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斗文  

2014-06-20 09:19:27|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斗文   作者:米胜光

第二日,孔方道人中午便过来了。

“这些日子,大家都累了,今天我们去四海酒楼聚一聚,顺便为我们新来的教习接风洗尘。”米元章道。

不多时,一行七人来到四海酒楼前,只见那四海酒楼甚是气派,顾客满盈,而在酒楼门前的右手边还围着一圈人,正在对着一张告示或指指点点,或冥思苦想。

那告示大意是说这间酒楼的老板非常爱才,喜爱文墨,谁要是能够写下一副妙联来概括当下自己的状况,那他就请那人上富贵楼吃一顿好的!这妙联不难,难就难在要概括到写联者的自身状况。

“这老板倒是有趣,”米元章哈哈一笑,转向南门正则道,“高通判,这顿饭就落在你头上如何。”

“正则不才,倒是愿意一试。”南门正则道。

“岂敢劳通判断大人动手,就让在下司徒谦让试试如何?”那孔方道人望向米元章道。

“那就有劳司徒教习了。” 米元章向司徒谦让点点头。

司徒谦让便走上前去拿起毛笔写了起来。

“二三四五,”

“六七八九。”

横额:南北

 “这位小二大哥,这联我已经对出来了,是不是请你们老板出来啊?” 司徒谦让对那店小二说道。

“这位教习,不是我不给通报,只是你这联实在是差强人意了些,老板是不会通过的。”他嘴上说的客气,心里却是鄙视的很,这联就连我都看不上眼,别说是我们老板了!还是读书人呢,这几个字谁不会写?

司徒谦让正要说话,却听一人说道:“妙联,果然是妙联啊。”

米元章摇着羽扇,点头连连。

“这位公子,你博学多才,学富五车,给小的说说这联妙哉哪里呢?”那店小二见到米元章气度不凡,赶忙上前两步,谄笑道。

“我说它妙自是有它妙的地方了。” 米元章看都没看店小二一眼,而是将目光落到身后南门正则的身上。

 “那是,那是。”店小二连忙说道。

南门正则会意,转向那店小二道:“店小二,你可认得这上面的字?”

“认得认得。”这些都是数字,他一个店小二经常算账的,又怎么不认识?

“那好,你读来听听。”

“好。”店小二忙不迭地答道,当下便清了清喉咙,念了起来:“二三四五,六七仈jiǔ。”

“很好,那你看看这里面缺了什么,少了什么啊?” 南门正则道

“缺了一,少了十啊。”店小二答道。

“没错,就是缺衣少食了!” 南门正则继续说道:“再加上这横额那就是缺衣少食无东西了,这是一副缺字联,意境也很合乎这位仁兄的状况啊,所以我说这是一副妙联啊。”他的目光看向司徒谦让的时候有些得意。

此刻富贵楼的老板也出来了,笑道:“两位公子果然是好文采啊,来人啊,快安排一间雅房,今天就由我来请客,请几位公子小姐吃一顿饭。”

 

几人刚刚坐下不久,菜便上好了,司徒谦让伸手就要去拿那酒,却突然被人按住,听那兄正则道:“司徒,久仰你的才名。”顿了顿,接着道:“这样喝酒多没意思,不如我们来对个对子,谁输了就不许喝酒?”

 “请南门通判就先出题吧。”司徒谦让放下筷子,舔了舔嘴唇,说道。

“司徒兄听好了。”南门正则略一沉吟,便道:“海棠”

司徒谦让想也不想就说道:“山药”

“嫩海棠。”

“老山药。”

“一支嫩海棠。”

“半截老山药。”

“一支带叶嫩海棠。”

“半截连须老山药。”

南门正则见他对的这么快,yīn笑一声,说道:“江南红粉佳人鬓边一枝带叶嫩海棠。”

司徒谦让对得更快:“关西黑麻大汉腰下半截连须老山药。”

米元章见二人有些针尖对麦芒了,连忙道:“看来二位都是半斤八两啊,来来来,先喝酒。”。

旁边的公孙娇玉公孙娇玉听了二人那粗鄙的对子之后,脸上不禁一红,暗道这人好没正经,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急智,她何尝又没有听出南门正则话中的讥讽?

“南门通判未必不是好才情,只可惜了为何只作些粗鄙不堪的对子?”公孙娇玉端起一杯酒,小呷一口,说道。

“我这人是雅俗共赏的,遇上阳春白雪的人,那我自然也是阳春白雪的人,遇着下里巴人,我这人也俗得很。” 南门通判道。

“娇玉姑娘,你也是书香门第出身,就出一联,做个阳春白雪之人如何”米元章笑道。

这富贵楼是临湖而建的,环境端的没的说,生意红火的很,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也难怪这老板有闲钱来搞这些事了。此刻公孙娇玉正好看向湖面,那里七只鸭子正在闲游,公孙娇玉心中一动,马上想到了一联,说道:“南门通判听好了,七鸭浮湖,数数数三双一只。”

那南门正则见公孙娇玉出题,便绞尽脑汁开始想,可却怎么也答不上来。

米元章暗道:这丫头还真是有些门道,这对联看似简单,可却难以对上,况且她这是应景之作,如果作的下联不是应景之作,那便落了下风了。见南门正则苦无良策的时候,却突然见到自那湖中跳出几条鲤鱼,当下心中便有了思考。说道:“南门通判,娇玉姑娘所作的是应景之对,那你也要是应景的才行啊。”

“无妨,只要对上就行了。” 公孙娇玉也知道自己的这一联有点难度,刚才她也在想,却是对不上来,所以,也不为难南门通判。

“应不应景,一听了便知道了。”米元章说道,“南门通判,你看湖里的鱼多大呀,足有一尺长。”“他话音刚落,那湖面又跃起几尾鲤鱼,南门正则灵光一闪,知是米元章在帮自己,很快便有了下联,出言道:“我的下联是:尺鱼跃水,量量量九寸十分。” 正是应景之作!

几人都大声叫好。

酒店过三巡,米元章转身对司徒谦让道:“我这里有一阙很古怪的上联。是我在京师游玩时一个卖灯笼的奇怪老伯出的题目,司徒教习可否帮我一忙?”

司徒谦让知是米元章考校自己,微微一笑道:“米大人请说。”

“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老夫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米元章道。

“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老夫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江,夏,江夏,嗯嗯,有点意思。” 公孙娇玉道。

南门正则、司徒谦让等人也在低头回索。良久,司徒谦让道:“大人,我对上了”

“请说”米元章道。

“三教儒在前,三才人在后,小子本儒人,岂敢在前,岂敢在后。”

 “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老夫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三教儒在前,三才人在后,小子本儒人,岂敢在前,岂敢在后。”公孙娇玉上下念了一遍,诚心大赞道:“好!妙!”

“谁是第一,谁是第二”米元章望着南门正则、司徒谦让二人,顿了一下又道:“岂敢在前,岂敢在后。”

南门正则、司徒谦让相视一笑。

 

一顿饭吃了半个时辰,司徒谦让站起身来,看到这一桌子菜,有些还根本没有动过的,便道:“小二。”

“来咯——这位公子有什么吩咐?”一名店小二听到叫唤,马上走了进来。

“帮我找张油布纸来。”原来司徒谦让的老母脚角不灵便,就留在县衙中,司徒谦让想着老母在家还没吃饭。

“油布纸?”店小二一脸的茫然。

“额,就我要用油布纸把这些没动过的饭菜装起来带走。”司徒谦让道。

“这位教习,小……小店没这个规矩。”店小二面露难色。

“什么规矩?我问你,这顿饭是你们老板请我们吃的吧?”

“是的。”

“那是不是这里的每一样饭菜都是我们的了?”

“恩。”

“那我们现在要带走我们自己的东西还需要什么规矩?”

“这……好吧,小的马上去办。”店小二转身就要下楼。

“司徒教习孝心可嘉。”米元章不由赞道。

 

“谢大人夸奖,这是为人子所应该的。” 司徒谦让道。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