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第六十九回 意外之喜  

2014-09-01 18:14:43|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米光辅卷——第六十九回   意外之喜  作者:米胜光

 

“司空婉茹,司空婉云,你们两个在那里嘀咕些什么呢!”司寇亦筠的声音传来,他微怒道:“米公子叫你们几遍了!是不是不想跟米公子走啊!”

司空婉茹急忙站起身,望着米元章:“公子恕罪!方才我与司空婉云被喜悦冲昏了脑袋,一时没听见公子爷的话,还请见谅!”司空婉云也慌忙站起来,道:“还望公子爷原谅!”

“我看起来有那么残暴吗?”米元章言罢一笑,望望司空婉茹,又看看司空婉云,点头道:“随我来吧。”他率先负手走去。

在众人各异的复杂目光下,司空婉茹和司空婉云离案而去,走进了后堂。

“妹妹,等一下!”司空婉茹拉住正要步入堂中的司空婉云,替她整了整衣衫,又拨正她略微凌乱的三髻丫,这才笑道:“好了。”接着,司空婉云也给司空婉茹整理了一番。

后堂布局简单,正中摆有茶桌茶椅,下面也设有几对木椅子。一身锦白衣衫的米元章坐在主座,身子半倚着椅身,悠然自得地饮着茶。他见两人进来,伸手笑道:“两位姑娘请坐。”

司空婉茹和司空婉云都受宠若惊,连道不敢,她们是什么身份啊,怎么能够入座!两人还以为米元章打趣她们呢。

“让你们坐就坐,不用拘谨。”米元章摇头笑道,见两人还在犹豫,他放下茶碗,起身站了起来:“你们要站着,那我也站着好了。”

如此一来,司空婉茹、司空婉云只得慌忙入座,坐得端端正正,不敢有一丝失礼。

米元章重新坐了下去,打量起两个少女来。被米元章上下打量,两女都十分害羞,尤其是司空婉云,头都低到胸口去了。

司空婉茹偷看了旁边司空婉云一眼,心里一笑,接着一叹,以司空婉云这种性子,在青楼妓院卖笑,能让人放心么?她本身就不善诗词,还要如此单纯,到外面当花魁,岂能应付得来……再瞧米公子,温文尔雅,平易近人,居然让她们入座啊!做了他的侍女,定然不会受甚么委曲,以后把他侍奉好了,能讨得他欢心的话,说不定还能被纳为妾呢!真是个好归宿。

想到这,司空婉茹眼神一凝,这青楼花魁,由她来当吧!

“你们谁是司空婉茹,谁是司空婉云?”米元章道。

司空婉云恭敬道:“回公子,奴是司空婉云。”司空婉茹有点傲慢地道:“我是司空婉茹。”

米元章向司空婉茹看去,见她柳眉凤目,面容上有一股迷人的妩媚风情,假以时日,定然是个倾城倾国的尤物;再看司空婉云,眉清目秀,娇小玲珑,一副小家碧玉惹人疼爱的模样。

“两位姑娘在教坊司多久了?”米元章问道。

司空婉茹马上答道:“我和司空婉云七岁进教坊司,至今九年。”

接下来,米元章问了许些关于她们的问题,多数都被司空婉茹抢着答了,语气很是傲慢,惹得司空婉云连连趁米元章在饮茶的时候对她使眼色。

司空婉云很不明白,为何一直聪明的姐姐,在米公子面前如此无礼,倘若让米公子生气了,可如何是好……呀!司空婉云双眼一睁,忽地想到一个可能,司空婉茹姐姐是在故意惹米公子生气的,好让他带走自己!

往旁边的司空婉茹看去,见她微微撅起嘴巴,显得十分倔强。司空婉云不禁想起,当年初初进入教坊司的时候,她因为懦弱,常常被人欺负,直到认识了司空婉茹,两人结为姐妹,她在司空婉茹姐姐的保护下,再也没受过欺负了。

一直以来,司空婉茹姐姐都为她遮风挡雨,有好吃的就让她先吃,有新衣服也让她先穿!反观她,似乎从没有为姐姐做过什么……如今这个关系到一生的侍女名额,司空婉茹姐姐也千方百计地要让给她!

她若然抛下司空婉茹姐姐,独自离开教坊司,那还是人吗?

正当司空婉云又感动又自责之时,米元章却道:“司空婉云、司空婉茹,你们两个我都挺满意,真是难以抉择。你们说,我该带走谁?”

在司空婉茹微惊的目光下,司空婉云站了起身:“公子……”她语气怯怯,支吾了一会,才鼓起勇气道:“不知公子,可否、可否将奴与司空婉茹一并赎走呢?”说罢不待别人反应,她就急忙补充道:“我们一定会好好侍候公子的!洗衣下厨,解闷侍寝,什么都行的!求求公子您大发慈悲吧!”司空婉云跪了下去,俯首伏在地上。

司空婉茹一听米公子的话,不禁生出些美好憧憬,连忙也跪伏在地,哀求道:“求公子大发慈悲!”

米元章倚向茶桌,左手撑在桌上托着脸,道:“你们先起来。”两女抬起头,依然跪着。米元章看着楚楚可怜的司空婉云,饶有兴趣地道:“你倒说个缘由,为何就要将你们一并赎走呢?”

司空婉茹正想回答,却被米元章阻止道:“让司空婉云姑娘来说。”

司空婉云紧张得小脸通红,额头微微沁出细汗,在她看来,她们姐妹的幸福现在无疑掌握在她手上,就看能否说服米公子了!冷静,冷静,她想压下紧张的心思,心肝儿却依然扑通扑通的,酝酿了一会,她略微哆嗦道:“公子,奴婢和婉茹姐姐会好好侍候您的!奴婢二人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舞,一定会令公子满意……”

米元章笑了笑:“婉云姑娘,我想问问你,外面厅里的姑娘,哪个不会侍候人的,哪个不是能歌善舞的?”司空婉云怔住,不知如何作答,米元章淡道:“你的理由无法让我认同。”

司空婉云一听急了,慌道:“可是公子,奴婢二人真的会全心全意……”

司空婉云情急道:“公子,奴婢二人情同姐妹,不愿分离,更不愿独自一人离开苦海,望公子能可怜我和婉茹姐姐!”米元章摆了摆手,司空婉云不禁沮丧地低下头,她看看旁边的司空婉茹,司空婉茹对她安慰地温柔一笑,那眼神让司空婉云心里猛颤,姐姐待她那么好,她却连说服米公子都做不到,白白葬送两人的幸福!

 “你们姐妹情深义重,若然我只带走一个,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米元章微微叹道,司空婉云一听这话顿时大喜过望,只是下一句却让她险些昏厥:“这样吧,你们继续留于教坊司,我到外面重新另选一人便是。”

“不可!”司空婉云和司空婉茹同时大惊道。

米元章坐正身子,拿起茶碗泯了口,嘴角微微一笑,正巧被茶碗所遮。放下茶碗,他微哼一声,道:“为何不可,本公子好意要赎走你们其中一人,岂料你们不识好歹,真令我好生失望!”

司空婉云脸色煞白,眼眶红了,心道:“我害了婉茹姐姐!若然不是为了我,婉茹姐姐她已经跟着米公子离开教坊司了……如今却,我、我真该死……”

“公子息怒!”司空婉茹哀声喊道:“司空婉云方才只是太过高兴了,昏了头脑,才会有些妄求,绝非不识好歹!望公子看在她重情义的份上,莫要怪罪!”

司空婉云再也忍不住,眸子里滚动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滴落,晶莹的泪珠沿着玉砌般的脸流下,她泣道:“公子爷,刚才全是奴婢的主意,不识好歹的只有司空婉云,与司空婉茹姐姐无关!公子大人有大量,求求您饶恕无辜的婉茹姐姐,把她赎走吧!”

“婉云!”司空婉茹怒喝一声,冲她低声道:“让姐姐来应付,你什么也别想、别说,乖乖待着!”

“姐姐,婉云知道你想让公子带走我,对不对?”司空婉云灿烂一笑,泪水却流得愈快了:“从小至今,每次有什么事,都是姐姐你照顾我,可是这次不行!不能因为我,而害了姐姐啊!”

司空婉茹的凤目也红了起来,她轻笑道:“你胡想些什么,谁都会有私心的,姐姐不会因为你而不顾自己了啊!”

“你会的。”司空婉云哽咽道。

司空婉茹凶起脸来,提起一口气,想斥责司空婉云些什么,却说不出声来。她终究一叹,柔声道:“傻妹妹。”

米元章的眼神温柔了点,道:“算了,刚才的事就不多计较了,但是本公子真的只能带走一个人,至于其它的,请恕在下爱莫能助了。”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司空婉云咚咚咚地嗑了三个响头,抬起头时额头红了一片,她决然道:“公子,请您把婉茹姐姐带走吧,奴退出了,奴要留在教坊司!”

米元章点了点头,望向司空婉茹道:“既然婉云姑娘退出了,那我就赎你走吧,婉茹姑娘意下如何?”

“婉云,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一定不能使小性子的!”司空婉茹沉怒道,她一边替司空婉云擦抹着泪水,一边道:“我承认,是想让你跟米公子走,这是因为姐姐并不想当别人侍女!还有花魁等着我去当呢,我会稀罕个侍女?”

司空婉云摇头道:“骗人,一开始若兰大姐没说米公子只选一人的时候,姐姐你不知有多兴奋呢!”

司空婉茹白了她一眼,懒懒地道:“那是我还没想好,后来一想,当花魁多好啊,无数公子哥儿追捧着,不比做别人侍女要好么?”司空婉云正要反驳,却被她掩住小嘴,司空婉茹转身快步走向米元章。站在原地的司空婉云脸色有点疑惑。

看着司空婉茹急步而走,青丝飘扬的样子,米元章不禁暗赞。这美人就如同好画,一幅好画必然有其独特的意境,而一个美人也必然有她独特的气质。否则画无神韵,便只是一滩墨水;人无神韵,便只是一个皮囊。

司空婉茹的气质,是妖而不艳,没有一丝的做作,神态举止间都有一股让人心荡的迷人风情。现在她不过是碧玉之年罢了,再过上几年,倾城倾国只怕也不足以形容。

走近了,可以嗅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米元章深吸一下,心胸间被那幽香填满,他轻叹道:“真香。”

司空婉茹淡然一笑,丝毫没有忸怩之色,道:“公子爷,请您不要在意司空婉云方才的胡言乱语,她其实很渴望当公子爷侍女的!只是司空婉云她很念情谊,我之前照顾过她几次,她便想把这个恩赐让给我。”她喟然一叹,自责道:“方才见到司空婉云如此为我,我真是十分感动,又十分难过……”

“其他的就别说了。我这里有两幅画,你们都题一道诗,谁的好就谁就跟我走”米元章边说边展开一幅画。

   司空婉茹一看,那赫然是一幅美人图,栩栩如生,犹其是那美人的脸,形象极其逼真,分明就是司空婉茹自己。司空婉茹脸上起了一阵红晕,眼中波光盈盈的看了米元章好几眼。

“你就在这幅上题写吧。”米元章把画与毛笔递给司空婉茹,司空婉茹接过米元章递过来的毛笔,略一沉思,便写道: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婷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米元章见司空婉茹题完,又展开一幅画。

   司空婉云一看,也赫然是一幅美人图,一样的栩栩如生,只是人物却是换了司空婉云。司空婉云二话没说,接过画与毛笔便写了起来: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有趣,有趣。”米元章大笑。笑完后,米元章甩甩衣袖,负手往堂外而去。

“米公子一个也没要,”司空婉茹拥着司空婉云,苦笑道:“姐姐害了你,姐姐没用……”这个天大的机会,离开教坊司的机会,就这样被她毁了,葬送了司空婉云的幸福!懊悔自责不断侵蚀着司空婉茹,使她微微发抖,想着想着,两行清泪黯然流下。

司空婉云一双大眼睛弯成新月般,笑着安慰司空婉茹:“姐姐,没事的,就当是作了个梦喽!我们回去继续练习歌舞,以后一定能当上花魁的!到时候姐姐你啊,勾勾手指头,就不晓得有多少公子哥儿要为你赎身呢。”

傻妹妹……司空婉茹只是紧紧地抱着司空婉云,静静流泪,没有说话。

快要走出后堂的米元章停了下来,回头望向司空婉茹、司空婉云,喊道:“你们两个还坐在那里做什么?”两女闻言,都疑惑地望向他,看着她们泪眼蒙蒙的,米元章脸色大柔,淡淡一笑:“跟我来吧,你们两个,我都赎了。”

“啊——”司空婉茹和司空婉云都傻了,米公子要赎、赎、赎她们两个?!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待两人清醒过来之时,堂门前已经不见了米元章的身影,只有耳边隐约听见他的声音。

你们两个,我都赎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