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绿滑春水子石砚  

2014-08-20 23:45:10|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绿滑春水子石砚  作者:米胜光

 

“米大人,各位请我到后园一游。”江酒鬼并没有因为喝不到特别的酒而败兴。

后花园中,却是相当的清凉宜人。其中大半的功劳,要归于花园里的一个小湖,湖水晶莹透彻、湖面莲叶田田,斑驳的倒影着湖心的小亭。那池中荷花初放,江酒鬼喜道:“池中莲花,攥红拳打谁?”顺着他的目光,众人看到一枝含苞欲放的荷花。

江酒鬼沉呤许久,没有言语,公孙娇玉看到他的窘态,略一思索,便答微微一笑道:“水上荷叶,伸绿掌要啥?

江酒鬼笑道:“好好好,娇玉姑娘端的好文彩。”

公孙娇玉羞涩一笑,转脸看向别处,不经意意间见那墙下两株花木一尺来高,花茎平滑,被有白粉,叶灰绿色,呈长椭圆形,不由问道:“大人这是什么花呀?”

米元章笑道:“此花唤做鼓子花。”

那公孙娇玉惊讶道:“鼓子花?老爷识得此花?”

米元章叹道:“昔日黄州知府王禹偁王大人曾有诗云:忆昔西都看牡丹,稍无颜色使心阑。而今寂寞山城里,鼓子花看亦喜欢。王黄州所言便是此花了。”

“这王禹偁为人正直,历经宋太祖、宋太宗、宋真宗三帝,却三遭贬谪,终死于黄州,后人又称之为‘王黄州’”江酒鬼道,“我因敬佩他,便在这园中种了这花。”

 

一行几人边走边聊,走不多远,隐约听到潺潺流水之声,抬眼望去,假山之后,楼阁起伏。绕过假山,便见道那长长廊道,廊道尽头,有三层阁楼。这头却是一八角亭子,画栋雕梁,两柱左边上书着:“绿杨烟外晓寒轻,”,右边却空着,亭匾上书有“晚照亭”三字。

“这词句竟出自前宋尚书之《木兰化春景》!这字迹也似从其临摹出来。”江酒鬼在旁引道,米元章凝视亭柱,轻声道。

江酒鬼面有喜色,道:“此正是前翰林大学士、工部尚书宋祁宋大人手迹。”

米元章惊道:“宋大人曾至此否?”

江酒鬼摇头道:“非也。此乃小人从京城友人处索取而来。只可惜小人不曾见得宋大人真颜。”

“这书虽得宋大人笔意,然终不是原创。”米元章道。

“大人何以得知。”南门通判疑惑道。

“米大人真神人了,十年前,闻得宋大人故去,余伤心不已,深以为憾,故建成此亭,邀得能人临摹此句,裱于亭间。” 江酒鬼奇道。

“那如何只有上联?”公孙娇玉疑惑道。

“那下联因为不曾有字临摹,所以只好空着。”江酒鬼无不遗憾道。

说完江酒鬼引米元章三人上得亭来,米元章等人依次坐下。却见那亭前一池,池水清澈见底,大小鱼儿来往穿梭。池边有数株花树,满枝鲜花,悦目喜人,只见一朵残花凋落入水,引得众鱼争相夺取,泛起阵阵涟漪。米元章猛见得那池旁水底中有一黑物,似是石头,却又不似,不知是何物。

米元章正思索间,那江酒鬼见状,笑道:“米大人今日得缘相会,真是三生有幸。前些日子小人偶吟得一句,乃是咏竹,还请米大人指点。”

米元章道:“江兄客气,米某洗耳恭听。”江酒鬼道:“米大人且听,诗云:叶攒千口剑,茎耸万条枪。”

米元章微笑,却不言语。

江酒鬼见状,颇为得意道:“米大人以为此句如何?”

米元章笑道:“果然是千古绝句,只是此竹叶似少了许多。”

江酒鬼不解其意。

米元章笑道:“诗中十竹方生一叶,岂非少了许多?”

江酒鬼干笑两声,道:“大人果是名士高人,江某献丑了。”

米元章道:“江兄不必过谦,有如此雅兴亦为难得。”

 

“展开来。”江酒鬼向春哥儿喝道。春哥儿便把画帛展了开来。

那是一幅画着秋天的枫叶,画中一人负手赏秋,形容飘逸,仿佛神仙中人。画的左上角题着两句小诗:“谁染枫叶醉,红叶舞秋风。”

这画显然是极品,意境十足,米元章轻轻地吟哦着,恍然间自己仿佛成了画中人一般,米元章笑道:“这画当真不错,形神俱像。”

“好一个形神俱像。”江酒鬼大笑道,“米人这画还未取名呢,还请米大人帮忙?”

“谁染枫叶醉,红叶舞秋风。”公孙娇玉轻轻地吟着。

公孙娇玉的轻吟,触发了米元章的灵感,米元章哈哈大笑对着江酒鬼道,“江兄,我想到了名字,不知道是否合你的意?”

江酒鬼微惊,轻笑地道:“米大人请说。”

“就叫秋山枫叶图如何?”米元章笑道。

“秋山枫叶图——”江酒鬼轻念了几遍,顿时手舞足蹈:“米大人果然高才,就叫秋山枫叶图。”

  “春水船如天上坐,秋山人在画中行。” 南门正则大声地吟哦着,“不错,真的不错。

 

小人久闻米大人书法高妙,可否赏与小人只词片句,小人定雇良匠撰刻于这晚照亭碑之上?”品茗之后,江酒鬼道。

米元章摆手道:“米某之字,东涂西抹、春蚓秋蛇,焉敢于宋尚书面前班门弄斧?”江酒鬼再三恳求,米元章只是不肯。

“江老爷,要请我家老爷墨宝,你给多少润笔呀。”江酒鬼无奈,正等作罢,公孙娇玉笑问道。

“原来是润笔的问题,这个好说。”江酒鬼笑道,“呈上我的子石砚来。”

“小的这就去拿。”春哥儿应道。

不多时,春哥儿便一手端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块砚台,另一只手却提了一桶水,上面放了一个面盆。

“这就是传说中名贵的“子石砚”吗”公孙娇玉望了那砚台一眼问道。

江酒鬼正待答话。

“这是一方的“子石砚”。米元章笑道。

“米大人如何得知?”江酒鬼奇道。

“昔宋欧阳修《砚谱》云:“端石出端溪,色理莹润,本以子石为上。子石者,在大石中生,盖石精也。而流俗传讹,遂以紫石为上。”今人端砚仍以“紫石”为上品,却原来是同音的“子石”之讹误,且从宋代开始就以讹传讹了。但也难怪,“子石”中确有不少“紫石”。米元章缓缓道。

“如此说来,这方砚台当真是很名贵的了。”南门正则插话道。

“端砚位列中国四大名砚之首,而子石砚由上等端石精制,为端砚之极品,向来为文人与藏家魂牵梦绕之珍玩。”米元章笑道。

“此砚名绿滑春水子石砚,此砚砚面紫,砚背绿,光洁润泽,如婴儿皮肤一般,一上手便百玩不厌。”江酒鬼笑道。

“能借我一观吗?”米元章问道。

“米大人,请!”江酒鬼道。

米元章便倒了水,净了手,从春哥儿手中的托盘中接过那一方绿滑春水子石砚,观赏起来,便见那砚台砚面有人蛇图案,砚背青绿山水画,上面的一段铭文曰“亦绿亦紫,亦柔亦坚,亦朴亦妍,亦人亦天”。

“端的是一方好砚。”米元章赞道。

“米大人,何不为这砚台赋诗一首,以志纪念?”南门正则提议道。

“笔墨侍候。”米元章大声道。

春那哥儿立马取来湖笔与徽墨,公孙娇玉,净了手便在那绿滑春水子石砚中磨起墨来。

一柱香功夫,墨很快磨好了

     米元章端详那绿滑春水子石砚片刻,便一挥而就:

《绿滑春水子石砚》

石家有儿玉含晶,嘘为云气吸为晴。

纯精鬼器不忍听,白鹅黄庭流千名。

 

“好诗。”南门正则首先赞道。

“真是的一首好诗”公孙娇玉也赞道。

“好马配好鞍,这首诗配此绿滑春水子石砚端的也是名至如归了。”江酒鬼亦赞道。

“不敢当,不敢当。”米元章见三人齐声赞扬,也是脸上一喜道。

“米大人,在下有个不请之请。”江酒鬼道。

“江兄,请说。”米元章此时心情大好。

“请米大人,给右边柱的上对句补上如何?”

“哈哈,江兄,你这算是找对了人。”米元章大笑道,“这世间除了我恐怕没有人能完成此事了。”

米元章说完,对着左边的联句看了又看,便在右边的柱下挥笔写下“红杏枝头春意闹。”

那字迹与左边柱子上的字迹简直一模一样。

“这怎么可能。”江酒鬼奇道,“简直就是宋尚书本人所书。”

“真的是一般无二。”南门正则赞道。

“老爷,莫非你会法术?”公孙娇玉奇道。

“法术倒是不会,不过本大人可是当今圣上亲封的临贴王。”米元章笑道。

“老爷,真有此事?”公孙娇玉奇道。

“还骗你不成?”米元章边说边从怀中掏出一块黄娟展开了,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临贴之王,旁边还有当今圣上的玉玺。

“原来米大人是当今圣上亲封的临贴王,江某倒是失敬了。”江酒鬼道。

“春哥儿,把这绿滑春水子石砚装好后,明日让米大人带回去。”顿了一下,江酒鬼吩咐道。

“如此重的厚礼,元章可不敢收。”米元章推辞道。

“收得,收得,”江酒鬼道,“一则十年前,我修此亭时,曾立下誓愿,如谁能书写好下联,并与上联字迹一般无二,便以这绿滑春水子石砚相赠,以为润笔。二则米大人方才为这砚写了砚诗,这砚也只有米大人这等雅士配拥有呀,三则宝剑赠英雄,好砚赠方家,这砚能随临贴之王,也是物得其所了。”

“既如此,元章却之不恭了。”米元章大喜道。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