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第四十八回 采莲相嬉  

2014-08-31 20:15:37|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米光辅——第四十八回采莲相嬉  作者:米胜光

 

行至湖边,见有租了一只大船,端木舜华不解道:“如此大的船行至莲间,船头早将花尽数压了去,还采什么?”

想想她说的有理,便换了一柳叶小舟。这船最多只容得下三人同乘,端木舜华一见头摇得好似货郎鼓,“这船怎么坐得,莫不要掉到水里去了。”

春巧与嘉月也坐了个小船在后面相陪,端木舜华与端木舜英乘小舟前去采莲。

晨光里水面雾霭层层,薄烟轻笼中的荷花更显风情,婷婷碧波间……

端木舜英撑杆当起了船把式,可不想那小船却不听她招呼并不老实前行,反而原地打起转转来……见她香腮微汗,粉面嫣红的样子,端木舜华笑道:“端木舜英,依你这么个划法,天黑也别想折到花。”

端木舜英不服道:“姐姐,你等着瞧,才不会呢!”

见她小儿女娇俏不服气的样子,端木舜华心情大好,拿起身侧的船桨相帮,却不想越帮越忙,船儿不进反退。

就在端木舜华手忙脚乱,端木舜英笑道:“姐姐,你也不是一样的笨呢。”

“你这鬼丫头,你行,你划呀”端木舜华闻言嗔道。

语端木舜英不语,扬手用船桨激起了不小的水花,直泼向端木舜华与端木舜英。虽说是夏季,可这湖水乍然泼来,还是生生的激得端木舜华打了个冷仗。

端木舜华佯怒道:“你鬼丫头还敢戏弄姐姐?”嘴上说着,手上却也不慢,拿过船桨就是一阵猛打,激起的层层水花不多时就把端木舜英泼成了个落汤鸡。

“鬼丫头知道姐姐厉害了吧。”见端木舜英这般模样,端木舜华大笑。端木舜英冲端木舜英做了个鬼脸,二人相视放声大笑,清脆爽朗的笑声随风远播,惊起了沙鸥数只掠水飞去……

二人笑够了,端木舜华见端木舜英裙衫皆湿,便吩咐春巧带她先回去换了衣服再来。

自已与嘉月二人撑船驶入荷花丛中采莲去了。

回到家里换过衣裳,正要出门看着米福正在收拾一些男装,端木舜英忽心生一计,命米福找两套男装来。

不多时,米福竟带了两套绣着长袍回来了。

试了试,大小正合适,夸奖一番后,端木舜英择了件牙白银线的穿了,春巧与端木舜英华身量差不多,就叫她穿了那件天青色的,绾好发髻戴上黑纱制成的幞头,端木舜英与端春巧摇身变成了两位翩翩佳公子。

“米福,你去请姑爷,去湖边。”领命自是去了。

端木舜英喜不自禁,笑道:“春巧,随本公子往湖边调戏小娘子去!嘻嘻嘻……”

春巧闻言苦着脸道:“小姐,你这又是要干嘛,若是姑爷见到了,生气了怎么办?”

“不怕不怕,有我呢,我们装成这个样子去逗逗姐姐,也看看姐夫对姐姐的感情。”

静雯撇撇嘴,小声道:“是二小姐坏心眼发作,还要说看看姑爷对大小姐的感情……”

端木舜英亦笑:“我倒是想看看姐夫见了姐姐这付样子会是什么表情?”

 

船头,微风拂面端木舜英与静雯好不惬意。静雯划着小船向端木舜华的小船移过去。

“等等,咱们先去采几枝荷花,一会儿送与美人……嘿嘿,嘿嘿嘿……”眼看近了,端木舜英笑道。

当端木舜英的船靠进端木舜华的小船里时,只见她侧身坐在栏边,正声情并茂地朗诵道路南朝乐府民歌中少见的长篇。《西洲曲》: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姑娘好雅兴,可否让小生相陪游湖?”

“谁?”端木舜华想是被吓到了,带着颤声道。

“大胆,哪里来的登徒之人,胆敢唐突我家小姐。”嘉月厉声道。

“我与你们家主人说话,旁人退下。”端木舜英继续装蒜。

“来人,来人呐……”端木舜华起身呼救。

“细皮嫩肉的,嗯,真香。”端木舜英在端木舜华脸上亲了一下调笑道。

“大胆淫盗贼,敢欺负我家娘子。”此时,米光辅刚刚来到湖边,见此情况,不禁大喝道。

“我就大胆了,你又怎样?” 端木舜英搂紧了端木舜华坏笑道。

端木舜华一番挣扎,怎么奈端木舜英力气大她许多,一时也挣脱不得。

“你这淫贼,我非将你碎尸万段不可。”米光辅挥舞着长剑,却是无可奈何,两只小船离岸边较远,米光辅又是不会水的旱鸭子。

“我才不会怕你碎尸万段呢,”端木舜英坏笑道:“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放了你家娘子,否则,哼。”

“只要放了我家娘子,莫说两个条件,就是十个条件,我也答应你。”米光辅急道。

“好,爽快,我也不要求十个,我仍只要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你且去取五千两银票来。”端木舜英不冷不热地道。

“米福,还不回去拿来。”米光辅吩咐道。

“是,少爷。”米福应下后,飞也似去往回跑。

“第二个条件,你跳进这湖里。”端木舜英继续道。

“好,我答应你。”米光辅把剑一丢便欲往湖中跳。

“官人,不要,”端木舜华见米光辅要跳湖,心中大急,“如果官人要跳,我先跳了。”

“端木舜华姐姐,是我,是我。”见端木舜华慌张了端木舜英忙露出脸来唤她。

“舜英?”端木舜华面带疑惑。

“可不是我。”端木舜华嘻笑着持花上船,“姐姐也真胆小,就这般嚷嚷起来。”

“坏舜英,”端木舜华粉面含嗔的用手拍了端木舜华一下,道:“你吓死我了。”

 

待两只小船靠岸边,端木舜英笑着向米光辅躬身道:“姐夫,对不起。”

“哈哈哈,我方才就觉得这身影眼熟,原来是你这小促狭鬼,说说,没事干嘛穿了男装装神弄鬼的?”

“我想看看你与姐姐的感情到底有多深。”端木舜英笑道。

“哈哈哈……”米元章指着端木舜华,摇头大笑,笑声爽朗。

 

“你这小妮子,害得你姐姐姐夫差点跳湖,今天罚你与春巧、静雯一起跑回去,截住米福。”米光辅敛了笑容故做恼怒道。

“姐夫,这处罚也太重了吧。”端木舜英惨道。

“你认为重了,那好吧,我把今日之事告诉祖奶奶,让她发落你吧。”米光辅道。

“别,别,姐夫,我走就是了。”端木舜英,无法,只得应下。

 

“娘子,受惊了,为夫,陪你游湖吧。”待端木舜英三人走后,米光辅笑道。

“嗯。”端木舜华,应道。来到湖中,端木舜华勾唇轻笑,望向风荷亭立的湖面,米光辅扳过端木舜华的身子,“舜华,过来……”他将端木舜华携手带至船头坐下,自己迎风而立,笑道:“娘子安坐,为夫现下吹奏一曲《采莲曲》,可好?”

“嗯”端木舜华应道。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叶上秋霜白,叶畔蛙鸣繁。东家采莲女,抛藕向郎前,西家采莲女,移舟莲丛间,月色何湛碧,摇漾水中天,水色何清澄,照耀阿侬颜,侬颜如花好,花好无人怜,独数青莲子,不觉忘回船,江南可采莲,莲叶空田田。”

一曲《采莲曲》,伴着眼前红莲出水摇拽风中的美景几乎要让端木舜华沉醉不醒了。

一曲毕,米元章揽端木舜华入怀道,“许久不闻舜华歌声,今日便为我歌一曲可好?”

端木舜华浅笑不语,半饷才言,“官人这《采莲曲》清雅舒畅,舜华却只得俗曲怕是不能入君之耳。”

“谁敢妄言舜华之歌俗腻。”他佯怒转而又轻言道,“好舜英,就唱一曲吧……若不肯……”说话间,便以伸了双手胳肢端木舜华,痒得端木舜华娇笑连连,直喊饶命,待他停了手,端木舜华扶面凝思片刻,轻启朱唇: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南。莲叶深处谁家女,隔水笑抛一枝莲。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东家莫愁女,其貌淑且妍。十四能诵书,十五能缝衫。十六采莲去,菱歌意闲闲。日下戴莲叶,笑倚南塘边。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水覆空翠色,花开冷红颜。路人一何幸,相逢在此间。蒙君赠莲藕,藕心千丝繁。蒙君赠莲实,其心苦如煎。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采莲一何易,驻马一何难,远山雁声啼不断,远浦行云白如帆。远钟一声催客行,远路漫漫俟客还。牵我青骢马,扬我柳丝鞭。踏我来时道,寻我旧时欢。回首望君已隔岸,挥手别君已泪潸。看君悲掩涕,看君笑移船,惘然有所思,堵塞不能言。

江南可采莲,莲叶空田田,莫言共采莲,莫言独采莲,莲塘西风吹香散,一宵客梦如水寒。”

 

歌毕,米光辅含笑起身,负手凝眸湖面道:“舜华,你可知我?”

“嗯,端木舜华知道。” 米光辅回身拥住端木舜华,欲说些什么,端木舜华抬手掩住了他的唇,摇头笑道:“官人,你什么也别说,我已经听到了。”

米元章握住端木舜华的手,眼神闪烁,“你听到什么了?”

“两心一心,恩爱不疑。”端木舜华言语郑重,米光辅闻言复将端木舜华拥紧。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