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第八十回 主仆合力借古画  

2014-09-12 16:56:49|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长沙推官——第八十回   主仆合力借古画   作者:米胜光

 

“莫非公子也懂琴?”一女子穿着素色心字罗衣坐在瑶琴后,那女子约莫十八芳华,鬓发如云,面若鹅蛋,肤若凝脂,黛眉淡扫,明眸如月,酥胸微颤,腰细如柳,柔弱无骨,姿貌绝丽,犹若天上仙子,不着凡尘。十指纤纤如玉。脸上不施胭脂,亭外的水面反射过来的天光流动在她柔美的脸上,隐隐如仙气盈体,充满了空寂如兰的素雅之美。

米元章微微一笑,走过去一揖道:“在下米元章,冒昧来拜访,打扰之处,还望这位小姐见谅。” 见到米元章三人走来,琴操停下琴声,起身敛衽一福,绰约的身姿纤纤如月。

“小女子琴操,见过米公子。” 琴操道。

 “琴操姑娘果然是人如其名!”米元章对她微微一颔首。

 琴操笑道:“多谢公子夸奖。”

“琴操”二字出自蔡邕所撰的《琴操》一书,这女子以琴操为名。说明了她对琴是何等的喜爱。

“这位是我家娘子上官静姝。”米元章指着上官静姝道。

“琴操,见过米夫人。”琴操笑着拱手道。

“上官静姝见过琴操姑娘。”上官静姝亦回礼道。

“这位是我的贴身丫环子莺” 琴操指着身边的丫环介绍道。

     “请三位到后面看茶”待介绍完,琴操把米元章三人引入后宅庭院之中。后院有栋颇为别致的小楼,窗外是清澈的池塘,旁边则是个美丽的花园。一簇簇金黄的野菊花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分外美艳。花园的中的石桌旁,还放在竹质的躺椅。

     上完茶,子莺便侍在琴操旁。喝过茶,米元章发现石桌上有一幅古画,他不觉欣赏起来。

    “好画!”米元章对那幅仕女图仔细鉴赏一番,他目光越来越亮。贼亮贼亮,亮得灼灼生辉。

    他一边观看还一边轻抚着画纸,嘴里惊叹道:“不曾想今日竟有幸见到吴道子的真迹,幸甚至哉!幸甚至哉!”

    上官静姝被他的话吸引,也移过去仔细观看起来,这两个人被桌上的仕女图迷住,竟仿佛忘了主人琴操还站在旁边。

    文人之间。若是遇到酷爱的书画,有这样的表现不足为奇,琴操对此并不在意,她对上官静微微一笑,就悠闲地站在一旁等着。

    那米元章嘴里赞叹不止。对上官静姝说道:“此画线条圆润而富有动感,粗细互变恰到妙处,点划之间,时见缺落,有笔不周而意周之妙。所写衣褶,有飘举之势,墨痕中有淡彩,足显意态,画中仕女衣纹飞动,犹如微风吹扬,正是吴带当风也!”

    米元章的点评可谓是正中吴道子人物画的精髓,吴道子擅画道释人物,亦擅画鸟兽、草木、台阁,仕女等;

    他的人物画通常都是衣带飘然,如微风吹拂,极为传神,后人将他的这种画法谓之为“吴带当风”或称“吴装”。

 米元章深深一揖,满带期盼地说道:“吴道子真迹如今已难得一见,琴操小姐可否将此画借与在下两日,好让在下细细临摹领会一番。”

    “不行!”琴操没有说话,旁边的子莺道

    “一天!”米元章道

“一个时辰也不行。” 子莺道。

“你们也太小家子气了吧。”婉云怒道。

“昔有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如公子等。能过我五关,就可借此画去。” 琴操笑道。

“好,请琴操姑娘出题。”米元章见事情有转机,连忙应道。

 

“这第一关嘛,就是会唱词。” 琴操浅笑道。

“这第一关就难倒我了,我一个大男人,如何会唱词?”

“官人,勿忧,且听娘子我唱来。”上官静姝笑道。

“那就有劳娘子了。”米元章向上官静姝拱手道。

 “那我就唱一道秦观秦探花郎的的名词《满庭芳》吧”上官静姝道。

“还不给这位小姐侍琴?” 琴操吩咐子莺道。

子莺调好琴弦,便弹了起来,琴声起时,上官静姝便婉转唱道:“山抹乱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斜阳。暂停征棹,聊共引离樽。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漫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米夫人唱功倒是不错,或惜,却唱错了一外。” 琴操道。

“何处?”上官静姝疑惑道。

 “是谯门,不是斜阳。” 上官静姝刚唱完,道。“你把画角声断谯门”唱成了“画角声断斜阳”。

“是,刚才不集中精力,唱错了。”上官静姝羞怯道。

“你把韵唱错了,不能算过关。” 琴操脸上不悦道。

“那待如何?” 上官静姝有些失望道。

 “你能改韵吗?这首词用的是“门”字韵,秦少游是写给苏轼所眷恋的某歌妓的。将这首词改成阳字韵,成了面貌一新的词,也算你过关了。” 琴操不冷不热地道

“好,那我试试。”上官静姝应道。

不多时,上官静姝,便道:“有了。”

“笔墨侍候”琴操道

连忙把笔奉上,上官静姝接过笔写道:“山抹微云,天边衰草,画角声断斜阳。暂停征辔,聊共引离觞。多少蓬莱旧侣,频回首烟霭茫茫。孤村里,寒鸦数点,流水绕红墙。魂伤当此际,轻分罗带,暗解香囊。漫赢得青楼薄幸名狂。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有余香。伤心处,高城望断,灯火已昏黄。”

 “好好好。”琴操一连道了三个好字,

确实,此词经上官静姝一改,换了不少文字,但却能保持原词的意境风格,丝毫无损原词的艺术成就,她的才华由此可见一斑。

“这第一关,就这样漂漂亮亮地过了,第二关,可不那么容易了。”顿了一下,琴操道。

 “第二关是什么?”米元章继续问道。

“第二关嘛,在半柱香功夫内用五十个字,写二道赞美桃花的寺。” 琴操淡淡地道,“当然不包括题目。”

“娘子,这第二关,确实不太容易过呢。”米元章苦笑道。

“是啊,写一篇绝句最少也得二十八字,两篇共计五十六字。”上官静姝应道。

“少爷,小姐,虽难了点,我们还是去写吧”婉云笑道:“还要感谢琴操小姐手下留情呢。”

“手下留情?”上官静姝疑惑道。

“是啊,琴操小姐并没有规定,一人写二首,我们主仆二人一人写一首怎样?” 婉云笑道。

“你这鬼丫头。”上官静姝暗赞道。

“燃香。”琴操吩咐子莺道。

“是,小姐。” 子莺很快点起了一柱香。

上官静姝与婉云,连忙抓紧时间构思。

半柱香堪堪燃完,上官静姝与婉云双写完。

上上官静姝写的是:人面桃花

影落清波醉春风,万枝丹彩灼春融。

人面桃花相映红,将示人间造化工。

婉云写的是:山寺桃花

露压桃花月满宫,满月映竹见珍珑。

日落水流西复东,且共刘郎一笑同。

“小姐,倒是奇了,掉题目刚好是五十字。” 子莺把两首拿过去数了又数惊讶道。

琴操似是不信,拿过二首寺又反复数了二次,正是五十字!

“有劳娘子与婉云。”米元章见第二关过了,大喜道,“请问琴操姑娘,这第三关是什么?”

 “在半柱香功夫内做一桃花庵歌,需一韵到底。” 琴操道。

“一韵到底?”米元章问道。

“对,一韵到底!” 琴操道。

“那好吧。”米元章无奈道。

子莺又燃起一柱香。

“官人,你……”那柱香燃得很慢,上官静姝去感觉很快,她见米元章半天都没有动手,心中一急,不觉出声道。

米元章只是微微一笑。

待那柱香快燃完一半,米元章笑道:“成了。”

说完便挥笔写道:“桃花庵歌

桃花庵里桃花仙;误入浊世凡尘染,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桃花树下美人眠,醉卧花下自安然。

花落花开年复年,相扶相伴越千年。

阳春三月如得闲。且摘桃花换酒钱。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

君识花香皆有缘,酒盏花枝乐翻天;

无花无酒难作田,情愿枝头做花仙。”

 

“这一关了也算勉强过了。” 在半柱香功夫内琴操晒笑道

“过了就过了,什么叫勉强过了。”婉云不满道。

“我家小姐说勉强过了就是勉强过了” 子莺怒道

“好,好,不要争了下一题是什么?”米元章打断二人争论。

 “讲一个能让我笑的笑话。” 琴操道

“这可就有难度了,我讲了笑话,你不笑,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呀”米元章道。

“那就说明你讲的笑话不值得笑呀。” 琴操道。

“既如此,我就勉为其难吧”米元章眉头思索一会儿一皱道:“从前有一个读书人,生了一个傻儿子,有一天,他刚进进士的朋友要到他家来玩,读书人怕儿子出丑,就教了儿子几句话。

假如叔叔问你,门口两棵大树怎么不见了,你就说‘年成不好,卖掉了。假如叔叔问你院子后面的竹园怎么没有了,你就说‘兵荒马乱的,给糟蹋掉了’。读书人又在墙上写了一首小诗,然后对儿子说,叔叔要是问你这首诗是谁写的,你就说‘这有啥希奇,我家一代出一个’,意思是一代出一个诗人。”

米元章讲到这儿,琴操故意板着脸不说话

米元章看着她继续说道:“过了几天,那进士来了,读书人正好出去了,傻儿子就出去迎接。那进士见了傻儿子,就问:‘你爹呢?’傻儿子想起他爹教的第一句话来,就道:‘年成不好,卖掉了。’”

琴操一楞之后,随即捂着嘴偷笑起来。

米元章自然是再接再厉:“那进士当时一楞,顾着礼节,不好说什么,只好又问:‘那你娘呢?’傻儿子就道:‘兵荒马乱的,给糟蹋掉了。’”

上官静姝笑得腰都弯了下来,玉背立即平呈在米元章眼前。她的背晶莹雪白,玲珑有致,虽有一层薄薄的轻纱遮着,但更添诱惑。

米元章立即将最后一个包袱抖出:“那进士这时再也顾不得其他,气得骂道:‘你真是个傻子。’傻儿子却说:‘这有啥希奇,我家一代出一个!’”

上官静姝这次笑得差点跌在地上,她再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抓住的手臂,这才没有倒下去。

“好,这个笑话还算有趣,就算过关吧,下一关。” 琴操笑道。

“下一关是什么?”米元章笑道,连过四关,他心情非常好。

“讲一个让我发怒的事?” 琴操道。

“讲一个让我发怒的事,这可难了。”上官静姝道,“官人,要不就别讲了吧。”

“没事,”米元章笑道:“琴操姑娘,才学美貌让元章深感佩服,在下斗胆想讨教讨教,,不知琴操姑娘是否愿意试一试?”

    米元章这招转移话题法,琴操颇为受用,当即答道:“米公子但请说来。”

    米元章笑嘻嘻地说道:“琴操姑娘请听好了。有一屠夫,一日,要杀驴和猪,请问屠夫会先杀什么?”

    琴操想了想,不知该如何作答,樱桃小口一抿,随口说道:“先杀驴吧。”

    米元章大笑道:“恭喜琴操姑娘,猪也是这么想的。”

    上官静姝被气得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赶紧改口道:“不不不,我刚才说错了,是先杀猪才对。”

    米元章再次大笑道:“再次恭喜琴操姑娘,驴也是这么想的。再次问琴操姑娘一个问题,一头猪跑着跑着便撞到树上死了,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静姝早被气得快要炸开了,气呼呼地说道:“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答了。”

    米元章禁不住笑翻倒地,说道:“猪自己也不知道它为什么撞死在树上了,哈哈哈哈哈……”

“你,你怎么能这样骂人?琴操姑娘心中甚为恼怒, 言语上却是

走到米元章跟前,子莺怒道:“你这无耻登徒子,竟然敢戏弄我家小姐,你无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