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太湖春  

2014-08-26 11:07:47|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书画学博士——第八十五回  太湖春  作者:米胜光

 

长亭驿道,青山绿水,好一番江南水乡胜景。

那长亭前有两株古槐树,枝叶繁茂,树下站立一名男子,约莫三十四五岁,青巾蓝衫,面容冷淡,眺望远方,似有所思。驿道路上,行商走客,南来北往,熙熙攘攘。水道之上,官船货舟,顺流逆水,匆匆悠悠。那蓝衫男子忽仰起头来,眯着眼睛看那青天白云,低声幽然长叹。

古槐后侧、长亭之内,一干官吏商贾或立或坐,满面春风,谈笑风生。其后不远处停放着数顶官轿,几株樟树身系着马匹。

但见亭内走出来一人,约莫四十开外,身着官服,神情昂然,近得蓝衫者旁,收去得意之情,低下头来,垂手立于一侧。那蓝衫者有如木雕泥塑一般,一动不动,并不望他。

不多时,自亭内又出来一人,此人身矮体胖,一脸肥肉,大腹便便,身着上等苏绣精缎制做的长袍,快步过来,见着那官员,满面堆笑,道:“等了这多时辰,怎的还不见身影?莫非又因事耽搁了不成?”

那蓝衫者扭过头来,淡然一瞥,并不说话。

那先前从亭中走出来的那人闻听,忽冷笑一声,淡然道:“王大掌柜若有急事,可先行一步。想那米元章,不过一博士,怎劳朱大掌柜大驾前来?如若因此走了买卖,失去那白花花的银两,岂不可惜?”

这商贾姓王,名玉锵,乃湖州一大巨贾。原来湖州一地,与苏州、杭州一般,盛产丝绸。王玉锵袭了祖业,做那绸缎生意,日渐势大,那湖州一地绸缎买卖,他一人便占得一半。

王玉锵一语被抢白,顿时语塞,只是憨笑。

王玉锵笑过之后,又道:“许员外言过了。王某虽是白丁俗客,却也依附文雅。常言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王某生性迟钝愚笨,不曾习得圣贤书,未能谋求功名,此人生憾事也。今有当世书狂米元章米博士移驾湖州,王某若能求得一见,何其幸哉。那区区些银两又算得甚么?”

那许员外闻听,又冷笑一声,道:“好一个当世书狂!不想朱大掌柜对这米元章竟如此推崇!可惜这米元章自恃才高,傲世轻物,目中无人。如此之人,朱大掌柜竟仰若晨星,以为圣贤……”

话未说完,却见那蓝衫者冷脸哼了声,不再言语。

那许员外直冲王玉锵挥袖,示意他退闪回亭去。王玉锵退后几步,很是尴尬。那许员外趁势低声道:“赵大人,前去探讯的衙役尚未归回,兴许还有些时辰,不如先在亭中喝杯茶水,歇息歇息,慢慢等侯。”

那被称作赵大人的蓝衫者淡然道:“许员外若觉劳累,可自回亭中歇息。”言罢,抬步向前走去。那许员外呆望那蓝衫者身影,跟不是,退亦不是,甚是尴尬。

那蓝衫者非是他人,乃此地县令赵怀善。

 

不多时,米元章施施然来了。清茗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赵怀善过来,指着这胖子,笑道:“米博士,此乃是我湖州丝绸业主王玉锵。”又指着另一人,道:“此乃是湖州大户许半江,李博士表弟。”二人满面笑容,连连点头。

米元章客套道:“久仰久仰。”王玉锵满面堆笑道:“米博士之名,普天之下,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我等闻声相思,只恨无缘以见。

赵怀善亦笑道:“米博士到我湖州,我湖州百姓无不欢天喜地,夹道相迎。我等草民,无有他求,只求米博士赏脸,与我湖州百姓同乐。”

王玉锵、许半江连声附和。米元章听了这阿谀奉承之辞,便笑道:“赵大人、王掌柜、许员外,三位客气了。

“请博士上轿。”王玉锵回身一挥手,四名轿夫抬着一顶大轿过来。

米元章摆手谢绝,道:“米某初到湖州,于湖州一情一景,甚是清新。还是步行为妙。朱爷可否伴米某同行?”

王玉锵满面堆笑,道:“小的能与博士同行,实乃人生之大幸也!”米元章淡然一笑,道:“朱掌柜言过其实了。”

见米元章步行,赵怀善也只好弃了官轿步行。

 

行不多时,王玉锵手指前方,笑道:“到了到了。博士请看,前方便是‘太湖春’。”米元章看去,好大一家酒楼,豪牛气派,高悬着金晃晃一块匾额,上有行体“太湖春”三字,有如斗大。楼前早已站立甚多人,众人齐拥上来,笑容可掬,拱手相迎。

米元章微微一笑,拱手还礼。赵怀善于一旁作引介:通判牛三强、湖州船坞主吕一心、刘记货栈掌柜刘万富、湖州风流才子任我行、“太湖春”掌柜周树声等等。

见过之后,众人簇拥米元章入得酒楼。入得大门,穿过一花庭,而后上得楼阁。米元章暗暗叫奇:偌大一个酒家,怎的未见一个食客?忽而醒悟:定是这些富绅豪贾为我包揽此楼生意,真可谓用心良苦。心中苦笑道:如此谄媚奉承,实在令人汗颜。

上得楼阁雅间,正中摆设着一周偌大宴桌,桌上早已堆满果品佳肴。雅间四角站立四个年轻美貌的侍女。环顾两壁,悬有长卷字画,其中一幅竟似是颜公真迹,米元章细看,淡然一笑。楼阁外是栏廊,凭栏远眺,龙溪有如玉带,时隐时现,甚是壮观。米元章正为湖州胜景感慨之际,忽见王玉锵与尤壬玉窃窃私语,面有急色,而后悄身下楼而去。

不多时,王玉锵上得阁楼,与赵怀善私语一番。赵怀善满面堆笑,至米元章身侧,道:“博士,请入座吧。”众人附和,拥米元章坐了上座,牛三强、赵怀善依米元章坐了下方,他等依次而坐。风流才子何固坐在未位,面无笑容。米元章右侧却空余一座,似是为某人而留。

赵怀善立在桌旁,笑道:“博士,还有一人未到,是否再稍等片刻?”

通判牛三强笑道:“不知是何人?面子如此之大,竟使得米博士等候。”

赵怀善陪笑道:“说及此人,在座诸位除米博士外,无人不知,哪个不识。非是他人,乃是我湖州第一美人。”

众人皆笑道:“原来是他。赵大人想得恁的周到。”

 

赵怀善急忙为米元章解释,道:“博士有所不知,这女子乃是湖州名伎中的才女,姓司空,名司空雅娴。”

米元章笑道:“司空雅娴好名字。”

赵怀善笑道:“或是如此。这司空雅娴小姐非但人美,人更美乃是江南乐府院数一数二的角儿,年芳二九,甚是俏丽,明眸皓齿,柔枝嫩条,若言他天姿国色亦毫不为过。尤其是那歌舞弹唱、琴棋书画、吟诗作赋,美妙绝伦。这等才色佳人,不知有多少相公才子、富商豪贾趋之若骛?休说是在我湖州,便是在那苏、杭,司空雅娴小姐亦颇有些名气。”

 

米元章笑道;“如此名伎,若不想见,岂非痴人。” 赵怀善笑道:“米博士所言极是。那司空雅娴小姐可非等闲女子,非但才色双绝,为人甚是清高,风尘中竟冰清玉洁,守身如玉,引得无数风流老爷情迷意荡。小的曾闻,有人愿出百金为之赎身而不得。”

米元章惊叹道:“若真如此,可谓难能可贵。”

众人说及湖州第一美人,个个眉飞色舞,乐不可支。忽然,楼梯处传来咚咚之声,众人都笑道:“来了,来了。”

米元章细听那声,微微一笑。那何固忽的站立起来,冲着门口望去,颇有些激动。进来之人却非司空雅娴小姐,而是酒楼掌柜尤壬玉。

他站在门口,望着王玉锵。王玉锵会意,起身过去。二人退出雅间,窃窃私语,似在商议甚么。俄而,王玉锵转身进来,满面堆笑,歉意道:“米博士、赵大人、牛博士,适才江南乐府主人曹沧衡曹爷捎急信过来,那司空雅娴小姐因故不能赴宴。万望诸位博士及各位爷见谅。曹爷为不扫今日之兴,特遣乐府两名上等行首前来助兴。不知可否?”众人颇有怨色,米元章笑道:“司空姐既有他故,也就罢了。米某初到湖州,若要见他,来日方长。”众人连连点头。王玉锵流水双手合击,门口便出现两名清秀女子,虽非绝色佳人,却也楚楚动人。

不多时,酒楼伙计端上菜肴,皆是奇珍异品,甘旨肥浓,甚是丰盛,唯空余桌正中一处。又有侍女斟倒琼浆玉液。三杯过后,王玉锵让那两名伎女弹唱曲儿。一女怀抱琵琶,一女手拍云板,口中唱道:“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云云。米元章听得明白,乃是《玉女摇仙佩》,此词出自柳七郎之手。

待曲子完了,米元章便让二女下去二女谢过,退身出去。赵怀善只道自己罪过,未曾请来司空雅娴,扫了博士的兴致。

米元章笑道:“无妨无妨。”众人附和,都道喝酒喝酒。杯箸之间,上得一道主菜,放置桌正中那空余处,米元章看去,却是一个四足砂锅,其下用烧炭温火煲之,砂锅内有小鱼百余条,又有笋片、香菇、粉丝。

赵怀善笑道:“米博士,此乃湖州名贵鱼品,唤作脍残鱼,普天之下,惟有太湖产之。”

米元章惊道:“莫非人之所谓银鱼者?”

赵怀善、王玉锵连连点头。

王玉锵笑道:“此鱼只在夜间捕捉,渔人点得灯火,置于水上,其下安网。这脍残鱼极喜光亮,成千上百而来,不顾死活,哪顾鱼网。”

 

“米博士,今日喝酒,我等皆需尽兴。”酒过三巡,赵怀善道。

“赵大人,如何尽兴呀。”米元章笑道。

“我们就行一酒令,接不上者,罚酒三杯。”

“好好好”米元章笑道,“但请赵大人出题”

“米博士远来是客,还请米博士出题” 赵怀善笑道,下官可是久仰米博士文采呀。”

“那就却之不恭敬了,”米元章见无法推辞,只得应下。米元章端起酒杯喝一口,思索片刻便道:“我的题目是‘团团圆圆,牵牵连连,千千万万,千难万难’。”说着高声吟出八句道:“旭日东升,团团圆圆;天上彩云,牵牵连连;夜空星儿,千千万万,要摘下来,千难万难。”

赵怀善沉吟半晌,突然一拍巴掌笑道:“有了,听我的。说‘池中荷花,团团圆圆;叶下藕根,牵牵连连;藕断有丝,千千万万;用它织布,千难万难。”众人连声叫好,虽然这句子不如米元章的雅致,但一个是出题者,一个是应答者,两者孰难孰易,不言而喻。

这题有些难度,那王玉锵琢磨半天也想不起来,只好拿筷子敲一下碗,苦笑道:“饿着。”然后饮三杯白酒。

吕一心、刘万富、任我行、周树声等人亦是自罚了三杯酒。

牛三强是最后一个,心里早打好了腹稿,端起酒杯笑道:“四人围坐、团团圆圆;觥筹交错、牵牵连连;行过酒令、千千万万;罚我喝酒,千难万难。”

“哈哈哈哈……”赵怀善爆出一阵欢畅的笑声,擦着眼泪拍桌子道:“牛大人你可刁钻的很呐。”

几轮下来,已有几人喝得东倒西歪。这顿酒直吃到黄昏时分才散。

 

 

出了“太湖春”酒楼,赵怀善力邀请米元章去府上、米元章见推脱不过,只得依了。

二人坐了官轿,不多时,便来到赵怀善府上。此时,米元章有些酒意,遂往园中走走

走不远便见一长廊,米元章与清茗循廊而行,转过回廊见得一轩,近得前去,却见其上有一匾额,上有”雨风轩”三字。米元章见得,暗自一惊,道:“此竟是子野先生手笔。”

赵怀善跟随其后,忙道:“博士好眼力,此正是周博士手书。”

米元章叹道:“子野先生与米某有一面之情,不想京城一别,竟无缘再见。今见字如见人,悲夫惜哉。”

赵怀善趁机道:“米博士可否即兴赋诗一首?”

米元章笑道:“可有纸笔?”赵怀善连忙道:“轩中便有笔墨纸砚,下官且前引路。”遂令仆人开得轩阁,入得轩内。

原来那雨风轩乃是书斋,数排书架垒着百千卷经书,又悬有数轴字画。上前细看,却见是王子敬《中秋帖》、钟元常《荐季直表》、褚遂良之小楷《阴符经》,韩干《牧马图》。米元章惊喜异常,细细品味。

赵怀善道:“这些乃是家父之珍藏。”

米元章看罢,道:“可惜这些皆是伪作。”赵怀善闻听,大为惊讶,道:“家父曾请得数位名士鉴赏,皆道是真迹。”

米元章笑道:“虽是伪作,却足以乱真,可谓伪作中的佳作。府上且将其看作真品罢了。”清茗闻听,暗自发笑。

米元章见墙角另有一轴《荐季直表》卷,上前一看,亦是伪作,比先前那卷还要逊色三分,其局体形似而神离。又见款识竟是”赵云之”。

米元章笑道:“米某知晓常山赵云赵子龙,却不知此赵云之是何许人。”赵怀善闻听,羞愧道:“此乃是下官临摹之作。”米元章不觉一愣,道:“你名云之?”赵怀善道:“下官名礼,字云之。怀善乃是家父归田后改换之名。”

米元章点头道:“原来如此。此卷虽结体法度不甚工整,其中却有几分秀气。冰冻三尺、鳖行千里,若勤加苦学,可望有成。古人所谓锲而不舍、金石可镂也。”

赵怀善唯喏,遂铺纸研墨。

米元章见赵怀善研墨之状,似有所思。

待研磨墨后,赵怀善取来毛笔数支,任凭米元章择选。米元章选得一支狼毫,饱蘸墨汁,书道:“风动青竹乱叶声,雨昏石砚寒云色。”末后题名,又取出一枚印章来,冲着章面,长长哈了一口气,然后小心加盖了印鉴。赵怀善欣喜不已,此诗前两句竟将雨风轩名嵌入诗中。

赵怀善见之大喜。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