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第二十回 藏琴轩  

2014-09-08 19:25:04|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校书郎卷——第二十回   藏琴轩   作者:米胜光

这云楼乃是东京城有名的酒楼,上下共有三层,规模甚巨,据说背后的东家就是原先汴京樊楼的老板。眼下虽是冬日,但这云楼却已灯火辉煌,人进人出热闹非凡,虽不比当年樊楼的繁盛,但也是这东京城最热闹的地方之一。

米元章临进门之际,上得三山,进入贵宾区,周围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米元章四下一望,竟发现这三山上似乎一个客人都没有。

他心中好奇,一问之下才得知,原来这三山都给宫中的一位贵客包了,今夜不接待他人。

米元章无奈一笑。小二把米元章引入天字号雅间,不多时,小二已经端上酒来,刚要摆开酒盏,便听赵颢道:“酒盏喝的不痛快,换碗来。”

小二去取碗的功夫,赵颢已经抓起酒坛拍开,一股浓郁的酒香顿时飘了出来。

米元章不由赞道:“好酒,不愧是贡酒,上次,却是错过了。”

不等小二动手,赵颢已经自己抓起酒坛都满上。

只见兰陵酒呈琥珀色,晶莹透测,倒出来,更觉香气浓郁袭人。

小二介绍道:“兰陵美酒用上好的玉米、黍米、冰糖、龙眼肉、红枣、郁金香、鲜玫瑰为原料,以兰陵地下甘美的泉水为在汁,再配以上等的大曲酿制而成。诗仙李白便曾作诗赞过,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米元章也被勾起馋虫来,举起碗一饮而尽,只觉比即墨老酒却是要烈些,赞道:“酒质纯正甘冽,口味醇厚绵软,好酒。”

小二道:“这位公子真是慧眼是识货,兰陵酒正是醇厚可口,回味悠长。”

“小二可还有另外的好酒?” 赵颢饮了一口道。

“有呢,我们还有扳倒井”小二笑道。

“可是淄州扳倒井?” 赵颢问道。

“扳倒井?”米元章疑惑道。

“吃一碗扳倒井,看看。”

“元章兄,你有所不知,可是名酒呢。” 赵颢自豪地道。

“愿闻其详。” 米元章道。

“淄州扳倒井,井水基本与井口相平,井水清澈,井身斜入地下。相传本朝太祖领兵征战南北,路经高青时,正值天热大旱,将士们身疲口干,情绪躁动。恰好路见一井,井水清澈,清凉宜人,但井深难以汲取,他心中默念:“井水知我心,井祝我成功。请倾井相助。”哪知,此井真的慢慢倾斜,井水缓缓流出,大军得已淋漓畅饮,水面居然没有下降。解得燃眉之急后,众将士继续行军,接连打了好几个大胜仗,最后终成一代霸业。太祖登基后,感念此井相助之恩,亲笔御封此井为“扳倒井”。“赵颢自豪地道。

“原来是这样,那倒要一醉方休。” 米元章笑道。

说完间,小二以端来一坛淄州扳倒井,给赵颢二人各倒了一碗。

“好酒。”酒一入口,米元章不觉赞道。

“当然是好酒呀。” 赵颢自豪地道。这酒,初尝只是香醇,未觉醉人,但是后劲却是极大,二人喝了几碗,不觉有些醉意。

方才赵颢在大厅中已经喝了不少,此番在小楼中和司寇婉琪喝的更是不少,后劲一上来,赵颢只觉得眼界模糊,脑袋晕的厉害。

 

赵颢放下碗,吃一口菜,笑道:“我此次来,是有正事的,都被你搅得快要忘记了!”

“有何正事?” 米元章饶有兴趣。

 

赵颢从衣袖里取出一张对折的帖子,放在花梨茶几上推至米元章边,道:“元章贤弟可有收到宇文高翔的请帖?”

“宇文高翔是何人?” 米元章疑问道,没有查看那请帖,悠悠地捧着酒碗轻抿细品,这酒太利害了,他可不敢再大口地喝了。赵颢满脸笑意:“有趣,元章贤弟竟然不识!你可知道,现下你是东京城最让百姓津津乐道的;而在你之前,便是这位大食巨商宇文高翔了。”

米元章听罢一笑,这才拿起那份请帖,查看起来。

请帖以纤维匀细的白蜡纸所写,纸上恭敬地称赵颢为“赵颢赵公子”,落款则是“拙人宇文高翔”,相当客气。通篇均是规矩端正的楷体,写道:“鄙人蒙天眷顾,偶以千金求得司马相如之绿绮琴,欢喜涕流。惜鄙人愚俗,非绿绮琴之归宿,不敢令绿绮蒙尘,今于本月三十,为绿绮琴寻主,恭迎赵颢赵公子介时光临寒舍。”

米元章剑眉微挑,一双星眸闪烁不断,实为十分兴奋。

绿绮琴原本是梁王之物,后来梁王邀请司马相如作赋,司马相如写了一篇“如玉赋”相赠,此赋词藻瑰丽,气韵不凡,令梁王听得甚为高兴,便把他的“绿绮”琴回赠。司马相如得到“绿绮”,自然视若命根,他精湛的琴艺配上“绿绮”琴绝妙的音色,令“绿绮”琴名噪一时。

某次,司马相如访友,豪富卓王孙慕名设宴款待。席间,众人便请相如抚琴一曲,以饱耳福。司马相如早就听闻卓王孙的闺女卓文君,精通琴艺,才学出众,而且对他极为仰慕。相如对她也是一见钟情,便弹起琴歌《凤求凰》向其表明心迹。文君当然听出琴意,那是心驰神往啊!

没过几天,两人便为爱私奔,后经历不少磨难,终于获得卓王孙的认同。随着司马相如闻名天下,他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成了佳话,而“绿绮”也成了琴的别称之一。

“仲明兄,此事可真?绿绮确在宇文高翔手上么?”他料想赵颢也不会知晓,仍忍不住相问。

赵颢轻饮酒液,闻言一笑:“我如何知道,不过看宇文高翔如此大张旗鼓,就算非是绿绮,也应是一把好琴。”

“仲明兄说得没错。宇文高翔作为一介巨商,定然没有传闻中那般愚笨,若非有很大的把握,他断不会如此张扬。”米元章淡淡一笑,转了转酒碗。

赵颢也是聪明人,思索一番,顿时想通,不禁笑道:“都说无奸不成商,这宇文高翔果然是老奸巨滑!”笑言几句,他问道:“元章贤弟,你可要应邀前往?”

“为何不去?”米元章笑着反问,他向来迷醉于古玩收藏,现在有机会一见绿绮,甚至于抱得瑶琴归,说什么也不能错过!

两只巨大的石狮子分立两边,狮目圆瞪,左边狮子右前爪踩着一个绣球,右边狮子则左前爪抚摸着一只幼狮,皆威风凛凛地望着往来客人;石狮上面是垂吊黄丝穗的大红灯笼,灯笼上书一个“迎”字,两个灯笼的中间是朱漆大门,门上悬挂着一块红木匾额,镌着三字黄金般的大字:“宇文高翔府”。

几个身着绸缎短打的家丁忙里忙外,笑脸迎客。 “哎哟,赵公子,可把您盼来了!”一个头戴褐色圆帽的家丁满脸大喜,向着赵颢迎去:“里面请,里面请!我家老爷对赵公子您是仰慕已久了,日夜惦记着公子,恨不能相见啊!倘若老爷知道公子来了,定要高兴得晕过去了。”

赵颢打了个冷颤,一股寒意涌上心头,若不是有绿绮的诱惑,绝对会调头便走。那家丁依然滔滔不绝着他家老爷的景仰之情,赵颢勉强一笑,拉着米元章正欲往里奔去。

远处传来马车辗着青石路的声音,只见一头白色骏马拉着一辆双辕木车而来,坐在驾辕上的一个身着青绸褶子,头戴一顶瓜皮帽,穿赛雪襦衫,头发没束没缚,披肩散落,她长得俊朗非常,且气质淡雅。

吁的一声,青褶小厮一勒缰绳,骏马渐渐停了下来。那个青褶小厮对里边道:“小姐,已经到了。”

车内传出悦耳的应声,一只葱葱玉手卷起遮布,却见一个英俊少年弯身而出。少年身着交领襦衫,领袖绣紫边,外披一件无袖罩衣,乌黑长发由蓝色方巾所扎,中间插着一支金簪。再看他英眉大眼,挺鼻小嘴,下巴尖削,甚是清秀。

家丁打量间,两个少年已经下车走来,他忽地惊醒,那清秀少年不正是司寇露荷嘛!怪不得长得细皮嫩肉的。家丁不需酝酿,便“哎哟”地迎上去。

“露荷姑娘!可把您们给盼来了……”家丁唧唧呱呱一通,聒噪着宇文高翔对于两人的敬仰。

  “赵公子!”惊喜之声响起,是吴侬软语的柔弱语调,婉转好听。赵颢往声音来处一望,正是司寇露荷,她一身俏丽打扮,淡绿色的交领襦裙,轻微露出白色抹胸的一角,头梳侧髻,编有几条垂至酥胸的麻花辫子,腰束白丝带,系着一个绣花香囊。

司寇露荷莲步过来,双眸弯成月牙儿:“我就知道赵公子定然会来!”

赵颢淡然一笑,在家丁的领路下,与米元章、司寇露荷、沛蝶走进这座奢华的宅第。

迎面一块大石屏风,屏风上刻画着一篇草体文章,四周住着各式花卉,散发出淡淡的怡然花香。绕过屏风,走过宽阔的前院,一路朱墙飞檐,深堂邃宇,几进几出,随着家丁来到花园。

原来宇文高翔在花园建有一间小楼,名为“藏琴轩”,用以收藏名琴稀琴,而绿绮琴则是镇轩之宝。

方一踏进花园,便见繁花茂树,假山重重,还有白鹤成群,宛如走进了画卷中的仙境。

又往幽深之处探去,走得数步,眼前景色已换,前方一个浅浅的池塘,碧水上荷叶遍满,又有荷花朵朵,竞相绽放。池塘旁边,花遮柳护之下,一间雅楼静静立着,嗅着暗香,听着雀啾,米元章与赵颢来到雅楼之前。

这间小楼共有三层,四旁修竹成栏,南面种着长松一株,芳草满庭,中间一条长满青苔的石路。米元章微一观察,就忍不住赞道:“好雅致,好才情!”这竹栏是招清风的,而那长松则是挂明月的,这小楼设计得匠心独运,真个是清雅无比!

“赵公子,米公子、司寇姑娘,您们自个儿进去罢!老爷是不许小人这种粗鄙俗人进去的,说会浊了藏琴轩的灵气。”家丁说罢,便退下去了。

米元章摇头一笑,单凭这句话,便知此楼非宇文高翔的手笔,真不知是何方高人助他。

推开半掩的柴门,两人走上那遍布青苔的小路,离得近点,才看到楼门两边刻有一对对联:“明月映春水,清风奏瑶琴。”进得小楼之中,只见楼内摆满琴案,案上无不放有一张名琴,四边墙上挂满绢本水墨画卷,有高山流水,也有傲雪梅花。

竹影婆娑,花香淡淡,米元章觉得整个心灵都进入了一种诗情画意之中,暗付这里真是抚琴的好地方。

赵颢也是一般感受,轻声赞道:“没想到一个商人,竟建有如此雅处。”

屋里只有一名白衣大食童子,见到两人,稚声稚气地道:“三位公子请到楼上赏琴。”

楼上传来谈笑之声,看来客人皆在上面。赵颢摆摆手,却不急着上去,赏起一楼的琴来,这些琴虽然用料名贵,造工精巧,可都是些没有断纹的新琴,拿来摆阵的而已。

绕了一圈,米元章才看够,与赵颢踏着竹制楼梯,上到两楼。两楼没有摆放着琴,而是设着茶几座椅,有些公子坐着品茗闲聊,有些则站于窗边眺望,吟风弄月。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