。

米元章一时笑的够了,便唤米福:“拿来”。米福连忙递过两个纸匣,米元章接过转手递给李清照,李清照打开看是两个卷轴,吃了一惊,原来竟是这个米南官爱之如命的《灵峰行记帖》和《寿时宰词帖》。

“米叔叔,你这是?”李清照疑惑地问。

“我不会白拿你的砚山的,这两个卷轴送你算是交换了。”

“米叔叔,这也太贵重了吧”李清照一时竟是痴了。要知天下人为求这个米元章一字,愿倾千金者车载斗量。何况这两帖皆是米元章的精妙之作,一向不示于人,今日竟愿一齐送出,怕千万金亦不可求。

格非见是《灵峰行记帖》和《寿时宰词帖》两贴,知赵明诚极喜欢这两贴,忙向李清照递了眼色。

李清照会意,再次向米元章福了福:“那侄女就多谢米叔叔了。”

“谢就不用了,这也是公平交易呀。”米元章节便起身要走,任李格非父女如何也留不住。李格非父女知其性情,也不强留,只得送到大门外,由他与米福驾着马车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