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公孙佩玖  

2014-07-02 07:27:32|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孙佩玖  

 

    公西承宇招手叫来小二会钱,他多给小二两分银子,小二拿了银子连连感激,听他外地口音,又好心的对他建议道:“公子先住在附近客栈,放置好行李,晚上便不用带东西,随小娘到胡同中过夜。那胡同中名妓歪妓杂处,晚间出来的都是歪妓,名妓不出门,要向导才可找到,看公子非一般人,若要找名妓,我可帮你寻个清客带路。”

    “歪妓一般都多大年纪?”

    “都老些,大多是二十八九,三四十也有,晚上河边多的是,名妓就少了。”

    公西承宇挥挥手笑道道“正好,老子就喜欢歪妓,人多才热闹。”

    见天色尚早,找到小二所说的地方,在运河边上,岸旁植满柳树,找一客栈定了临街的二楼一间房,探出窗口就能看到小二所说的那些间茶楼。独自一人在房间喝茶混时间。

    天色渐晚后,日间各种行人慢慢稀少,茶楼酒肆中却多了很多文士和客商打扮的人。

    各酒肆茶楼纷纷在堂中点起蜡烛,又在门前和柳树上都挂起各色纱灯,多逾百盏,在纱灯映照下,街道两旁泛起一片朦胧的淡黄色,河边清风阵阵,树影婆娑,柳叶发出沙沙的轻响伴着运河的水声,日间的喧嚣片刻远去,仿如从未存在过。

    突然间,一阵叽叽喳喳的女子声音打破了宁静,公西承宇探头向外一看,约百步外的巷口涌出许多女子,三五成群结伴向这边走啦。

    各酒肆茶楼纷纷在堂中点起蜡烛,又在门前和柳树上都挂起各色纱灯,多逾百盏,在纱灯映照下,街道两旁泛起一片朦胧的淡黄色,河边清风阵阵,树影婆娑,柳叶发出沙沙的轻响伴着运河的水声,日间的喧嚣片刻远去,仿如从未存在过。

    突然间,一阵叽叽喳喳的女子声音打破了宁静,公西承宇探头向外一看,约百步外的巷口涌出许多女子,三五成群结伴向这边走啦,远远看不清楚相貌,但嬉闹谈笑之声可闻。

    “来了,来了!”公西承宇兴奋道。

      这些女子喧闹着来到茶楼酒肆中,自己找地方或站或坐,只是窃窃私语,面前有男子经过,便把面抬起,让灯光照到脸上。

    “那个不错,身材好。。。就是粉太重,看看,走一路掉一路。”

    “那个,那个,快看看,杨柳小蛮腰”

    公西承宇兴致勃勃,一直点评。

    公西承宇先还是坐着,后来街上动静更大,公西承宇点评不断,不由也心痒,终于站起探出头去一看,下边已经门庭若市,比白天人还多几分,男女来往,莺声燕语,人影晃动,裙摆飞扬,女子头上的银饰、珍珠反射着灯光,如同地上的星河流动,空气中也飘动着淡淡的脂粉香气。而远处的胡同仍有女子络绎不绝出来。

公西承宇只是发呆,这么多漂亮女子,只需付钱,便可任意选择,共度良宵,或许便是男人乐此不疲的原因。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织网。

    片刻后,公西承宇出现在楼下,公西承宇看着他在人群中东游西荡。手中提着一个不知哪找的小灯笼,不时举到某女子面前查看。借着灯光,一张张或秀丽或平庸的脸出现在眼前。

    众女子见灯笼过来。脸上带上笑,等看清面前是个俊朗的公子,眼中发光,笑容越发妩媚,纷纷上前拉住他手,身子往他身上挨。

    “公子这般俊俏,奴家一看便心中欢喜,便随我去可好,我家院子大,房也大。我给公子弹弹曲陪个酒,定叫公子满意。”“我家浴桶大。。。”“我下厨给公子煮菜。。。”

    附近女子纷纷涌来,将公西承宇团团围住,叽叽喳喳争抢起来,抓手的抓手。抓脚的抓脚,没够到的就抓衣服抓头发,直要将公西承宇五马分尸,公西承宇左支右挡,在一片脂粉香中狼狈不堪。公西承宇使出浑身解数,好不容易杀出重围,已是汗流浃背,衣服下摆被撕掉一块,他大笑道:“姐儿爱俏,有趣有趣!”,然后又往继续从街头转到街尾,又从街尾转回来。似乎是在逛百货商场一般。

    看了一会,公西承宇又转头看街中其余各处,见到楼下一个富贵模样的中年矮胖子选定一女子,那胖子挺胸腆肚,晃晃悠悠走在前面,女子身材婀娜,走路风吹柳叶一般,摇曳生姿,跟在那男子身后几步,一前一后往胡同走去。

    “可惜可惜,鲜花配牛粪。”眼见秀色在前,公西承宇此时也欲火升腾,按捺不住。

    街中香气弥漫,此时纱灯还是明亮。旁边茶铺几个女子见有人来,又纷纷站起, 公西承宇心情一松,便见前方有一女子,怯生生的站在公西树下,一袭蓝湖长裙,跟此处大多女子一样,也是身材瘦弱,夜间河风吹来,那女子用双手抱在胸前,微微发抖。让人见之生怜。

    公西承宇见左右无人,便走到那女子面前。树下灯暗,并看不清面孔,见公西承宇过来,便对公西承宇施礼道“公子万福。”

    公西承宇挠挠头道“姑娘好。”然后便不知道该做什么,他本想举起灯笼看仔细,此时又觉得甚不礼貌,呐呐的站在哪里。

    那女子见他不语,便说道“公子若要细看,便提灯就是。”

    公西承宇略一犹豫。提灯起来,眼前一张秀丽的脸庞,大约十七八岁,峨眉秀目,樱桃小口,头上戴一只珠钗,脸上略施粉黛,虽不如刚才所见女子妖艳,却多了一分清新。她小脸微红,目光低垂,不敢看公西承宇,适有一阵河风吹来,几缕发丝飘在脸上,她连忙用手拢住发丝,怕公西承宇看不清楚。

    公西承宇原本就不喜太过风骚的女子,见此女气质斯文清秀,心中喜欢,估计是这女子站得地段不好,所以才没让人选走。

    “那,那,你可愿意这个跟我…”

    “公子若愿意,那是小女福气。”那女子细声细气,还是不敢看公西承宇,对胡同方向一指“公子请走前面,我随在你后。”

    公西承宇边提灯走在前,此时纱灯渐渐熄灭。公西承宇担心女子看不清道路,把灯笼往后移,过一会觉得不便,就对女子道“灯笼太小,姑娘可与我并排走。”

    那女子赶上两步,轻轻道“假母说与客人并走是失礼,我还是跟着公子好。”

    公西承宇坚持道“我这里不讲究这些,姑娘可与我一并走,我们说说话。”

    女子迟疑片刻,走上前来,低头顺眉,略比公西承宇落在后一点。

    公西承宇对那女子问道“姑娘如何称呼,我还不知道,能否告知。”

    “公子可叫我公孙佩玖。”

    “名字很好听,我叫公西承宇,山东来的。”

    公孙佩玖终于抬头,奇怪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子,很少有客人会介绍自己。

    公西承宇正要继续说,脚下踢中一个小坎,一个趔趄。

    公孙佩玖连忙过来扶住,道“公子小心些,这街上有几处破损,前面胡同也还有两处。”

    温软的小手扶在手臂上,公西承宇心中一荡,胡乱道“你如何这么清楚。”

    那女子回答“我日日便在这里,自然知道。”

    话一说完,方觉不妥当,脸一红,头低下去。

公西承宇也知道自己问错,便不再说话,两人一会就走到街的中段。

 

    公西承宇加快脚步,带着公孙佩玖走过这段街道,到了离胡同口只有几十步远。这一段没有纱灯照明。昏黄的小灯笼摇摇晃晃,勉强能看清路面。

    公孙佩玖也快步跟在身边,走过这段,见左右无人,公西承宇停下对公孙佩玖问道:“佩玖姑娘,你好好的女子,若嫁一人家。过平常日子,也是好的,为何却到了这地方。”

    公孙佩玖停下脚步。沉默片刻,她碰到的客人无数,只有公西承宇一个人从她的角度为她想过。心中感动,突然有种想对他倾述的冲动,幽幽的回道:“小女就是扬州人,家中本有三兄妹,后来又有了一个弟弟,家里穷,爹妈说小弟来了,没有我的吃的,说给我找了个有饭吃的人家,八岁时我就被卖到了这里。在假母家日日便是做活,到十三四岁,假母就让我接客,到如今也是,只是不知最后又如何。还哪敢奢想那平常日子。”

    公孙佩玖说到后来,已带上呜咽。眼前这个男子虽然是才认识,却让她有一种亲切感,她第一次感到她不是一件货物。

    公西承宇听着她的讲述,突觉悲凉,心中欲念全消。他平日听人所说,这些青楼女子,几乎都是幼年就被卖入勾栏,全然不同于后世的妓女,她们没有任何权力和自由,所有收入都属于鸨母,鸨母只供给她们吃穿,只有一些名妓可以保留客人所给小费,即便是名妓,凑足赎身钱回归自由后,还是要依附男性,,普通妓女年老色衰后,更要被再次转卖。过百姓的平常日子,已是她们最简单而又无法实现的梦。

    这世上如公孙佩玖这样的境遇又何止千万,但公西承宇心中便如堵住了什么,说不出来,两人便又慢慢前行,一路无话。

    转眼到了公孙佩玖所在的胡同,那胡同口前挂着两个大灯笼,还有十多步远,就有人喊“佩玖姐儿有客了。”

    里面一声门响,一龟公举着火把出来,带着献媚的笑,对着公西承宇低头哈腰的道:“姐夫里边请。”

    公西承宇站着没动,龟公奇怪的看着他,其他客人到这里,都是急色鬼般忙着进屋,这人却好。

    公西承宇转过身,摸出一个约五两的银锭,放到公孙佩玖手上,对公孙佩玖道“我忽然记起明日还有要事,今日便不去了,你……”

    他本想说一些祝福,却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话来,伸手在公孙佩玖肩上拍拍,便要回头。

    公孙佩玖急忙拉住公西承宇一只手道“是否小女刚才的话扰了公子雅兴?若公子不喜公孙佩玖,院中还有一二姐妹,公孙佩玖岂可平白受公子恩惠。”焦急之间,眼中又流下泪水,她希望这个人能留下来。

    公西承宇摇摇头,此时他心中全无欲念,眼前女子的遭遇,让他觉得如同一个可怜的小妹妹,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和她过夜,他用手帮公孙佩玖搽掉脸上两颗泪珠,说道“我明日真有要事,若以后得空……还会来看你。”说着轻轻推掉公孙佩玖的手,掉头往客栈回去。

    那龟公等公西承宇一走,笑脸立马一收,上来一把抓过银两,对公孙佩玖道“既碰着个傻子,白给你银子了,还留他作甚。今日已晚,又有了银子,便当你接过客,若又象昨日般无客,便要将你一顿好打,明日饭也没有。”说完转身进了院子。

公孙佩玖仿若没有听到一样,只是呆呆看着公西承宇的背影没入黑暗,路上有打灯笼者经过时,又投射出公西承宇的身影,明亮之间,脸上又滑下几滴泪珠。

 

    公西承宇一路不敢回头,快步行走,身旁不时有男女相向经过。他走到客栈附近才停下脚步,街上纱灯全灭,前方一个茶铺中透出一点烛光,他心中烦闷,暂时不想回客栈,就在茶铺门外视线不及处站着,那茶铺中蜡烛也只剩下最后一点,三四十个还没等到客人的女子都集中到这里。

    这些女子正拼凑铜板,凑齐之后,跟茶博士又买来一截蜡烛,点燃后众人又坐下,等着看是否还有晚到的客人,若这节蜡烛点完还没有客人,她们便只有回去。

    “闲着无事,凤仪姐你又给我们唱个曲如何?”一个年轻些的女子笑道“凤仪姐以前可是秦淮花船出来的,唱得一口好曲。好多富家子都喜欢得紧。还争得打起来。”

    旁边女子纷纷起哄,那凤仪姐年纪已不轻,透过脸上的沧桑,还可以看到昔日的美人风采。她幽幽回道:“那又有何用,年少时贪你美貌罢了,如今还不是这副模样。”

    开头那女子又说:“今日都这般晚了,我们都无客,想来回去也不免一顿打,听凤仪姐唱个曲,也不枉了相识一场。”

    那凤仪叹口气,只好笑道“那我唱了你们可也要唱。”,众女答应后,凤仪姐清清嗓子唱起来。

   满朝欢  花隔铜壶,露[日希]金掌,都门十二清晓。帝里风光烂漫,偏爱春杪。烟轻昼永 ,引莺啭上林,鱼游灵沼。巷陌乍晴,香尘染惹,垂杨芳草。 因念秦楼彩凤,楚观朝云,往昔曾迷歌笑。别来岁久,偶忆盟重到。人面桃花,未知何处,但掩朱扉悄悄。尽日伫立无言,赢得凄凉怀抱。

    歌声悠悠,透着淡淡忧伤,到后来如怨如诉,一曲唱完之时,凤仪姐的尾音在宁静的夜色中缠绵婉转。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