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易钗而弁  

2014-07-20 09:50:37|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 人物晋风流  - 易钗而弁 作者:米胜光

却说那日,端木舜华送了米光辅离去,心内甚是无趣,有些黯然神伤。

这日,那端木舜华支着胳膊,托着腮儿,望着那窗外一顶盖凉的树影儿,听得那树里鸟叫,便又想起与那春巧调笑的一段,心里没个坐落处。又见那两个鸟儿在树底下争食,便忍不住叹道:“若是有得拌嘴儿的,便是福分了,没得理还来争执,终究你们也只是扁毛的禽兽,却不理会的我这般的孤零的心思!”

这时便听得那门口一声笑道:“小姐在这里在思量谁呢?却只管与这扁毛的禽兽说话儿,听着话儿,竟然是吃了它们的酸醋了!”话还没落下,那挑帘子进来之人,便到了身边,只管寻了一个凳子坐下来,道:“整日便是这样,小姐这个玲珑的心思,却也是自身心理的一个魔障!”

端木舜华见那春巧取笑,直站起身来,轻啐了一口道:“你自皮痒了,前日还捞的你直喊饶命,今日却又想哪滋味了不成?”

春巧便笑道:“自是我嘴巴多了,还好意思说前日呢,我还只道了一个米郎君,还并未说出那不动听的来,你便有那禄山之爪,若是让那旁人见了,这小姐不象小姐,丫头不像丫头的,倒是叫人笑话了去!”

端木舜华笑道:“你每每要势弱些的时候,便搬出这小姐丫头的说辞来,我俩只做姊妹。只是没想到那前时的身份,竟成了你今日的护身符!”

春巧听罢,只是沉默,心里却是别样的心思。那端木舜华复又撩拨起那心思起来,又见春巧好似正在出神,便道:“你这小蹄子,又想些甚么捉弄人的心思了?”

春巧方才回过神来,只对端木舜华叹道:“春巧倒是想到一个主意,不知行也不行?”

那端木舜华点头道:“但凡是个主意,便说出来听听!”

春巧点头道:“这几日我便寻思,不若我出去一趟,我知米郎君去京城赶考,便往京城去帮小姐寻了姑爷便是了!”

那端木舜华闻言,点头笑道:“却是一个好主意,只是这事还有些不虞?”

春巧道:“为何不虞?”

端木舜华便笑道:“你乃是个女儿之身,便是要出个远门也是不便的。虽说路上也算太平,但难保没有那狂蜂浪蝶,若是有所闪失,却悔之晚矣!”

端木舜华笑道:“若是扮作男子,这路上倒也能够遮掩了许多,少了麻烦。”

春巧笑道:“却不知哪里寻着男子的衣物?”

端木舜华点头道:“我等自然不曾有这男子衣物,不若你寻个借口做两身儿衣物来,只道是为那府中男子所裁便是!”

春巧道:“真真是出了一个损主意,若是我去,却是扔不下这个脸子。我看不寻个小厮去罢,只许他些银钱,让他守住口便罢!”

端木舜华听了,也是个好主意,便要嘱咐道:“做两身儿吧!”

春巧诧异道:“为何要做两身儿?”

端木舜华笑道:“这男扮女装的事儿,甚是有趣的紧,且你一人上路,还不如路上有个陪伴的。也好解个闷儿,或遇上那危机时刻,也强似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场面!”

春巧执拗道:“若是这般,那春巧还是不去的好!”

端木舜华道:“这却是为何!”

春巧摇头道:“你倒是得了趣味,若是老夫人不见了小姐,还不待急成甚样呢?这路途又远,我在府中做事惯了,吃惯了劳累,倒也不怕!”

春巧全然不知者端木舜华的心思,只是一门心思的劝阻,那端木舜华那肯听她这般言语,心性定了,便道:“若是你不肯时,我便独自上路也!不愁寻不来米郎君!”

 

不意今日又与小姐说道此事,春巧仍只管劝阻。端木舜华便恼了,气道:“你若只管这般劝我,我先前也不是说着玩儿,便趁今日夜色,一个人悄悄上路了便是,也强似在这里听你嚼舌头、费口水!”

春巧哭丧了脸道:“这又是何苦来,罢了罢了,便陪你疯这一遭儿罢了!若是再回府中,便去老夫人处领死罢了。这不是害死了我?”春巧眼见得不能阻得端木舜华,便只得饶了劲,因又道:“小姐你一向连家里的大门都不曾出过几回,比不得我有经验,只有一条,你若是依了我,我便不再多言了!”

端木舜华便道:“只管说罢,这上头你是行家,出的门多,走得路远,我依你便是!”

春巧便正色道:“出门远行,必翻山涉水,走村宿店,便比不得家里,简陋辛苦自然是不必说了,单单只一条,便是你须得事事听从我的安排,不得擅自主贺。若是这条依我不得,那出府的话儿,便休要再提了罢!”

端木舜华笑道:“这条便依你!”

春巧见势无可挽回,只得作罢,便偷偷与那小厮取了两身新作的男子衣物鞋袜,一径儿往那端木舜华房中来,一进门便笑道:“衣物取了回来,只不过合身不?且先来试试看!你自个儿挑一件罢,将那挑剩下的便是我的了。”

端木舜华见了,也不推辞,便散开包裹,但见一见绿色长衫,一见宝蓝长衫,俱都是白纱做了内衬,倒也都看到。那端木舜华便挑了那件宝蓝长衫。径往内间换衣服。过了一会子,春巧便见内里转出一个人来,看了模样,却是好个风姿洒落的少年儿郎,只是又多了许多的儿女之态,但见:面如皎月眉却似黛,指如春葱步似莲。又见:男儿之面却施粉,豪言唇间是胭脂。便是那:行动之处香风起,世间只道好女风!

春巧不禁扑哧一笑道:“小姐若是这般打扮,只怕还是要招引那些狂蜂浪蝶的。”

端木舜华疑惑道:“这又有何不妥之处?”

春巧笑道:“但凡男子,哪有施粉抹胭脂的?这般的香气逼人,却是女子用掼了的香料。且小姐这嫩玉粉白的肌肤,也是要惹人怀疑的!”

端木舜华笑道:“这确实我所虑不周,也罢,我再去修饰一番!”说罢,又进了那内间,忙活了一气,便有出来,这番却是用了心思。

那春巧见了,上下通量了一番,只是摇头道:“此番却还是不行,还要改罢!”

端木舜华恼道:“前番你说了那些,我都改了,为何还是不行?莫不是要寻趁我,好叫我去不得?这边遂了你的心意罢?”

春巧只那眼儿在端木舜华胸脯上乱瞄,这才笑道:“小姐你若是男子,岂有这般的峰峦挺秀之光景?这便是男子与女子之别,也是男女大防之处,你却一丝一毫也不知道?”

端木舜华闻言,盯了春巧那胸脯子一眼,也觉与自己不相上下,不觉恼羞道:“你倒是懂得多,那我且看你如何装扮,能否过得这关?”

春巧便将那绿衫拿了,只管转到内间,将衣服换了,复有转了出来。但见好一个翩翩少年。那端木舜华只瞧她胸脯之处,却见一马平川,倒与那男子的一般无二,不由奇道:“好妹妹,你这是如何装扮的?也来教教我罢,却不许藏私!”

那春巧笑道:“这才知道我的好来?还说我嚼舌不?”

端木舜华一心只想春巧教他,便赔笑着道:“再不敢了!”那春巧方才引端木舜华一同进了那内间。却见春巧将那外衫解了,那月白的肚兜外,露出雪白也似的膀子,心道:这丫头却也有这般白嫩的肌肤,丝毫不输于我也。忽然又心生羞意,暗暗啐了自己一口,只道没羞!

见春巧解了外衫,又伸手翻过后背,解开了那肚兜红绳,又见:满眼里肌肤晶莹似雪,呼吸间兰麝幽香。端木舜华心道:便是我为男子,也是要动心的。

却见春巧取了肚兜下来,原来那内里却裹着一块白绫,只将那胸脯子紧紧缚住,丝毫不敢让它探头露脸。便似做了一个雪盖峰峦的样子!

端木舜华不觉脸上绯红,有些怕羞,却见春巧已然将那内里外衫俱又穿上,笑道:“我如今也是没脸子了,看也让你看了,你也知道是何事,只是你还要如此这般吗?”

端木舜华羞道:“便只有这个羞人答答的主意?”

春巧不由冷笑道:“这有何成了羞人答答的事儿了?莫说缚住,便是我方才,也让你瞧了去了,如是这般,难不成要羞杀了我?”

端木舜华回思一回笑道:“你个狡嘴的妹子,撺掇的狐媚。只管处处编排,也罢,你如今也与我做这一缚儿罢了,便让你也瞧回去便是,省的你说吃了亏!”

春巧不由啐了她一口笑道:“我没脸子便罢了,你这个做小姐的也学得我这般,也是个没脸子的了!”说罢,不由笑起来。因道:“只是这束缚须得紧些,只是怕你痛!”

端木舜华笑道:“哪的这般罗嗦,只管缚便是!”

春巧无法,只得拿了一条白绫,又服侍端木舜华宽了衣服,但见好一个白馥馥,香喷喷的曼妙身子,不由赞道:“却又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儿!”

端木舜华忍不住笑骂道:“你这个烂嘴的,只管说些轻薄风凉话儿!”

春巧将那白绫紧紧的缚了, 端木舜华被那白绫一紧,一口气都快接不上来,只唤了一声“痛!”。春巧便道:“若是痛时,我便罢手如何?”

端木舜华咬牙道:“只管缚,还经受得住!”

春巧便有将那白绫紧了紧,见那端木舜华咬牙,便也不敢再缚,笑道:“大功告成,从此小姐便公子,凰变凤了!”

端木舜华道:“这缚住了的物件,如今倒是伏倒老实了,若是寻到郎君之后,解开之时,能复原否?”

春巧不由笑道:“你这般问我,我却又问谁去?你是头次,我何妨又不是初遭?”

又与春巧计议了一回,便约定了,只在明日晚间,从那后花园门口出门,然后便随着春巧,往那米光辅的方向寻去。

那端木舜华又自不甚安生的过了一日,只盼着夜间快些时日到来。一颗心亦时而欢喜,时而忧愁,患得患失,辗转反侧。

一切妥帖之后,这日夜间,却是月明星稀,树影花魂,俱都暗动。春巧换了衣衫,提了包裹,又去端木舜华的房中,与她穿戴完毕,也收拾了细软。两人悄无声息,携了手,只往那后花园门而去。

她二人刚出后花园门,却见一辆马车停在那里。

端木舜华与春巧一怔,却见一声音道:“小丫头。你意欲何往?”

春巧抬头一看,却是端木老夫人,顿时吓得魂不附体。端木舜华也是吃惊不小。

却听那端木老夫人笑道:“丫头,我年轻时也曾千里寻夫,你有这想法,何不与奶奶说说?”

端木舜华:“奶奶,舜华错了。”

“丫头,”端木老夫人走过来拉着端木舜华的手道,“这千里迢迢的,也不知道爱惜自己,上车吧,奶奶让陈管家赶车送你。”

“谢谢祖奶奶。” 端木舜华不觉眼角一酸。

“丫头,跟奶奶还客气什么呀,”端木老夫人笑道:“快上车,早日寻到孙女婿,奶奶也想早日见到那孙女婿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