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第四十八回 巧妙打假  

2014-09-28 22:27:28|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书画学博士  第四十八回   巧妙打假  作者:米胜光 

米元章漫步在大街之上,想买一些纸和笔,米元章抬脚进了门,米元章不禁哑然失笑。这是一个卖字画的店,一个糟老头,大概是掌柜的,几个年青的小伙子,自是店中的小厮。

 

“这位官人里面请,想要买点什么,我们这店可是京城有名的。古玩字画,金玉珍品,应有尽有。前代的那些个画师画匠的有,现如今名家里手的字画也有。”小厮迎着米元章进了店门,掌柜的抬头看了看米元章,又接着算他的账。

米元章暗忖,这店铺虽然客人稀稀落落,但确实是大,光是摆放字卷画卷的书阁就有三排,难怪掌柜会无视来人,门面大了自然有底气。

“我先看看。”米元章对小厮说道。

小厮也点点头,又站到了店铺门口。准备招揽下一个客人。

米元章顺着书阁的标签依次看去。心中震惊不已,由汉唐自宋代,名家大师各个画派,字派的人皆都涵盖的有。

米元章随手拿起一卷画,正是唐代画家韩滉的《五牛图》,正在米元章看得入迷之时,店铺中忽然传来一阵嘈杂,掌柜的竟然放下账本亲自迎了出去,“刘公子大驾光临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刘公子今次来要买些什么?”

被掌柜恭逢的刘公子还未开口,身旁矮他半个头的俊俏粉嫩的公子抢白道。“我问你,你们这儿可有米元章米博士的字画。”

掌柜的迅速扫了一眼开口的人,见其生的白白净净,眉细目俏,倒有两分女儿样,掌柜的深知来人身份,对于这些个公子哥儿的嗜好他也明白,连忙上前道。“有有有。这米元章的字画如今可是洛阳纸贵……”

“少不得你的钱,快拿出来。”那公子瞥了掌柜的一眼。不满道。

“快去给公子拿米元章的字画来。”掌柜的吆喝着小厮,自己却是站在刘公子的身边,介绍着自家店内的其他收藏,这有钱的主好不容易上门一趟,岂能狠狠地宰一刀。

掌柜的将自家的藏品说得天花乱坠,却见往日里大手大脚的刘公子不仅没有半点反应,脸上还露出不耐的神色,掌柜的只好悻悻地闭上了嘴。

“掌…掌柜的,这是米元章米博士的字画各一副。”小厮将字画递给掌柜,神色却有些慌张。

“去去去。”掌柜狠狠地瞪了小厮一眼,不耐烦地将他驱赶开,立刻又换上了另一副笑脸,朝着刘公子道,“刘公子,您请看,这就是米元章米博士的字和画。这些天不知有多少人来问来买,小的都把他们打发了,就是留着等官人您呐。”

“呵,你不会对别人也是这么说的吧。”那俊俏的公子冷冷地看着掌柜讥讽道。

“小的哪敢骗您呐。”掌柜的满脸堆笑。

刘公子却是一言不发,并不理会二人,急急地展开画卷,仔仔细细地查看起来。

“掌柜的,这两幅我都要了。你这还有吗?有多少我都要。”刘公子两眼放光,赶紧将字画宝贝似地卷起来,似乎害怕掌柜反悔。

掌柜的眼咕噜一转,笑道,“有有有,这字画啊,还真只有我能……”

“掌柜的,这幅《五牛图》我要了。”米元章拿着画卷从书阁之间走了出来。

“米……米博士!”年纪轻轻的刘三强瞪大了眼睛,像是看着了什么稀奇物,直愣愣地盯着米元章。刘公子,随即恭敬朝着米元章一躬,随即将画卷展开,“久慕米博士的大名,对您的字画更是艳羡,所以还望博士不吝到府上一叙,亲自指点一二,在下感激不尽。”

“好说,好说。”米元章应道,转身却对掌柜道“掌柜的,这幅画售与在下如何?”

“这个……这个……”卖假画的掌柜见米元章并未当面拆穿他,不知米元章有什么意图。若是他买了画就走人。那自然是好,但是这个米博士他也是得罪不起的,是故他只得巴巴地望着刘公子。

“刘公子,这两幅字画略有瑕疵,算不得上品,米某创作之时一时不慎让它们未能察觉。且将这两幅字画让渡给我,我去你府上为你重新做画。你看如何?”米元章提议道。

“好好。”刘公子激动地将字画双手递给了米元章。

掌柜见事情解决,正自高兴之时,又听米元章正色问道。“不知贵店以后还有没有鄙人的字画?”

“没……没了。”店掌柜迎南送北,对于米元章的眼神他是能读懂的。

“酒泉,快快上酒菜。”转眼来到刘公子府上,正是午餐时间,待米元章在客厅坐定后,刘公子吩咐道。

“酒就免了吧。”

“听闻博士曾是海量,为何今日却不饮酒?”刘公子道。

   “这饮酒也有三不饮。”米元章笑道。

  “何为三不饮,晚辈愿闻其详。”刘公子道。

    米元章微微一笑,说道:“这第一不饮,乃是坐中无有高人,对面未见知己,则不饮。那酒之为物,乃是二三知已,或风雨之夕,或登高晴日,或吟或咏,或行或坐,当此之时,把酒放歌,物我两忘,才是解处。若座中尽是面目可憎、语言乏味之辈,言不入耳,话不投机,这酒却如何饮得入喉?世俗人等,以酒肉相交,却是糟蹋了美酒,断不可为。”

    刘公子一听,放声大笑,连连点头称是。

    米元章节又道:“这第二不饮,乃是心怀若不畅意,胸中常郁愤闷,则不饮。饮酒本是乐事,陶然忘机,平和安乐,方是酒中真境。举怀销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若有那饮酒痴狂,颠狂放浪,借酒浇愁者,匹夫之行,却是辜负了美酒,亦不可为。”

   真是经典,”刘公子听罢,更是击掌连赞。

    米元章如若未见,含笑说道:“这第三不饮,乃是杯中若无佳醉,樽中唯有糟醪,则不饮。饮酒如品美人,若是丽质出尘,自然另人心醉;若是胭脂俗粉,只堪远避,如何相对?因此那村酒浊醪,直是酒中无盐,以此滥竽充数,却是唐突了美酒,万万不可为。”

    刘公子听了,哈哈笑道:“好个三不饮!前辈适才说道有三不饮,,晚辈美酒,与寻常村酿大不相同,便取与同饮。”

    说罢,便对外唤了一声道:“酒泉,将酒拿来。”

 

    门外酒泉闻声,便携一个小酒坛进来。米元章见了,微微一笑,眼光闪动,却不言语,捻着颌下稀稀疏疏的几茎短须,只是看着刘公子如何动作。

    刘公子伸手将清茗手中酒坛拿来,一手开了塞子,一手取过一酒碗,自坛中倒了大半碗酒。自己却从怀中掏出径寸的一个小酒杯,自坛中滴得几滴,杯中便已满满的,对米元章说:“晚辈这酒乃是用新法酿制,口味甘醇,酒劲甚大。请前辈品尝,晚辈先干为敬。”

    说罢,一仰脖,将杯中酒饮得干干净净。

    米元章又好气又好笑,说:“你这小子也恁能耍滑,和我喝酒,就预备下这么大个杯子来?别一不小心连杯子都喝下去了!”

    刘公子却一本正经地连连摇头说:“前辈此言何意?品酒论道,贵在适意。晚辈年纪既小,酒量不高,以此小杯,低斟细酌,正如春水低回,得其清浅之趣;前辈沙场老将,堪称海量,当持巨觥,吐气开怀,正如天外飞瀑,更见豪放之情。怎可以量计筹,做此竞饮之态?晚辈这酒,外视冽若甘泉,入腹炽如热火,正乃酒中俊杰,世间佳酿。前辈当此美酒,怎地还要斤斤计较于杯碗之间么?”

    米元章听了,也不禁点头而笑,看自己碗中酒液,清明透亮,香气扑鼻,确是从未见过这等奇酒。也不再多说,将碗端起,却不就饮,持至鼻下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一股醇香直透心臆,直另人陶然;复于碗中,轻啜一口,缓缓咽下。只觉如同一线烈火,直贯入腹,却更有浓香腾然,在口鼻间蕴酝。待这香气婉转三过,米元章才将这一口气,长长舒出,唇齿余香,当真是甘爽无比。

    米元章“唔”了一声,又连饮几口,摇头晃脑,反复品味,最后一口将碗中余酒尽皆吸入,吐气开声,叹道:“好酒!”

米元章闭目品了半天,这才半睁双目,对刘公子说:“老夫闻道,范阳卢家蒸制清烧,酒色清莹,性烈如火,不想今天才得以品尝,确实名不虚传!”

说罢,将碗中美酒又是一饮而尽。

    刘公子拎起酒坛,将米元章的碗中再次注满酒浆,笑着说:“就知道瞒你老人家不过。晚辈还有一酒,乃是以特法秘制,与他酒别是一番滋味,博士可愿一试?”

    米元章听了,大感高兴,说道:“这次老夫饮卢家的清烧,真是大大饱了口福,不想人间能有此佳酿。既还有秘法特制钰溪酒,想来更是高妙,真另人心生向往。”

    刘公子听了,更是欢喜,便将身边小坛拿来,在米元章的酒碗中,注入半碗酒,双手敬于米元章说:“博士为方家,便请品鉴此酒,以为指教。”

    米元章连声谢过,双后接过酒碗,端详几眼,又闻了一闻,面上却是浮起疑惑的表情。待轻啜一口,徐徐饮下,眉头皱得更紧了。于是便将碗中钰溪酒一口饮尽,品味再三,几茎短须都翘了起来,这才皱眉说道:“这酒,这酒,刘公子怕是搞错了?这叫什么钰溪酒,莫非是那……惠山泉?”

    刘公子连连摇头,说:“我这钰溪酒,特别之处,全在冲淡二字。比之他酒,佳处有三:一则多饮亦不醉;二则酒后不缠头;三则醒来不病酒。可称佳酿啊。”

    米元章苦了脸说:“要如所言刘公子,不醉不缠头不病醒,还饮的什么酒,何不喝两盏汤儿?”

    刘公子愕然,继而大笑。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