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退婚计  

2014-08-09 22:05:48|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退婚计  作者:米胜光

 

澹台公道:“轩辕老爷你们也是熟悉的,他家中正妻刚刚亡故,雨婷一嫁过去,就能当家作主。真是一门好亲啊。”

“轩辕老爷对雨婷倒也十分看重。前一阵子我俩去外地拜佛,听那寺中主持的话,在庙里住了一些日子。轩辕老爷去我家没找到我俩后,多方打听,然后又不辞劳苦,一直找到庙里,向我俩提亲。他对我俩道,他一定会将澹台雨婷当作正妻娶回去。我俩见他心诚,这才答应。”澹台婆道

澹台雨荷这时却打断了他俩:“爹、娘,那轩辕守财给你们的聘礼一定丰厚吧?”语含讽刺。

澹台公澹台婆却情不自禁地笑道:“那轩辕老爷出手豪阔,一见我俩,就给了十两银子做见面礼。下聘时也是十分大方,一出手就是六百两银子。雨婷能嫁给这样的好人家,我俩也放心了。”

澹台雨荷急道:“爹、娘,你们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

澹台婆被说中痛处,立即发作起来:“你这是如何对父母说话?我俩自然是为澹台雨婷好,澹台雨婷嫁了轩辕老爷,日后穿金戴银,有什么不好?”

澹台公亦怒道:“轩辕老爷的为人我自然了解。就是有些许不好的地方,那也是对外人,对自己家的人,他断不会如此。”

澹台婆也道:“婚姻之事,自古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俩肯了,那就行了。你们不用再多说,我俩和轩辕老爷已经立好了婚书,再过十天,雨婷就嫁过去!”

澹台雨婷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对爹娘哭道:“你们为什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

澹台公不作声,澹台婆却厉声道:“女儿,爹娘也是为你好。”澹台雨婷一气之下,流着泪回房了。

场面立时就不尴不尬起来,澹台婆就将澹台雨荷骂了一顿,怪她多事,又道:“你再去劝劝你妹妹,叫她不要由着性子,还是将来要紧。”然后俩人就起身去轩辕府,说是做亲去。

 

澹台公澹台婆刚走,王思成来了,澹台雨婷对他哭道:“思成,我爹娘已经答应了那轩辕守财,那是再也改不了了,现在究竟该怎么办?”王思成心急如麻,一时也想不出办法,只好把澹台雨婷搂在怀里,极力安慰。

不一会儿,王思冷静下来。一冷静,心中立即有了主意:“有了!”

对澹台雨婷和澹台雨荷道:“既然你爹娘可以动之以利,”说到这里,王思成有点不好意思,只是两人并没指责,显然也知道爹娘的这个品行。王思成就接着道:“那我们也可以以利动之。我去衙门里各个兄弟处借二千两银子,只要你父母愿意退掉轩辕守财那头亲事,我可以全部给他们,然后我卖了我祖传的那块玉,就可以了二千两与六百多两哪个多,你父母还是能分得清楚吧。”

澹台雨婷听了,觉得这个法子行得通,就不象刚才那样愁了。澹台雨荷却道:“王大哥,你那银子不是一个小数,为了我妹子,你真的舍得?”

王思成长叹一声:“不要说那二千多两银子,就是拿我的命去换,我也是愿意的。”

澹台雨荷暗中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王思成,便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澹台公澹台婆还没过来,王思成、澹台雨婷、澹台雨荷就准备开了。澹台雨荷就问王思成:“王大哥,待会儿我爹娘过来时,你想如何对他们说?”

王思成道:“当然是先把银子全拿出来,然后请他们二老回绝轩辕守财了。”

澹台雨荷立即摇头:“不可,万万不可。我爹娘是那种得一望二的人,你要是一上来就把银子全给了他们,他们收了五千两后,就又想再要一万两。你要是没有,他们就会觉得吃了亏,办起事来也不会尽力。”

王思成心中奇怪:世上还有这样的人!他们要不是澹台雨婷的父母,自己只怕连话也不和他们说。

澹台雨荷接着道:“因此你一开始先给他们一千两,然后再给一百两,要是他们还要,你再给几百两,也就行了。以后他们就会觉得亏欠了你,办起事来就会尽全力。”

王思成答应了。

澹台雨婷在旁边又道:“我父母虽然爱钱,但也爱脸面,王大哥,你千万不要在言语上冲撞了他们。”

王思成心想:为了澹台雨婷,我哪儿敢?也答应了。

日头很高时,澹台公澹台婆才过来。原来昨日那轩辕守财十分殷勤,说是先认认门,将他俩接回家住了。

两人一坐定,王思成就赶紧上去施礼,然后说了自己用意,接着就把一千两银票递了过去。

两人从未见过这么多银子,脸上先是惊奇,然后又是不相信,似乎没想到王思成会有如此多的钱钞,立即把澹台雨荷喊过去,让他看看银票的真假。

澹台雨荷假装仔细看了一番,才道:“恩,是真的。使假银票那是要发配充军的,王公子一向守法,自然不会知法犯法。”

澹台公澹台婆对望了一眼,似乎心动。沉吟了一会,澹台公才道:“王贤侄,你是公门中人,按理说我们家雨婷嫁给你那是攀了上高枝。只是我一向守信,既已答应了张老爷,又怎可反悔?”

王思成二话不说,又奉上一百两。

澹台公澹台婆的脸上立即露出了十二分愿意的神色,澹台公正要说话,澹台婆却道:“唉,此事若是传了出去,别人会说我俩是看在银子的份上才让女儿改嫁的。你让我俩日后如何见人?”

澹台雨婷、澹台雨荷都知道他两人是想再多要点,都觉脸上无光。

王思成也不说话,只是又把三百两银票送了过去。澹台公澹台婆本来只是想再要点添头,却没想到是三百两。澹台婆立即就道:“王公子,老身其实早有将她许配给你的打算,只是以前不知你也太不争气。现在既然你意诚,倒正好遂了我的愿。”

澹台公也道:“你和雨婷成了亲,我也算对得起你过世的爹娘了。”

两人这时才转身问澹台雨婷:“女儿,嫁给王公子,你可愿意?”澹台雨婷赶紧点头,。

澹台公澹台婆这时哈哈大笑:“女儿,这回我俩就遂了你愿吧。下午我俩去回了张老爷就是。”

澹台公澹台婆屁颠屁颠地来来轩辕守财家悔婚,轩辕守财大怒:“按我大宋律,既已收了聘财、立了婚书,你家若是悔婚,闹到衙门后,官老爷就会打那悔婚的父母六十大板,那婚约照样有效。若是因另许他人而悔婚,那就要打一百大板,原先婚约还是有效。你们想吃板子了吧。”

那澹台家夫妻毕竟是乡下人,从未见过官,没什么见识。那乡下人悔婚,为了省钱,都是请双方亲友出面私下解决,从不去官府,澹台家夫妻就以为如此做是天经地义,哪里知道闹到官府去,他俩要吃板子,吓得手脚双软,连忙往家里走去。

王思成正在那里等他们的信。

“王公子,你这银子烫手,我俩要不得。” 澹台公澹台婆,当即把轩辕守财的话说了一遍。

王思成和澹台雨婷正在高兴,忽闻起了变故,都吃了一惊。

一场欢喜,顿时化作乌有。才高兴了半天,王思成和澹台雨婷就又犯上了愁,澹台雨荷在旁边也暗地着急。

澹台公澹台婆更是十分后悔:早知道有一千多两银子拿,就再也不会答应那轩辕守财了!两人不断地给王思成出主意,想把婚事赖掉,可那主意实在摆不上台面,王思成等人只好苦笑。

一直到天黑,还是没想出法子,王思成脖子一昂:“澹台雨婷,实在不行,我就与你私奔吧!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要娶了你。”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们跑到哪儿去都是一样的。”澹台雨荷赶紧反对,“那时官府就会出文通缉你俩,一旦拿住了,那是要浸猪笼的。”

澹台雨婷哭道:“思成,我哪怕是死,也不会嫁给那轩辕守财。”王思成只好竭力安慰,说些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地步的话。

几天过去了,大家还是一筹莫展。轩辕守财家却开始操办起来。那轩辕守财每天都把澹台公澹台婆拉去,不是会亲,就是商量该请哪些宾客。澹台公澹台婆想到到手的一千两白花花的银子没了,再也没了开始的兴头。

那轩辕守财也知道澹台雨婷不肯嫁。他想到再过几天就能娶澹台雨婷过门,到时就由不得她了,也就不过来罗嗦。

 

这日,王思成刚到衙门,公孙娇玉过来道:“王大人,米大人找你呢。”

王思成闷闷不乐不跟在公孙娇玉身来,来到后堂。见南门通判与米元章正在闲话,便上前施礼。

米元章笑道:“思成,你的事我知道了,大宋律法规定,男方随时可以悔婚,除了下聘用的财礼不能要之外,其他的事一点也没有,女方悔婚,罪名却是大大的!就是担了罪名,婚也毁不掉!”

“大人,”王思成满脸戚色。

“这事有一法子可行,却不知你水性如何?”南门通判一旁笑道。

王思成道:“还可以吧。”

“什么叫还可以?这事关人命儿戏不得。”米元章一脸严肃道。

“你能不能水中踩水托人?”南门通判问道。

“托人倒是不难,但太远了不行。”王思成道。

“二百米总不成问题吧。” 南门通判问道。

“二百米不成问题。”王思成道。

“这事八成是有戏了。”米元章脸上一喜道,“思成,具体做法你与南门通断商量吧。”

“思成,你过来。”南门通判向王思成招招手。

王思成过来,南门通判附在他的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番。

王思成大喜,下午散班后自去安排不提。

 

第二日,王思成约澹台雨婷去湖边,他故意穿了很少的衣服,走着走着,突然王思成脚下一滑,身体向前一扑,澹台雨婷被他推下湖去,澹台雨婷在湖中随波逐流,王思成赶忙下水,他双手托着澹台雨婷,脚不停地踩着水。他没有向岸边,却向湖中而去,不多远,便来了水中的淤泥堆积成了一个小山丘,只是丘顶太小,只能容纳王思成的双脚。

王思成站住后,赶紧一手搂住澹台雨婷,一手用力在她胸口按压。吐出几口水后,澹台雨婷才渐渐醒了过来。看到王思成的手按在自己胸口,她惊道:“思成,你在做什么?大白天的,你怎么能轻薄我?别人要是看到了,你让我日后如何见人?”

见王思成一只手还搂着自己,澹台雨婷就想推开,想到自己不会水,只好算了,想起王思成站在水中不动,不禁奇怪:“你你……”

“我脚下有座小山丘,我正好踩到了丘顶。只是地方太小,只能容我一双脚。”王思成笑了笑,顿了一下双道:“雨婷,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澹台雨婷一楞:“这个时候,你问这个做什么?”见王思成一脸正经,毫无说笑的意思,只得含羞带怯道:“愿意的。”

王思成又问:“那你能不能为了嫁给我,做一件平常不愿做的事?”澹台雨婷不知王思成何意,想了想,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王思成叹了口气,道:“雨婷,那你现在抱住我。”

澹台雨婷惊道:“大白天,怎么,可以?”

王思成笑了一下:“就是因为是大白天,我才要你抱住我。”

澹台雨婷羞得红了脸:“思成,不要胡闹,别人看见,如何是好?羞人答答的。”

王思成正色道:“我就是要别人看见。让别人知道我们已有了肌肤之亲。”见澹台雨婷还是不解,王思成解释:“只有这样,你才能嫁给我。你失足落水,我下水施救,慌乱之中,得遇湖中山丘,而山丘又只能容下一双脚,你出于无奈,只好抱住我。我们两个又都不会水,只能这样抱着,等人来救。

虽说男女授受不亲,但按礼节,事急从权,现在我们就是这样,因此别人就是看见了,不但不会说什么闲话,反而觉得本该如此。我们抱着,就有了肌肤之亲,传了出去,那轩辕守财碍于面子,只好弃你不娶,而在别人看来,为了你的名节,我必须得娶你。

我知道你一向害羞,怕别人说闲话,只是这次机会实在难得。再说,如今之计,也只能如此。”

澹台雨婷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满脸通红,然后就转过身,慢慢地将自己的一双玉腿盘在了王思成腰上,双手搂住了王思成脖子,在他耳边叹道:“唉,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王思成一手搂住澹台雨婷纤腰,一手托住她柔软的臀部,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中,在她耳边也道:“雨婷,我这一生永不负你,愿生生世世和你永为夫妻。”澹台雨婷仿佛醉了,将头埋在了王思成肩上。

正是夏天,澹台雨婷本来穿得就少,轻纱在水中湿了后,紧裹在身上,顿时曲线毕露,丰满的身躯在轻纱中时隐时现。

本来还是生死攸关,现在不但没了性命之忧,而且日后又有可能在一起,两人的心终于静了下来,置身于湖之中,顿觉澹台围风景如画,美不胜收。此时清风徐来,湖水在身边微微荡漾。两人搂在一起,心里都说不出的畅快。

王思成触手皆软,鼻中闻着澹台雨婷的体香,耳中听着澹台雨婷好听的呼吸声,眼中看着澹台雨婷的美色,顿时飘飘欲仙,非复尘世中人。

两人心中都想,要是能永远这样抱着,一直到地老天荒,那该多好。

王思成一边注视着湖面,一边轻轻地在澹台雨婷耳边吻着,渐渐地情不能禁,吻得更加深了,从澹台雨婷的耳根一直亲到脖子,然后又到胸脯。澹台雨婷这时也动了情,本来她的胸脯紧贴在王思成身上,王思成一路吻下来时,她主动地慢慢后仰,好让情郎肆意爱怜。

王思成的手也不安分了,一只手在水里慢慢地抚摸着澹台雨婷光滑的大腿,另一只也在澹台雨婷腰上慢慢蠕动。两人的动作渐渐就大了起来。

正在两人情不自抑,就要突破底线时,几条大船在湖面上慢慢过来。澹台雨婷赶紧停下,王思成一时却收不住手。澹台雨婷大急,可心中又盼着情郎能多爱抚自己一会儿,十分矛盾。幸好王思成害怕别人看见,主动歇了手。

大船里的人见湖中有人,立即朝这边驶过来,王思成赶紧大声呼救。大船到了面前后,立即有人把他俩拽了上去,王思成怕澹台雨婷衣服太紧,会觉得尴尬,就把身上的长杉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那大船本是城内十几渔夫用来网鱼的。刚才船上的人发现有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就有点议论,现在一看,一个是男的,另一个是女的,议论声就更加大了。王思成心中一笑:要的就是你们议论,然后再把这件事传得全杭州的人都知道。

他当即朝大家施礼,又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和澹台雨婷是谁,就大声道:“在下王思成,这位是澹台雨婷,感谢大家的救命之恩。”

听到澹台雨婷的名字后,大家就交头接耳,小声道:“那不是轩辕守财要娶的人吗?这两人怎么在湖里搂在一起了?”澹台雨婷羞得赶紧缩到王思成身后。

大家不好问是怎么回事,只是拿眼睛看王思成。

王思成赶紧把想好的话说了一遍。有人不信,就拿船篙在王思成刚刚站的地方戳了几下,湖中果然有一个山丘,这才信了。

立即有人称赞起来:“王公子侠肝义胆。”还有人道:“就连老天爷也被马公子的侠义感动了,这才在湖中心按了一座山丘。”众人大笑。笑声中有人就想:这两人在湖中搂在一起,只怕有一个多时辰了,旁边又没人,两人又都是孤男寡女,不定亲热成什么样子呢,轩辕守财的这门亲事,看来是危险了。

结果还没到晚,王思成和澹台雨婷在湖中的山丘上搂在一起的事就传遍了含光声城,传到最后,甚至有人力证,说自己亲眼看见王思成上船时连衣服都没穿。大家想到澹台雨婷那么漂亮,机会又那么难得,想象的翅膀在杭州城内一时扑棱棱地飞翔。

到了第二天早上,很多人就已认定王思成和澹台雨婷在湖中一定行过了澹台公之礼。想到“事急从权”的圣人之训,大家就不觉得此事有什么不妥,反而个个对王思成充满了羡慕:他不但英雄救美,有了好名声,而且美人在抱,有了实利。这样一举两得的好事,自己怎么就遇不上呢?

议论声越来越多,王思成听到后,心里却十分高兴。澹台雨婷本来怕羞,可想到以后可以和王思成在一起,也就不在意了。

到了第三天,那轩辕守财再也坐不住,主动上门来找王思成。王思成心中暗笑:米大人的计谋终于成功!这下自己和澹台雨婷再也不用烦心了。

两人找了一处茶楼,坐定后,那轩辕守财带着哭腔问道:“王贤弟,这两天杭州城内纷传你和澹台雨婷之事,可是真的?”

王思成脸上却装出无奈:“唉,轩辕老爷,当时事发突然,小弟救人心切,这才……,还望轩辕老爷体谅。”

轩辕守财急道:“我不是问这个。你们在湖中,是否真有男女之事?”

王思成假装说不出口:“这个……,当时……,唉,此事事关雨婷姑娘名节,在下也不能说。”

轩辕守财气得以茶当酒,狠灌了一口:“什么事关名节,一个小女子有什么狗屁名节。”

王思成不紧不慢地道:“轩辕老爷,所谓事急从权,我和澹台雨婷无奈之下,搂抱之事是有的。”

 “我还道可人言可畏、众口铄金,原来真是这样。罢了,罢了,我更舍了那六百两银子,也不戴这绿帽子。便宜你这小子了。”轩辕守财说完便气冲冲地走了。

轩辕守财一到家,便写了悔婚文书派家人送与澹台公澹台婆,澹台公澹台婆接了文书顿时喜笑颜开,破开荒地打发了那家丁二两银子,那家丁接了银子,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