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有女关雎  

2014-08-03 14:46:05|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 有女关雎  作者:米胜光

 

不多时,三人便来到了月香阁。

月香阁已有近百年历史,是东京第一楼,或许也是天下第一楼的门面,当然要比秦州的强出百倍。迎客彩棚——京师里称作彩楼欢门的门楼,门楼高宽皆三丈,比城门也差不离了。被七色彩绢结成的绢花所缠绕,花头画竿,醉仙锦旆。欢门内,是一个横阔三十步的天井,天井周围,便名震天下的月香阁。月香阁建筑由五座两层楼阁组成,每到夜中,拱桥、走廊上皆是彩灯高悬。楼中的数百妓女,都是浓妆艳抹,站在桥廊之上,以待酒客呼唤。

“自然,那些都是普通妓女,若是红牌便不须如此做作,如是花魁行首,便是达官显贵也要求着来。” 周种笑着,与米元章一众进了当面的正楼中。

 见着米元章他们进门,楼中跑堂的小二——俗称大伯——就迎了上来。

欧阳纯熙拦着小二道,“我家今日请得贵客,找个清静的院厅。再看看哪位行首得空,也一并请来。”

小二听了,忙答应着。找了人过来吩咐了几句,自己则引着米元章他们往北楼走。

上了北楼二楼,被领进一间宽敞的包厢中。米元章打量着包厢内的装潢,的确素雅清净,而且处处都能看到菖蒲的花纹,无论家具摆设还是门窗墙壁。米元章心中了然,长沙城中的酒楼,包厢庭院多以花为名,也有的取自典故,月香阁自不会例外。但每一间包厢的布置,都是这般有着独一无二的配置,可以想见店主在其中花费的心力和钱财,肯定不在少数。

 欧阳纯熙与米元章一番谦让,就此坐定。很快,专管点菜的茶饭量酒博士,便领着几个我端着一些果子冷盘上来,又奉上了热茶。清茗去外面点了酒菜,米元章听着他说了好一通,也不知点了多少。

酒过三巡,欧阳纯熙正想着如何来点气氛,一少女在桌前盈盈行礼:“小女子关雎,拜见几位公子。” 悦耳动人的声音,清亮中带着几许缠绵悱恻。

 听见关雎这个名字,米元章便笑了。这名字起得好!《诗经》中最有名的就是《关雎》《桃夭》。他带着调笑之意,上上下下看了关雎一通,然后赞道:果然是窈窕淑女,灼灼其华。他从《关雎》《桃夭》两首诗里各摘了一句,合在一起恭维关雎。

 关雎抿嘴轻笑,动人的媚态一瞬间绽放开来。她含嗔带喜的横了米元章一眼,眼波流媚,又屈膝对米元章福了一福,声音宛然如歌:公子才是振振公子,福履绥之。关雎也同样从同属《诗红》一部的《麟之趾》《樛木》两篇各摘一句,把恭维还给米元章。关雎的敏锐反应,让米元章一时间为之激赏。只是他见关雎娇笑着,一双似是含情的眸子,往深里看去,清澈如水,微微涟漪。

 两人的对话让欧阳纯熙会意而笑,清茗则听着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们打着什么哑谜?

米元章微微一笑,却也不作答。米元章能明白原因,关雎她这个名字起得是好。但凡读书人,没有不读诗经的,来来往往的文酸听到这两个字,都免不了要说笑两句。还有方才自己说得几句,也是欢场上常见的恭维,怕是她这样的对话听得多了,也没了感觉。

 关雎说完后,坐到一边的绣墩上,接过琵琶,信手一拨,曲声便充斥于厅中。曲乐轻快,叮叮咚咚,恰如珠落玉盘,却是一首行酒令的小曲。

 欧阳纯熙配着曲子敬了米元章一杯酒,压低声音说着:这女子的琵琶,可比之宋时的康昆仑,当年在富相公的甲子寿宴上,也是深得赞许。京中能与她一较高下的,也不过三数人。

 米元章笑道:在下略通音律,听得顺耳便可。以在下看来,关小娘子弹得的确不错。

 清茗听到了,他不屑道:酒楼里的只有小姐,哪来的娘子?!

 宋时的习俗,娘子是对良家女子的称呼,而娼妓之流,就只称为小姐。只是坐在人家的地盘上,这么说可不好,是想让人在酒菜里吐口水吗?米元章见着关雎神色虽不变,但弹出的琵琶声中却分明添了两分杀气。

米元章先瞪了清茗一眼,正色道:“论人当观其心。青楼中未必没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子。读了圣贤书的,也不是没有负心背义之徒。”

“这位公子说得正是!” 关雎听得脸色一缓,神情间有了点笑意。

欧阳纯熙突然拍了拍米元章的肩膊炫耀道:“我的这位米贤弟,书画双绝,不是等闲可比。”

关雎小嘴微张,吃惊的看着米元章,眼里透着崇拜:“真的??!”一名绝色美人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自己,米元章免不了有些心旌动摇。

“好了!”欧阳纯熙拍了拍手,“关小娘子,是名传京师的花魁行首,可有什么好曲子,让我等享享耳福?” 

“那就选白衣卿相周词人的《倾杯乐》吧……”关雎选定了柳永的一首小词。

欧阳纯熙道:“好。”

米元章没有别的意见,点头允了。

关雎粲然一笑,如百花绽放。伸手调了调琵琶弦,定好了音。娇柔婉转地唱了起来。

皓月初圆,暮云飘散,分明夜色如晴昼。渐消尽、醺醺残酒。危阁远、凉生襟袖。 追旧事、一饷凭阑久。如何媚容艳态,抵死孤欢偶。朝思暮想,自家空恁添清瘦。 算到头、谁与伸剖。向道我别来,为伊牵系,度岁经年,偷眼觑、也不忍觑花柳。 可惜恁、好景良宵,未曾略展双眉开口。问甚时与你,深怜痛惜还依旧。

 一曲唱完,关雎就带着一阵香风,坐到了米元章的身边。而米元章对坐在身边的美人全没放在心上,他右手敲着桌面,打着拍子,重复着刚才听到的曲子,笑道: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此言不虚呀,只是柳三变太过儿女情长,少有社稷之志,这白衣卿相也白做了。

 关雎轻蹙眉头,有些疑惑的看着米元章谈笑风生。

 虽然这位米元章不像她过去遇到的那些的读书人,总是纠缠不清,要么自吹自擂,要么就是炫耀着自己浅薄的才学,让一向讨厌这些厌物的关雎感觉十分轻松。但米元章没有过来殷勤的奉承,或是竭力的表现自己,也让关雎感到很奇怪,甚至有些不服气。

 寻常外地州县来的士子,到了月香阁之中,免不了目迷五色,神魂颠倒。看到了像自家这样花魁行首,更是会前后失据,犯下许多蠢事,往往就成了在姐妹间传播的笑料。但身边的这位米公子到好,除了刚见面时表现出一点惊艳之情外,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

关雎能感觉得出来,米元章应该对自己有好感,但那种好感也仅局限于泛泛的欣赏,完全没有动心的模样。绝不像平常见到的男子那般,看到自己时总是充满着贪欲的目光。

不知为何,关雎突然生起气来,眼中含嗔,银牙咬着下唇,不服气自己被忽视。声音也便冲了一点:米公子还没回答我,是不是喜欢这首曲子?

说不上喜欢。米元章突然扭头深深的盯了关雎一眼,如愿的看着少女双颊微晕的把视线闪躲开去,可一闪之后,她却又狠狠的瞪了回来。

见着宜嗔宜喜的俏脸上悄然带起的薄怒,米元章只是笑了笑。便又立刻正色沉声:米元章有班马之志,如今正是男儿立功之时,却不会有儿女情长的余裕的感慨。

 “那博士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曲子?关雎仰着头,看着米元章。长长的双睫一颤一颤的眨着,睁大的一双秀目中还带着小女孩儿的稚气。

 ‘演技真好。米元章不禁暗赞。知道关雎是在装模作样,他便有了点恶作剧的心思:关西的得胜歌不知小娘子能否唱来?

明白米元章是存心刁难,可关雎她半点不惧。关西得胜歌在京中也有传唱,尤其是教坊司,都会让所属的歌妓学上几首。她得意的横过米元章一眼,悄悄的又哼了一声,也不知从哪里找来两块红牙板,清唱起来:

攻书学剑能几何?争如沙塞骋偻罗!手执绿沉枪似铁,明月,龙泉三尺崭新磨。

堪羡昔时军伍,谩夸儒士德能多。四塞忽闻狼烟起,问儒士:谁人敢去定风波?

关雎的嗓音比作黄莺一般,悠扬婉转,正能撩动听众的心弦,仿佛天籁。如果她唱的是婉约小词的话,多少人都会沉醉下去。寒蝉凄切让人悲,东郊向晓让人喜,喜怒哀乐,全在她歌喉之间。

只是今次换作了传唱自盛唐时的得胜歌,关雎声音中的缺点便完全暴露了出来。太过柔美的嗓音缺乏刚劲力量,叮咚脆响的红牙板更远比不上战鼓激昂,两厢相加,便完全毁了一首让人热血沸腾的好词。

欧阳纯熙方才又多喝了两杯眉寿,脑袋又是晕乎起来,他肆无忌惮的嘲笑着:这是女儿家唱给情郎的吧?若是俺们关西男儿阵前战后唱起来都是这个味道,还不笑死人吗!

米元章也是一阵大笑,摆着手让关雎不要唱下去了,这一首不是小娘子唱得来的。谁人敢去定风波,当是以铜琵琶,铁绰板,以关西丈二大汉唱来。如关小娘子这般,年才十七八,手持红牙板,也就只能唱得杨柳岸,晓风残月

陈师道也跟着笑道:不过米公子也说得没错,关西得胜歌有十几二十首,却没有一首是能唱得出来的。

米元章道灯火如星河,歌声冲霄汉。关西男儿的豪迈自歌中而出,不是女子可比。

元章兄说得好!欧阳纯熙抚掌大笑,米元章正说到他心底里去了。

 如果说欧阳纯熙的嘲笑像是一记正拳,那么米元章的评价便是如利刃透骨而入,丝毫不留口德。关雎眼眶都红了,紧抿着嘴,硬是不肯哭出来,已经有些规模的胸口急速起伏着。

见关雎气苦欲哭,米元章发现方才自己做得实在有些没风度,才十七岁的小姑娘,欺负她也得不到什么成就感。米元章失言了,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周小娘子恕罪。

谁稀罕你道歉。关雎最后一跺脚,转身就冲了出去,犹如一朵彩云冉冉而出。

厅中一片寂静,客人和妓女,都坐在一桌上,互相看看,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时欧阳纯熙哈哈大笑,笑声打碎了厅中的尴尬:自来都是求着花魁来,今日把花魁给气走,元章你可是独一份。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