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猜宝  

2014-07-26 11:11:32|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猜宝  作者:米胜光

 

这日,米元章正与上官静姝闲聊,安排过年事项,正说着。

“皇上口喻,着书画学博士米元章米博士去崇政殿参加宴会。” 门外一小黄门道。

“我不想去参加什么宴会。”米元章道。

上官静姝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官人,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今儿是腊月二十九,按照往年的惯例皇上会召集几位皇子和几个大臣一起在崇政殿摆宴,大家一起欣赏歌舞,谈天说地。这样的宴会如果不是你的地位足够尊崇或者圣眷够浓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得以参加,你居然还一脸的不高兴。”

“切。我才不管这些,我就想陪着你,不想去参加那什么宴会。”米元章抱起上官静姝。

“好啦好啦,都老夫老妻了还这样皇上说的话就是圣旨,你不去就是抗旨不尊。不要任性了,快去吧。”上官静姝笑道。

米元章摇了一下身子,腻腻地说道:“再抱一会儿,再抱一会儿我就走。”

抱了大约一分钟,米元章放开上官静姝。

走出米府大门,宫中小黄门早已为米元章准备了马车,于是小黄门驾着马车在前面走,米元章则坐着自己的马车在后面跟着。

 

入了宫后,小黄门直接带着米元章来到崇政殿,这个本应拿来商议国家大事的大殿平日里很少有人过来,如今却别安排成了一个宴会的地方。

进了大殿后米元章先对着赵佶行了一礼,三呼万岁。赵佶点点头后让米元章平身,让他自己找位置坐下。

米元章环顾了一下,场内就只有高俅旁边还有一个空位子。米元章走到高俅身旁坐下,并且笑吟吟地对高俅打了声招呼:“高太尉。”

高俅最近涵养功夫似乎锻炼的不错,也笑着对米元章回了一句:“米博士。”

两人相互叫完后又相互说了句:“客气客气。”

官场就是这么虚伪,明明二人是生死仇敌却表现的和睦可亲,好像一对好基友一般。

 

米元章刚刚坐定,赵佶突然拍拍手道:“诸位卿家,今日朕与各位来玩一个游戏。玩得好的有赏,玩的不好的罚酒一壶。”

“好!”大伙鼓掌喝应。开玩笑,皇上说要玩的游戏还有人敢说不好吗?

赵佶笑着点点头,拍了拍手后,崇政殿外就有小太监抬进来一张桌子,桌子上分别三样东西,以红布遮盖着。

赵佶笑着说道:“今儿朕就来考考你们的眼力,桌子上有三件古董。有的是真品,有的是赝品。一会儿朕一件一件的打开,你们来猜真假。猜测前可以下注,赢的人获得赌注。”

“好!”这当官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喜欢收藏古玩字画的习惯,所以赵佶提出来的这个玩法大伙还真觉得挺好玩。

赵佶见大家兴致勃勃,于是走下台阶到大殿上掀开了第一件物件。

那是一件材质比较近似于和田玉雕刻而成的玉蝉,玉蝉的雕工干净利落,线条流畅,刀法简练且神态逼真。

赵佶让大家看了一会儿后立刻将红布放回去把玉蝉遮住。赵佶笑着说道:“好了,这是一件汉玉唅蝉,觉得是真品站左边,认为赝品的站右边。”

高俅与蔡京对视了一眼,蔡京默默站到左边认为是真的。高俅赶紧跟着站过去,然后又一大批人也站到了左边,这一边约有三四人。

米元章看了高俅一眼,摇摇头后站到了右边。童贯与赵挺之跟着站到了右边。

赵佶见大家都站好了,于是问道:“好,你们可以开始下注了。”

“三千两。对面敢不敢接。”高俅最先开口说道。反正他们那边人多,输了三千两平摊在每个人也不过十两银子。

米元章回头看了众人一眼,淡淡说道:“要赌就赌一把大的,三万两。对面敢不敢接?”

高俅也回头看了看,见大伙都点头于是他也跟着点了下头:“好!三万两就三万两,我们接了。”

“米博士”童贯欲言又止。

米元章坚定的望了他一眼。童贯不于言语。

“好!”赵佶笑了笑道:“你们各自派个人出来说说真假的理由。”

“我先来,”蔡京走出来先对赵佶行了一礼,然后说道:“这玉蝉所用材质乃是和田湖水绿种,起刀收刀干净利落,为一面深,一面浅的斜刀,是典型的汉八刀。”

蔡京说完,众人又仔细观察了一番,发觉那玉蝉真有蔡京所说的那些特征,不觉都面露喜色。高俅得意洋洋,啧啧说道:“烦恼啊,又有几千两银子不知道该怎么花啊。”

米元章施施站起来笑道:“蔡大人方才所说极为有理,但是蔡大人似乎忘了一点。汉八刀的雕工极为粗犷,又怎么会雕出如此漂亮纹路清晰的一对翅膀?另外还有,唅蝉是死者含在嘴中的,按理说玉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应该变化的如此之快。很明显,这是玉经过了后期的刻意做旧。”

赵佶立刻拍拍手道:“好!不愧我朝第一鉴赏家,米元章好眼力,这玉蝉乃是赝品,是朕微服出宫时在坊间遇见买下来了。当时朕也看走眼了,没想到精通玉器的蔡相也看走眼了,哈哈哈……”

“这……”蔡京听过米元章的话后再仔细看了看那玉蝉,看了一会儿顿时脸色一变。

赵佶这么一说很显然,米元章他们赢了。

蔡京等三十余人,连忙换掏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

童贯笑着对米元章说了句:“米博士好眼力,在下佩服。托米博士的光,这次在下也跟着发了一笔小小的横财。”

赵佶拍拍手道:“接下来第二件。”

赵佶掀开红布,是一副画卷。赵佶命人将画卷展开蔡京看后忍不住惊叹一声:“长康先生的维摩诘像?”

赵佶赞赏地看了蔡京一眼,然后说道:“长康先生的维摩诘像,规矩跟方才一样。”

高俅赶紧站到了左边,代表他认为是真品。。

双方的人马几乎没变,唯独方才站左边的蔡京站到了右边跟米元章一起。高俅开口就说道:“博士,这次我也大方一点,跟你赌四万两银子。”

米元章笑道:“至少十二万两。”

“十二万两?”这一次不仅是高俅那边,就连米元章这边的人也惊讶了一下。米元章回过头看了众人一眼道:“放心,赢了大家平分,输了钱算我一人的。”

“那怎么行?怎么着也得算我一份。”蔡京说道。“也算我一份。” 童贯笑着道。赵挺之笑着说道:“我没钱,不过有多少我就出多少。”

米元章微微颔首,转过头看向高俅,一脸的戏谑。高俅脸色涨得通红,回头也说了句:“大伙儿放心,赢了钱大家平分,输了算我高俅的。”

“不用不用,大伙儿平摊就是。”高俅那高俅边的人也跟着说道。高俅点点头,转过身信心满满地说道:“好!我跟你赌了。”

米元章点点头:“既然高太尉想要玩,那元章我即便是粉身碎骨也必须得奉陪到底啊。只是大过年的,高太尉要是输了银子可不能发脾气啊。”

“米博士大可放心,这么一点银子我高俅还没看在眼里。”高俅豪气地挥挥手说道。

米元章一听顿时做出一个很惊讶的表情,感叹道:“还是高太尉家底丰厚啊。我一个月的月俸不过几百贯,要是输个几万两银子那一年都得喝西北风去了。再看高太尉,输个几万两银子都神态自若,如此气魄元章与之真是自惭形秽啊。”

“你……”高俅顿时语结,他没想到米元章两句话就给他设了一个套。如今他这么一挑拨不是摆明了再向皇上说他高俅贪污吗。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别在那里扯东扯西的了。”赵佶不愿意看到高俅和米元章继续争吵,于是开口打断了二人的对话“请双方说明理由。”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画是真的,我们都看到了,难道还有假?” 高俅道。

“对就是真的”,他身后的人齐声附和道。

“太假了,”米元章笑道:“东晋时期,南京建造了一座佛教寺庙叫瓦棺寺,寺庙落成后,和尚请众人捐施。

一天,有位年轻人来到寺庙,在捐款薄上写了个“百万”的数字,人们都有很惊讶,因为数日来,在众多捐施者当中,还没有一个人捐款超过十万的,大家以为年轻人吹牛乱写,所以和尚当即让他把写的数目涂掉。

但是这位年轻人却十分有把握地说:“别忙!你们先给我找一面空白墙壁。”于是,他就关起门来,在指定的空白墙壁上画了一幅像唯独眼珠没有画。

这时,年轻人对和尚说:“第一天来看画的人,每人要捐十万钱给寺庙;第二天捐五万钱,以后,捐助数目由你们规定。”

等这位青年人当众点画维摩诘眼珠时,寺门大开,如同神光显耀,满城哄动,人们争相来寺观画。纷纷称赞这幅画画得生动传神。看画的人络绎不绝。没有多久,百万数目就凑足了。这位挥笔作画者,就是东晋长康先生顾恺之。”

听到这儿,基本上所有人都听明白了,那真正的维摩诘像是画在墙壁上的,又怎么会在纸上呢?

“高爱卿,我年你还是少玩些,多读些书才是。”赵佶笑着看了高俅一眼。

“皇上教训得是,” 高俅满眼通红。

连输两局,高俅的面子挂不住了。虽然大家都压抑着没去笑高俅,但是他们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却更加刺激到了高俅。

“拿去吧,这里是十二万两银票。” 高俅从怀中掏出银票向米元章丢去。

米元章接过银票微微一笑,然后分给蔡京等人。

“米博士,今日运气这么好,我等可要吃红哦。” 赵佶笑道。

米元章掏出一万两银票向赵佶道“我等今日能进财,全是托圣上洪福,这一万两就给圣上分红了。”

“童大人,还不拿来。”赵佶向童贯道。

“是,圣上”童贯从米元章手上拿过银票,走过去双手递给赵佶。

“见者有份,这一万两给各位分红了。”米元章又拿出一张万两的银票道。

“谁要你的臭钱。”高俅怒道。

“不要白不要,”蔡京从米元章手中抢过银票道,“各位过会来我府中换钱分红。”

众人听后,脸上皆是一喜。

 

高俅看了一下还有最后一件物件没有竞猜过。他压制着心中的怒意对米元章说道:“米博士眼力精湛观察入微,在下佩服。只是不知这最后一件物件米博士还敢不敢和我再赌一次。”

“当然敢呀,怎么不敢?”米元章笑道。

高俅对皇上行了一礼,然后说道:“米元章。这一次我不和你比眼力,我和你比运气。最后一件宝贝我们两个都别看,直接去猜它是真品还赝品。赌注咱们也别玩大了,就二十万两银子吧。”

米元章摇摇头:“不要银子,我要你那新纳的小妾。”

“你……”高俅气极。

米元章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地说道:“赌不赌就任凭高太尉自己决定了,反正我已经赢了不少银子,是该收手了。这不看东西我也不知道真假,万一输了我可就得不偿失了。”

高俅想想也是那道理,大家都是五五开的机会,未必就一定是米元章赢。如果这次自己运气好赢了,那之前输给米元章的就算是一次拿回来了。“赌!我就和你赌小妾。”

顿了一下,高俅怒道:“好你个米元章,你与我赌小妾,你小子一生从不纳妾,拿什么与我赌呀?”

“高大人这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世人皆知我米元章以砚为妾,你看这方暖岫就是我的七婕太。”米元章从怀中掏出那方暖岫,在手中把玩着。

众人皆大笑。

“暖岫?,你真的以暖岫为赌?” 高俅喜道。

“君前谁敢有戏言?”米元章不冷不热地道。

“好就让与你赌了,你这方砚,少说也值三十万,我这次也让你肉痛肉痛。” 高俅转怒为喜道。

“肉痛的是你高大人,谁不知你高大人对那小妾是爱得死去活来?虽然你那小妾并不爱你,甚至恨你。”米元章道。

“女人算什么东西,还不如银子来得实在。”高俅怒道,“你别东拉西扯的,赌还是不赌?”

“赌,怎么不赌。”

“好好好,这是你自找的,输了你这暖岫便归我了,赢了,也坏了你小子几十年来不纳妾的规矩,哈哈” 高俅大笑道。

“输赢还不一定呢。”米元章道。

“好了,我们废话少说。我赌这最后一别件东西是真的。”高俅抢先说道。他心里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前面两件东西都是赝品,他猜测皇上应该不会拿出三件赝品出来,这最后一件多半是真的,所以他抢先认了下来。

米元章笑道:“高太尉,你真的很聪明。前面两件东西都是赝品,这第三件多半是真的,你这么急着认是真的那我岂不是只能认是假的了?”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高俅笑道。

不过米元章似乎也没在意,当即点点头道:“好!我就赌它是假的。”

“好!”事情发展到这儿赵佶也觉得有些刺激了,他一下将红布揭开道:“这一尊是唐朝的龙象宝瓶,你们先自己掌掌眼吧。”

高俅一看那龙象宝瓶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他知道那是真的,因为这件东西就是他送给赵佶的。当初为了这东西还废了不少周折,沾了不少血腥。

 

这事还得从六年前说起,话说那时候赵佶突然喜欢上了唐代的精美瓷器,而这龙象宝瓶就是长安西窑烧制的一款经典之作,普天下只有这么一个。原本这东西是长安西窑后人刘承祖所拥有的,后来高俅带着人将它强行抢走送给赵佶了。为此高俅取了刘承祖家中十三条人命。

“哈哈哈……博士,这次你可真输了,这东西一定是真的。实不相瞒,这龙象宝瓶就是六年前我献给皇上的。”高俅得意洋洋地说道。

蔡走到龙象宝瓶面前看了看,伸手一摸道:“元章贤弟,你输了,这是真品。”

“不见得吧”米元章笑道。

“这龙象宝瓶顶部龙象栩栩如生,瓷瓶色釉浓淡变化、互相浸润、斑驳淋漓、色彩自然协调,花纹流畅。无论从哪一个方面看这都是用地道的唐三彩烧制手法制作出来的。”蔡京喜道。

赵佶笑了笑道:“米元章,这一回你可马失前蹄了。这龙象宝瓶朕把玩了六年,绝对是真品。”

“容我看看,”米元章拿过那龙象宝瓶仔细摸了两下,然后神色一展,当即斩钉截铁地说道:“这是假的。绝对是假的。”

“哼!”高俅不屑地轻哼一声:“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你拿出证据来瞧瞧。”

米元章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他拿起那龙象宝瓶就一下摔到了地上。“砰!”,龙象宝瓶四分五裂。赵佶和高俅都吓了一跳,赵佶对那龙象宝瓶十分喜爱,当即有些生气叫道:“米元章你……”

高俅先是一愣,继而惊喜叫道:“米元章,你居然胆敢故意摔破圣物,你这是欺君,论罪当斩!”

米元章冷冷地看了高俅一眼,轻描淡写地说道:“高太尉,你想要斩我也得先等一下吧。先看看你这献给皇上的宝贝再说。”

米元章从龙象宝瓶里的碎片里拨了两下,然后捡起其中一块碎片递给赵佶。赵佶有些迷糊地接过那块碎片,简单地扫了两眼后赵佶勃然大怒瞪向高俅就大喝一句:“高俅!你做的好事!”

高俅顿时一惊,也不敢自己做了什么,反正是先跪到了地上战战兢兢地说道:“皇上!微臣惶恐。”

“惶恐!你自己看看!”赵佶将那块碎片递给高俅。

高俅接过一看顿时脸色苍白,那碎片上面竟然写着:“无耻高俅,贪我家传宝瓶,杀我刘家上下十三人。今苦心炼制假龙象宝瓶一尊,希望高俅这厮拿到此瓶能日不能食,夜不能寐,倾家荡产不得好死!”

米元章啧啧赞道:“那刘家的烧窑技艺的确非同凡响,居然能够在瓶内写字,实在令人佩服。最难得的是此人还掌握了唐三彩的地道烧制技艺,如果他尚在人世的话可堪称烧窑技艺天下第一。”

“皇......皇上,微臣罪该万死。但此事并非微臣所为,微臣只是让手下人替皇上收集唐代精美瓷器,不曾想他们竟然采取了如此激烈的手段。微臣......微臣......”高俅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赵佶冷哼一声,一甩衣袖负手离开。一边走赵佶一边说道:“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都散了。高俅,你记得将那刘姓女子交给米元章。”说完,赵佶就离开了崇政殿。剩下高俅一下还跪在地上对着赵佶的背影磕头说了句:“是!皇上。”

 

米元章笑了笑准备离开,在走过高俅面前时米元章说道:“高太尉,有一副对联实在很想送给你。上联是‘天作孽,犹可恕’,下联是‘自作孽,不可活’。横批有点长,叫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说完米元章哈哈一笑,临走前还加了句:“高大人,记得早点把女子交接给我,这次我可是有圣旨在身的哦。”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