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花魁陈湘  

2014-07-02 07:28:40|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魁陈湘

 

酒醋腰子,石头鱼,糊炒田鸡,青虾辣羹,酒醋蹄片生豆腐,清蒸蟹......一桌子丰盛的美食,配以醉仙居特酿的黄酒,还有哼着清平小调的美貌清倌人,该有的色香味都具备了。最重要的是,这桌上的人员不多,分量却是十分的沉重。

一番客套的引荐招呼之后,宇文圣哲和太史珵美分左右坐了尊贵席位,黄庭坚则谨慎的坐在了最下方的位置,离着两位汴州城的大人物隔了几个座次,说是设宴,其实一张大桌之上,只不过三人而已。

黄庭坚拘了一礼,面容淡定的回答道,“大人过奖了,黄庭坚偶然得了些不常有的灵感,纯属巧合,比起大人治民一方,造福社稷,黄庭坚愧不敢当。”

推杯换盏,美食脂膏,这时候有酒楼的老板敲门过来笑着抱歉说道,“大人,陈湘姑娘请来了,您看是否现在进来奉陪?”

宇文圣哲眼神微微亮了一下,连声说着让陈湘立刻入内。

黄庭坚眼前就是一亮。抱着琵琶进来的女子是位美艳女子,素色的衣衫,纤细柳腰摇曳着就进来对着三人道福行礼,“大人想要听哪首曲子呢?”陈湘樱唇轻启,声音极其的悦耳娇柔。

“珵美公,今日是你做东,理应由你开口才是啊!这位是微雨如酒的陈湘姑娘,我偶尔听闻了她的曲调,当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啊,珵美公不妨今日也可以品味一番人间佳音。”宇文圣哲笑着说道,还未听曲,脸上已经浮现了享受之色,语言之间极为推崇陈湘的样子。

“嗯...既然宇文大人都说陈湘姑娘曲调优美,我闻姑娘嗓音也确实是极美的。不如今日咱们来个新鲜的花样好了。听闻黄公子在汴州城竟然还有青楼探花郎的薄名,不如今日就由黄公子当场作下一首词曲,也由陈湘姑娘当场弹唱,这样可好?”太史珵美微微笑着说道。

太史珵美此举其实也是好奇黄庭坚的才华而已,他这几天一直就听闻了一些黄庭坚的事迹和诗词作品,到底这个人怎样,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还从未亲自了解过他的才华,甚至那艘小木船造出来之时,他也不在当。眼下借着这样的机会,自然是想见识见识如今满城传诵的探花郎是否真的能够如所说那般信手提笔作新词。

宇文圣哲一听,顿时也连声附和起来。两人一唱一和,黄庭坚顿时没了后路,面泛难色微微沉思起来。

此时,场上诸人的眼光就不由得都被吸引到了黄庭坚的身上了。

陈湘睁着一对水雾迷离的杏眼好奇盯着黄庭坚,她其实也只是耳闻明月楼中探花郎的流传,但是终究是没有见过他的面。此时见到他和城中两位重量级的人物同席,并且由太史珵美和宇文圣哲同时推举出来作词,自然是确认黄庭坚就是探花郎无疑了。其实陈湘此刻更加好奇的却是黄庭坚这个男子的故事。

黄庭坚沉吟了一会,忽然间轻轻击案一下,眼神一亮。

顿时间太史珵美,宇文圣哲异口同声的问道,“怎样,可是想到了?”

明眸善睐的陈湘也是微微期待的眼光闪了一下,不知道这位流传中的明月楼探花郎是否真的名副其实。

“献丑了!”黄庭坚微微笑了笑,然后移过一旁早已准备好的笔墨,执笔开始落字。

  蓦山溪?赠衡阳妓陈湘》鸳鸯翡翠,小小思珍偶。眉黛敛秋波,尽湖南、山明水秀。娉娉嫋嫋,恰似十三馀,春未透,花枝瘦,正是愁时候。寻花载酒,肯落谁人后。只恐远归来,绿成阴,青梅如豆。心期得处,每自不由人,长亭柳,君知否,千里犹回首?

秀气的字体莹莹而落,一副《蓦山溪?赠衡阳妓陈湘》顿时跃然纸上。

 

这一首词,墨迹未干,太史珵美就已经探首过来窥望,等到念通畅之后,这位知州大人顿时惊叹了一声,拍案连声称妙。太史珵美惊讶之下直接就将那张纸接了过去,然后开始念了起来,“心期得处,每自不由人,长亭柳,君知否,千里犹回首...

... 心期得处,每自不由人,长亭柳,君知否,千里犹回首...”陈湘听着太史珵美念出来的声音,也跟着樱唇轻启,细声念道。

当太史珵美念完,陈湘的脸上顿时充满了一种惊讶的神情,双眸当中不自觉的就充满了更多的好奇之色。

“黄公子大才啊!本官好歹也是科举入仕,却自认为黄公子这等文采实在是让宇文某人望尘莫及啊!大才啊...”宇文圣哲拍着桌子称赞道,然后举起酒杯恭喜太史珵美慧眼识英,府上得了这样的一位贤才。

太史珵美也是读过书的人,虽然文采不怎么样,但是念过两遍之后,也是明白了黄庭坚这首词理应是绝妙的好词,念起来囔囔上口不说,还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忧愁思绪散发了出来。当下就举起酒杯和宇文圣哲,黄庭坚一起满饮一杯。

推杯换盏,夸赞吹捧之间又是一番热烈的词语,话题却已经是宇文圣哲开始就着黄庭坚写下的这首词在做着点评,字字珠玑,也句句赞叹。宇文圣哲贵为一方知州,而且是天下富贵有名的长沙知州,于为人上面实在算不上古板,看他能够淡然的面对眼下这种诗酒笙歌美人奉陪的场合就知道宇文圣哲的圆滑程度早已经到了一个收放自如的地步了。

说完黄庭坚的词,宇文圣哲这才想起来一旁的陈湘还没开始唱曲。顿时带着期待的表情朝陈湘问道,“陈湘姑娘刚才可是答应了下来的,眼下可是能够将这首小曲当场哼唱了出来让我等享享耳福?”

陈湘抱着琵琶站起身来,微微折了折柔软的柳腰说道,“黄公子果然不愧是名满天下的探花郎,眼见为实,陈湘有幸今日亲眼得见公子新词问世,佩服之至。小女子唱的若有不入耳之处,还望海涵...

陈湘说完,青葱细指拨动着琵琶。她的技艺高超,有种珠玉之声铃啷作响,陈湘就和着琵琶之声的间隙轻启了自己的红唇,美妙的声音瞬间飘了出来。

琵琶之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陈湘嗓音清脆空灵,却又带了一些幽咽的情感。黄庭坚不禁沉浸在了这带了些凄婉伤感的声音当中。

陈湘的声音果然婉转多变,娇柔和凄凉伤感之间的转折细腻,却不会让人觉得哭哭啼啼的难听。

一曲《蓦山溪?赠衡阳妓陈湘》唱罢,陈湘还在挑动着琵琶弦,她又再换了一种曲调风格再唱了一遍,却又是别的一种唯美的月下女子单相思一般的感触。

曲罢,场上的气氛微微顿了一下,然后宇文圣哲才猛然击掌称妙,太史珵美也仿似才从美妙的音符当中醒悟过来。

“妙啊!妙...好词,好曲,今日能与珵美公一起享受这等气氛,当真是大妙啊!哈哈...”宇文圣哲哈哈大笑着说道。

太史珵美也是笑着称赞起来,他是头一次听到陈湘的声音倒是真的,有些被震撼的感觉。

这一顿晚宴,约莫吃了有一个时辰左右。这一顿酒宴,谁是主谁是客,其实模糊得很。

 喝到后来,宇文圣哲和太史珵美竟都微微有些醉意才道别散场,脸上的喜悦之色溢于言表。 

 

夜色阴沉,半空却悬着一轮银月,给大地蒙上了一层婉约的光辉,长沙城沐浴在这样的月光下,依旧一派繁华的景象。有扛着插满冰糖葫芦串棒槌的贩子最后吆喝了几声,想着最后卖完仅剩的几串冰糖葫芦就回家吃自家娘子留好的饭菜,远处的天空甚至有些晕红之色,看方向是在湘江边上那一带红粉之地。相对于这些热闹,街道两旁的店铺反倒是关门打烊,只剩下店铺外偶尔有一两盏昏暗的灯笼内亮着昏黄的灯光。

黄庭坚不知道的是,就在这样的夜色上,酒楼中,青楼画舫之上,谈论的中心人物和话题都在围绕着他。若说从前,明月楼探花郎的名头只是在常去青楼妓院的风流士子中间流传的话,那么从这个夜晚开始,整座长沙城都在讨论着关于这位被太史珵美以先生之礼请进王府的事情。

 

第二天

迎着熹微的晨光,长沙城的繁华翻开新一天的画卷。城中客栈烛火未熄,贩夫走卒的叫卖声已经渐次响起,赶早吃早茶的人碰面相互的招呼声,挑着新鲜水灵蔬菜的菜农叫卖声,铁匠开门,布店上货......在嘈杂声中证明着这座城市的繁华,这就是长沙。

“嘿,你们谁听说了吗?微雨如酒中的那位探花郎昨夜又作出了什么样的好诗词啊?”

赵记早茶馆突然有人发声询问,然后便如同一石激起千重浪,陆陆续续有人来了闲聊的兴趣。

“是啊,赵兄你听说了吗?那位探花郎可厉害了,听说一日一首绝不重复,首首诗词都被奉为绝笔之作啊!”

“可不是,我也是近日才从我家娘子的口中得知啊,现在这探花郎恐怕文名满长沙啊。”

“这可就得问王兄了,王兄昨日听说在微雨如酒中和几个好友一同饮酒作诗为乐呢!”

“哎哟,饮酒还能说得过去,成美兄可别再提什么吟诗了,我本来还不信和美兄的话,昨日和几位好友想去微雨如酒中试探一番,谁知道那位探花郎的面没能见得,早有一幅好词悬挂在了微雨如酒的楼牌上了,唉...我都不忍说了!”一名身穿皂色长衫的年轻男子叹气连连,脸色看上去还有些浮白憔悴,看来肯定是昨夜宿醉刚醒就起来吃早茶。

“真的有新作啊!王兄说说嘛,也让在场的诸位鉴赏鉴赏啊。”被称为成美,身穿杏黄色华服的公子哥起哄说道。

“对啊,子和你就说出来嘛,也好让我们这些没钱进微雨如酒的长长见识啊。”

“说嘛...

几个赶早的人顿时都来了兴趣,纷纷怂恿着这名为子和的年轻人说出来。

 

“那我可就说了啊,你们听着,哼.......”子和润了润嗓子,然后开始放声吟颂出来:《 蓦山溪?赠衡阳妓陈湘》鸳鸯翡翠,小小思珍偶。眉黛敛秋波,尽湖南、山明水秀。娉娉嫋嫋,恰似十三馀,春未透,花枝瘦,正是愁时候。寻花载酒,肯落谁人后。只恐远归来,绿成阴,青梅如豆。心期得处,每自不由人,长亭柳,君知否,千里犹回首?

 

静!

等到子和吟完周围已经陷入了绝对的安静当中,就连跑堂的小二都眉思紧锁着心中翻念一遍!

“妙啊!”突然有人重重的拍着桌子称好,震得桌上的茶水都差点跳出杯外,也打破了这沉静的氛围,“果然是才气无双啊。”

“是啊,好词啊!”

“好词,了不得啊!”

“这位探花郎果然是才气惊人啊,只是我听说他刚进入长沙的那一日还差点因为打扮怪异,语音奇特,差点被城卫拒之城外啊。”有人出声疑惑。

“是啊,可不是吗?听说幸好太史珵美大人回城碰到这桩事,才托了个好,让城卫放行,没想到啊,这一放行竟然是帮微雨如酒招来了一个一作百金的探花郎啊!这探花郎也真是幸运啊!”

“唉,可不单单是幸运啊,若有这诗才,别说长沙城了,咱们整个大宋朝的任何城市,他也大可去得啊。听说咱们当朝的苏轼大人,如今官拜当朝一品,权满天下,门生无数,若是咱城中这位探花郎的才名传播到长沙城中那位苏大人的耳中,只怕未来不可限量啊!”

 

“啧啧...

赵记早茶馆的这一个清晨又在几位城中喜好谈论八卦的骚人食客的议论纷纷当中过去了,城中的热闹繁杂也渐渐变得愈发喧嚣起来,三十六行打开门做生意,三教九流在各自的领域活动开来,摆摊挑担的货郎各自为自己的商品卖起了吆喝,私塾书院中传来朗朗而又韵律的儿郎念书声,偶尔有些顽皮的小孩在街头打闹玩耍。

 

辰时末,黄庭坚缓缓从地席上醒转,眼未睁开就先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然后打着哈欠睁开眼睛,入眼就是一道极美的背影印入眼帘。他顿时清醒过来!

“黄公子醒了,巧儿已经送来了洗漱的清水和用品,奴家伺候公子洗漱吧!”靠窗的女子转过身,一张极娇嫩美丽的鸭蛋脸就展现在了黄庭坚的视线。

“这些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吧,陈湘姑娘起得好早啊。”黄庭坚拿过桌上的牙刷子沾了些牙粉开始对着秽-物盆刷起牙来。

“还早呢?都已经辰时末了呢。公子总是喜欢开玩笑。”陈湘看着黄庭坚放下手中的牙刷子,嘴边还有一些泡沫儿,轻轻拿起布巾帮黄庭坚擦了去,就这一个细微的动作,掀起香风阵阵萦绕在黄庭坚的鼻端。

黄庭坚心下大为受用,不过还是赶忙抓住了陈湘的手,拿过她手上的布巾笑道,“嘿嘿,我自己来...自己来。”说罢一张脸进入清水盆中,然后再抬起来,用布巾沾了水在拧干,擦干净了脸上这才呼了口气。

“公子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是奴家的身世让公子感到厌恶吗?”陈湘娇嫩的脸蛋上一对明亮的眸子中带着幽幽的哀怨说道。

“胡思乱想什么?”

“难道不是么,城中现在人人都知道公子是赫赫有名的探花郎,可是公子昨夜进入这微雨如酒之后选择了奴家这座小烟居,初时奴家还颇为欣喜,以为公子是对奴家有意呢。可是公子却睡在地席上,和陈湘以礼相待。这不是嫌弃陈湘又是什么?”女子漂亮的眸子中雾气升腾,眼看就要掉下泪珠子。

黄庭坚连忙陪着笑脸无奈说道,“陈湘姑娘可不要再说这话了,庭坚只是感觉自身现在都寄居在这青楼之中无一房片瓦的,哪有心思考虑儿女情场之事。姑娘不要再妄自轻贱了自己,以你的容貌,庭坚说不动心是假的,但这动心发乎心止乎礼,还并未到男女之情。陈湘姑娘莫怪!”

“是这样吗?那公子为何昨夜陈湘这简陋偏僻的小烟居呢,我还当公子是.......”说到这里,陈湘姑娘的两颊飞上两抹红云,话未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就是因为这小烟居安静素雅,一推开窗就能看到湘江上的风景,所以我才选了这里住下了,难道陈湘姑娘不觉得每日早上起来能够看到窗外湘江边上的人物风情是件很愉悦的事情么?”黄庭坚嘴上说着,心中想得却是,你哪知道陈湘那个院子热闹是热闹,但是反而像是临街房,让人难以安静。

“早上的风景是不错,可是公子今日起得很晚呀!”陈湘忍不住轻笑了着说道,心中的疑虑释去,脸色重新变得明艳起来。

“呃....”黄庭坚顿时无言。

“公子今日想要做些什么呢?难道还想要奴家给公子讲些无聊的日常常事么?”陈湘见黄庭坚尴尬,连忙转了话题问道,语气中赫然充满了不耐,也不知道这位才气惊人的黄公子为什么偏偏喜欢听她讲些在常人眼中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那好吧,今日就不讲这些无聊的事情。”黄庭坚大手一挥,在陈湘开心的神色中立刻又接着说道,“我今日出去这长沙城转转,”

“那陈湘和巧儿陪公子一起吧。”陈湘期盼的问道。

“还是我一个人吧,我就随便逛逛就回来了,不然等会你跟巧儿都跟着我出去了,宝妈还以为我拐着微雨如酒的花魁娘子走了呢!”黄庭坚笑了笑婉拒。暗念,开玩笑,出门带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怎么逛街也不会自在啊。

“那好吧,公子一会早去早回,多带些银钱,看到可心的东西,可以多买一些!”陈湘扁了扁娇嫩的嘴唇,不满的说道。

等到黄庭坚走出小烟居,赵陈湘趴在面江的窗户上迷乱的出神,久久才呢喃了一声。

 

街头遇酒徒

信步游走在长沙繁华的街市当中,真实的繁华入耳,黄庭坚仿如隔世。不同于前世的挂羊头卖狗肉崇尚包装和夸张的广告。黄庭坚能够看到街边的商铺一般都是卖什么商品就挂出什么招幌,布店门前的布匹,铁匠铺门外的铁器,肉摊钩上的新鲜肉类,笔行正中悬挂的上好之毫...

 

黄庭坚正出神的走在街头,突然发现周围全部用惊恐的眼神望着自己,回过神来耳中顿时传来了马蹄声和怒喝声,“兀那小子,还不快快让道,休了你的命!”

黄庭坚迅速回头,然后看到了一头高头大马朝着自己奔来,来不及反应,马首已经尽在眼前,眼看就是一场横祸。

黄庭坚突然感觉身子一轻,一股酒味入鼻,身子轻巧的飘了出去。

待到明白过来,这才发现一骑一人已经纵马消失在了街市之中,自己是被一个满身酒气的酒徒所救,看着身边醉眼惺忪却能够在紧急关头救了一命的白衫汉子作揖谢道,“多谢壮士出手救命之恩。”

“唉,书生不用客气,若是真要谢,不如请咱家喝碗好酒才是实在,哈哈哈...”白衫汉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不羁的说道。

“理当如此,不如就请大哥找家好酒铺,我陪大哥喝几杯。”黄庭坚脸上露出真诚的神色说道。

“要得!前面不远处就是白家的酒铺子了,走,我带你去喝上几盅...”说罢白衫汉子抬腿就走。

只见边上的有些人似是对着醉酒汉子颇为熟识,指指点点的说些什么,黄庭坚听不真切,但是隐约能够听到“酒鬼”“可惜”等叹息之词...

果然走不远便看到了一家不大的酒铺,门口矗着一只庞大的酒缸,上面贴着一张写着大大酒字的红纸。黄庭坚随着白衫汉子还未走到门口,店门口就有一个老汉一笑就露出一口黄牙打着招呼道,“赵免,今日不会又是来喝赊账酒的吧?”

“白老爹,你也忒小看某了,瞧!今日这位小哥请客呢,你放心吧,酒钱不少了你的。” 白衫汉子大大咧咧的挥了挥手道,“白老爹,上好的杏花村先上两坛!”

 

“嘿嘿, 晁尧民,人家请客,你也不害臊就做主了。”白老爹犹豫着嘿嘿说道,脸上询问的表情看向黄庭坚,瞅着就是一个贼jīng的老板。

 “放心吧,白老爹,今日郭大哥爱喝多少就是多少,以前的酒钱我也一并给大哥清了就是,这一锭银子够不够?”说罢,黄庭坚送怀中取出一锭大概五两的白银放在桌上。

“唉呀!够了够了,晁尧民不过欠了小店二两多一点呢,小店也经不起太大数目的赊欠,您瞧,我这还得给您找钱不是!”白老爹看到桌上的白银,立刻眼放光芒的拿起来咬了咬,然后一张脸笑成了菊花。

“算了,剩下的就记在账上供郭大哥以后喝酒的花销吧。”黄庭坚笑了笑阻止了白老爹找钱的意思,不过看样子,白老爹好像并不是很情愿找钱的样子,听到黄庭坚这么一说,顿时笑得脸上的褶子更加的浓密了。

“我说,老白头,你到底还上不上酒了?”许久不上酒,晁尧民已经颇为不耐烦起来。

“好嘞!翠花,上好酒了咯---”一声高昂的呼声从白老爹的口中喊出,然后就听到了店铺里间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回应,“好嘞!”

不一会,一个身着翠绿衣衫的清秀小姑娘抱着两坛红泥封口的酒坛子走了出来,然后走到黄庭坚这一桌前,将坛子放下,说道,“两位客官慢用,需不需要我为两位去割点熟牛肉下酒。”

“好的。”黄庭坚一愣之后才明白酒铺是没有下酒菜的,这才赶忙又掏出了一锭银子放到小姑娘翠花细嫩的小手上。

“哈哈...翠花你这小妮子,你当我不知道你想趁着割熟牛肉自己落点银钱啊?去吧...”晁尧民大大的调笑了一把,然后让她去了,临走前翠花小姑娘还娇嗔了一声在晁尧民的胳膊上重重的扭了一下。晁尧民也没跟这小姑娘计较!

“兄弟不像是本地人啊,不知道方便告诉哥哥你的老家何处啊?”晁尧民拍开酒坛的封口,一边往黄庭坚的碗中倒着酒一边抬着半醉的眼问道。

“小弟黄庭坚,庐州人士,因为和朋友失散,所以流落到这长沙城了。”黄庭坚说出早已想好的说辞。

“难怪听小兄弟的口音奇特呢,既然是这样,小兄弟在城中如今谋了差事没啊?”

“还没,尚在思虑当中。”

“这样嘛,如果你信得过我郭某人,不妨说说兄弟擅长什么,我给兄弟你介绍份差事好了,虽然我见兄弟不缺钱财,不过这样下去终有一日像我郭某人这样坐吃山空啊!哈哈...说出来不怕黄兄弟笑话,某家从前也是能人,能上阵杀敌,谁想到这战事结束了,如今英雄没了用武之地,某家拿着那份退伍的饷钱也终于全部花光在了这酒坛之中啊。来,干一碗!”说罢晁尧民举着酒碗和黄庭坚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看得黄庭坚一阵咂舌,不过好在这酒的度数不高,黄庭坚勉强一口也干下一碗。

 

不过在喝完第一碗之后,黄庭坚赶忙阻止晁尧民就要端起第二碗的趋势说道,“不瞒兄长笑话,小弟如今身无所长,只会那么一两句突入而来的诗词而已。”

黄庭坚说完,那个绿衫小姑娘翠花提着一大包熟牛肉走了进来放在桌上,然后将找过的碎银钱也放在桌上说道,“这位公子数一数,牛肉半两银子,这里是一两半的碎银。”

“谢谢小姑娘了,银钱就不用找了,都记着郭大哥头上吧,下次郭大哥再来喝酒,也好留个下酒菜的钱!”黄庭坚笑了笑,又是将一两半的碎银钱推入了翠花小姑娘的手中。

“那好吧!”小姑娘也不扭捏,拿了银钱就兴冲冲的走向里间了,白老爹兀自坐在店门口的木椅上候着来往的酒客。

 

黄庭坚招呼着晁尧民吃点牛肉,不要光顾着喝酒。

“兄弟不是说会吟诗么?我看跟兄弟也颇为投缘,不如兄弟今日就在此间作下几句诗词助助酒兴?”晁尧民抓起大块的茴香牛肉塞进嘴巴,突然提议道。

 

“呃...”黄庭坚脸泛难色。

“难道黄兄弟不愿意同我这粗人吟诗助酒?”晁尧民看着黄庭坚一脸愁容微微耸眉。

“那倒不是,容我想想...容我想想...有了!”黄庭坚脸色肃然。

 

听到黄庭坚说有了,晁尧民赶紧端起酒碗,准备就着黄庭坚一会的吟诗一边饮酒,就连门口的白老爹也悄悄的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听这位晁尧民带来的酒客能够吟出什么样的诗作。

 

黄庭坚装模做样的咳了两嗓子,然后放声吟道,“八音歌赠晁尧民

金荷酌美酒,夫子莫留残。

石有补天材,虎豹守九关。

丝窠将柳花,入户扑衣冠。

竹风摇永日,思与子盘桓。

匏瓜岂无匹,自古同心难。

革急而韦缓,只在揉化间。

木桃终报汝,药石理予颜。

 

“谢兄弟赠诗”晁尧民道,“昔汪伦因为有了李谪仙一首赠汪伦而世人知,我晁尧民怕是也要兄弟一起流传千古了。

“雕虫小技,兄弟过奖了。”黄庭坚笑道。心里却是非常高兴。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