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第十六回 独孤嘉树  

2014-09-17 15:24:31|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米光辅卷——第十六回  独孤嘉树    作者:米胜光

 

马车一路向北,司空雨欣揭开窗帘看着街边一间间的店铺,一时冲动:“米公子,我请您去酒楼吃饭吧,就当感谢您对雨欣的赎身之恩。”

米光辅好笑地看着司空雨欣:“请我吃饭?我还没让女人请过。”

“米公子不赏脸吗?”司空雨欣心情大好地不计较他的自大。

他瞥了司空雨欣一眼:“好。”

司空雨欣高兴地探身越过他揭开前面的布帘吩咐车:“静雯,找间最好的酒楼,米公子要去吃饭。”

“是。”静雯应了声。

过了一会,马车在一间酒楼前停了,米光辅二人下了车,司空雨欣与静雯跟在米光辅的后面进了酒楼,小二殷勤地迎了上来。

“给我找间雅间。”米光辅淡淡地说。

“好,三位请随我来。”小二把三人领进了一个名叫梅的雅间,这雅间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装修很有品味,高雅大方,墙上挂着一副雪中寒梅图,看了就让人觉得清凉,隐隐的还从四周传出丝丝凉风,想是也放了冰块降温。

“把你们这里好吃的菜拣清淡的拿上来。”米光辅吩咐道。

 “是。”小二应了,忙出去吩咐人上菜。

菜很快上来了,还上了一壶剑南春,酒香扑鼻。静雯给二人倒了酒,站在一旁侍候着。

“静雯,你也坐吧,不用侍候。”米光辅道。

“米公子,这恐怕不合礼数” 静雯道。

“米公子让你坐,你就坐,还愣着干嘛?” 司空雨欣嗔道。

“谢米公子,谢小姐。”静雯道。

米光辅悠然地喝着酒,见司空雨欣不动,问:“你怎么不喝?”。

“我不会喝酒。”

“那你多吃点菜,你不是喜欢清淡的吗?”。

“好,”司空雨欣应道,心中甚是甜蜜。

 “米公子,您尝尝这百合,炒得不错。”司空雨欣拿起一旁干净的小勺子,勺了一点放到他面前的小碟子上。

他夹起一片百合放入口中:“是不错。”

司空雨欣与静雯主仆二人轮番给米光辅夹菜,米光辅喝一口小酒,便吃一口菜,三人一起其乐融融。

正当米光辅陶醉其中的时候,客栈里却响起一阵嘈杂的争吵声,听得米光辅眉头大皱,着实破坏了他品尝佳肴的好兴致。

循声一看,却见刚才那店小二正推攘着一个身着褐色长衫的中年男人,口中还骂骂咧咧,中年男人显得极其气愤,正与伙计争得面红耳赤。

 

“陆麻子,正所谓得人恩惠千年记,以前爷每次来这里吃饭,都少不了你的赏钱,今日你怎能这般对我!” 中年男人气得吹胡子瞪眼,指着陆麻子的鼻头骂道。

陆麻子抱着胳膊,满脸戏谑道:“独孤掌柜,你以前给小人赏钱,小人自是感恩戴德,但今时不同往日,你现在身无分文,流落街头,却来小店白吃白喝,这于情于理,恐怕都说不过去吧!”

听到‘白吃白喝’这四个字,中年男人老脸涨得通红,却是低声低气道:“陆麻子,难道连一个馒头都不能施舍给我?不,就算司空雨欣赊一个馒头,总行了吧!”

不料陆麻子眉毛一扬,冷笑说道:“对不住,本店小本买卖,概不赊欠!”

“你……!” 中年男人气得浑身发抖,略微自嘲的说道:“真是虎落平阳遭犬欺!”

“咦,对了!”陆麻子嘿嘿一笑道:“独孤掌柜,听闻你那浑家颇有姿色,倒不如卖到妓馆,换些银钱,也好果腹度日!”

“混帐!”

中年男人岂能受得这般侮辱,当即羞愤难耐,大喝一声‘我与你拼了!’便伸着枯瘦的胳膊,朝陆麻子扑了过去。

岂料陆麻子人高马大,只是三拳两脚,就把独孤嘉树撂倒在地,独孤嘉树咬紧牙关,又从地上爬起来,眼见又要冲上去,周围的食客们,大多是平头百姓,对陆麻子亦是满脸忿忿,却也是无人出面制止。

“住手!”

这时候,米光辅突然窜出来,挡在中年男人身前,先是一把钳住陆麻子正欲打来的拳头,而后冷冷质问道:“我问你,你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么?”

陆麻子讪讪收回拳头,急忙换了一副笑脸道:“这位公子,这厮死皮赖脸的上门乞食,小人唯恐打扰了食客们的清净,这才要将他打发走呢!”

米光辅暗哼一声,沉声道:“他是我的朋友,你马上再添一副碗筷,再上几个菜,端到我桌子上来!”

“啊?”陆麻子着实想不通,米光辅为何会替独孤嘉树出头。

“怎么?”

米光辅双眼微眯,冷笑道:“你没有听清楚么?”

“听清楚了,听清楚了!”陆麻子欺软怕硬,自然不敢得罪米光辅,赶紧连声答应着,便朝柜台跑去,米光辅转而一笑,对中年男人说道:“独孤掌柜,请!”

中年男人有些发愣,呐呐点了点头,便跟着米光辅走了过去。

不多时,那叫陆军麻子的店小二就将饭菜端上,米光辅将碗筷摆到独孤嘉树面前,笑道:“独孤掌柜,请慢用!”

看着满桌的饭食,独孤嘉树用力的吞口吐沫,旋即脸色一正,拱手谢道:“鄙人独孤嘉树,敢问公子大名,他日独孤某肝脑涂地,也要报答公子一饭之恩。”

“在下米光辅!”米光辅笑道:“不过是一顿便饭而已,何足挂齿!独孤掌柜不必记怀!”

独孤嘉树年纪四十上下,身材中等,面容较瘦,此时看起来虽有些灰头土脸,但皮肤却保养的很好,落魄之前想必也是大富之家,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搭配着鼻下一撇八字胡,更是散发着不同寻常的精明和睿智。

米光辅更加肯定,独孤嘉树并不是等闲之辈!

看来独孤嘉树确实饿了,饭菜上来后狼吞虎咽,不消片刻,满桌子菜竟被他扫荡一空,米光辅只是象征性的动了几筷子,其余时间都在端详着独孤嘉树。

独孤嘉树抹了抹嘴,神色间似乎有些尴尬,踌躇半晌才说道:“米公子,在下已经饿了一天了,所以……”

“无妨,无妨!”

米光辅自然不会介意,摆摆手笑道:“独孤掌柜吃饱了吗,要不再让伙计上点菜?”

“不用,不用!”独孤嘉树连连摆手,急声说道:“我吃饱了,多谢米公子!”

米光辅咂摸口酒,抬眼之际,若有深意的说道:“独孤掌柜,我看你衣着谈吐,皆不同一般,为何会沦落到这般田地呢?”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独孤嘉树内心的伤痛,当即眼神黯然,摇头苦笑道:“实不相瞒,我乃是此地一如意布行的掌柜,如意布行在本地一带小有名气,生意还算红火,因为得罪了胡家,这才遭到同行的排挤,弄得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米光辅眉头一皱,哼道:“胡家真就如此霸道?”

独孤嘉树亦是满脸愤慨,恨恨说道:“余家是本地首富,他的舅舅是本地县尉,胡家见我四通布行裁衣新颖,便欲借机吞并,这布行乃是我父辈传下来,岂能拱手送人,我宁死都不肯屈服,胡家心生恨意,便恐吓其他商家断了我的货源,并怂恿债主上门催债,这才让布行生意无以为继,唉……!我无能啊,竟守不住祖宗这份基业!”

米光辅点点头,略微思忖片刻,问道:“独孤掌柜,不知你日后有何打算?”

独孤嘉树无声的叹了口气,茫然道:“走一步算一步了!原本想找朋友筹些银两,先赎回自家铺面再做打算,不料这些个朋友皆是六亲不认,唉,事到如今,我才深切体会到,何为世态炎凉!”

“独孤掌柜,如果要赎回铺面,需要多少银钱?”

独孤嘉树虽不知米光辅为何有此一问,却还是如实说道:“少说也得四百两银子!”

“哦,这不是一个小数目。”米光辅轻道。

“是啊,是不少呢。” 独孤嘉树道。

“不过,还算凑巧,”米光辅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递给独孤嘉树道:“独孤掌柜,你看这些钱够不够赎回铺面?”

 “够,当然够!”

独孤嘉树两眼发直,恍若在梦中一般,不可置信的问道:“米公子,这……这钱是给我的?”

米光辅并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可,万万不可!米公子一饭之恩,让在下感激涕零,但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再接受米公子恩惠了!请米公子速速把金子收好!”

独孤嘉树受宠若惊,赶紧手忙脚乱的推辞着,但米光辅却从独孤嘉树眼中,捕捉到一丝莫名的狂热,他从一名商人沦落至此,原本就心有不甘,既然现在有机会东山再起,试问怎能不动心呢?

米光辅并没有点破,只是缓缓说道:“独孤掌柜,正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更何况今日你我一见如故,所以你不必再有所推辞!”眼见独孤嘉树满脸为难之色,米光辅转念一想,想出个折中的办法来:“这样吧,就当我把主家铺面买了下来,而你权当替我打理,如何?”

听到这里,独孤嘉树眼神复杂的看着米光辅,心中却已蠢蠢欲动起来,沉思片刻后,终究按捺不住心中激动,沉声说道:“米公子大恩大德,在下无以为报,请受独孤某一拜!”

说着,独孤嘉树脸色肃穆,撩起长衫就欲拜倒,米光辅眼疾手快,提早一步将他扶助,笑着说道:“独孤掌柜,快快请起,这礼太重,小弟委实受不住!”

“独孤掌柜,赶紧将银票收起来吧!”

米光辅面带微笑,指着桌上的金子说道,独孤嘉树似乎很紧独孤,先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小心翼翼的将银票收入怀中。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