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第七十八回 冰花芙蓉玉  

2014-09-09 15:23:10|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长沙推官——第七十八回   冰花芙蓉玉  作者:米胜光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一曲婉转的《菩萨蛮》从对面的画船上飘过来,太湖上绿波浩渺,烟雨蒙蒙,画船在烟雨中显得隐隐约约,如同一幅古老的水墨画 ”“ 。

上官静姝一袭墨绿长裙,随春风柔柔地摆动着,有若湖上的清波在荡漾,她的目光落在对面的画船上收,米元章手上的画笔随即在纸面上轻灵地点染起来。

很快,一艘画船便跃然纸上,船头还可见到凌风舞动着水袖的女子,神态恬然,眸清目正,风韵静雅,加上船外雨细如烟,舱檐滴水如帘,这本身就是一首最美的诗篇。

“官人,为什么没有题跋?”上官静姝转头向米元章望来,俏脸上仿佛春风在流动,浅浅的梨涡一闪而逝,每个细小的表情都是那样的生动明丽。

结果米元章却是定定地看着她没有一丝反应,旁边的的婉云掩嘴偷笑,让上官静姝明玉般的脸颊顿时染上了两抹桃晕。

“官人,官人……”上官静姝轻跺莲足,又唤了两声。

“哦,哦。娘子有事吗?”米元章如梦初醒,显然还有些迷糊。

这下婉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一杯茶几乎端不住。

上官静姝那双眸子盈盈一转,先看了看婉云。然后对米元章哼道:“官人,画好了,为什么不题跋呢,叫你好多声你也没听到,哼。”

“这就题,这就题……”米元章提笔将对面画船方才所唱的那曲《菩萨蛮》题于留白处。

上官静姝不悦道:“官人。这可不行,不许用前人的诗词,你得自己作一首才行。”

 

米元章两手一摊笑道:“晚了,娘子啊。这留白处已经题满,可没地方再题了。”

“哼,我明白了。刚才官人是故意的。”

“娘子,为夫冤枉啊。”

“哪里冤枉你了。”上官静姝噘着小嘴,叉着小蛮腰,嘴里说得凶,眸子里却尽是笑意,“下次可要小心你了。”

“娘子你要小心我什么呀?”米元章脱口问道。

“小心被你卖了还替你数钱啊!”

“噢,”米元章晒笑道,“娘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太伤我的心了,我怎么可能让你替我数钱呢,我最多是多卖几回而已。”

“噗哧!”婉云被逗得绽颜一笑,“好啊,少爷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哼,人家以后可不理你了。”上官静姝气不过,从桌子上拿起画笔,便要来画他的脸,吓得米元章满船乱躲,差点没被逼到湖中去。

 

    “官人,我们上岸去买点饰物如何?”二人嬉闹够了,上官静姝道。

 “但凭娘子吩咐。”米元章笑道。婉云怕影响二人,自是推辞守在船里,二人上得岸来,走不远,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很近。就到了东市。

  上官静姝的兴致一直很高,上了岸就一直在说话,叽叽喳喳不停,米元章只是跟在身后,微笑着倾听。正自在大街上逛哒着,上官静姝东逛西逛的,米元章随在他的身后付钱,一路有说有笑的正自向前走着。,路两边叫卖的小商人吆喝的热火朝天,时不时的就有小商贩将他们拦住,向他们介绍小手饰,小工艺品之类的东西,上官静姝总是容易被各种被推销的商品所吸引,她一路不断地试着各种颜色,各种式样,各种材料的指环,手镯,发笄和不摇等等散发着五彩斑斓光辉的小装饰品。

  摊上的首饰不多,谈不上琳琅满目,却一个个做工精致,造型小巧,镶珠嵌玉,璀璨晶莹,惹眼得很。

  “我这里的首饰都是有便宜又好看的,买上了一定不会后悔。小姐,可有看上哪件?”

 “这个怎么样啊?”上官静姝随手拿起一个淡粉色的指环,穿进食指,指环有些大,在她的骨节留下一道华彩的光隙,“粉紫色的玉啊?好特别……”

老板对着上官静姝点头:“这位小姐好眼光。一看便知道,您绝对是个懂行的人。你手里拿的这个指环,选料可是上好的玛瑙,冰花芙蓉玉呀。”

  “冰花芙蓉玉……”上官静姝把玉从食指退下来,对着日光细细看,“好美的名字,好漂亮的玉啊……”

  晶莹的玉身在光线的穿透下发出淡淡的琉璃光彩,在上官静姝的手里划过了一道幽蓝的弧线,色泽娇艳欲滴,通体清爽怡人,温润的环骨里像是流动着一泓清泉,几缕像柳丝又像飞絮一样的石纹漂浮在清泉之上,更增添了指环的柔媚。

  听了上官静姝的赞叹,老板推销的更加卖力:“那是!我们家的货那绝对绝对是全苏州独一无二的!我家的玉不但样子漂亮,做工也绝对绝对的细密精致!而且,我们这玉绝对绝对的美容养颜,御体护肤,没的说!我保证你戴一个月年轻一岁!”

  上官静姝听了,看着米元章笑:“那我要是戴两年,岂不是又回到我娘的怀里了?”

  老板滞了一下,马上眉开眼笑:“小姐可真会说笑!”

上官静姝又细细的端详了玉身,深紫色的纹痕在镯子的圆环上划下棉花一般的细丝,像是命运的脉络,绵延婉转,没有来源亦没有去路。

“这个多少钱。” 上官静姝问道。

  “这个一百两。小姐要是看上了,价钱好商量。”

  上官静姝摇头:“好贵。能再算便宜一点吗?”

  “这已经是放血本的价钱了,再便宜的话,就划不来了。”

  “那就算了。”她从腕上褪下镯子,递给老板,“谢谢。还是有些贵。”

  “小姐,您就别诓我了,您看着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这不过一百两而已。要是觉得价钱不合适,我可以给您打包票,这真的是最便宜的价钱了,你可以再去看看别家,保准就我们家最便宜了,不要的话您真的会后悔的……”

“真的太贵了。”上官静姝有点依恋不舍。

  “那我给小姐打个八折,八十两,再不能低了”卖指环的老板眼睛一眯,瞅了瞅上官静姝后面的米元章,溜圆的眼珠一转,便知道来了个不吝钱的主。

  “好了,八十两就八十两。”米元章看着激情洋溢,吐沫横飞,喋喋不休的老板,取过指环,托起上官静姝的手,给上官静姝戴上,淡淡的道:“我们买了。”

  “好!公子爽快!“老板眼睛一眯,“我给你们算个绝对绝对全苏州最便宜的价钱!”

“好。“米元章微微一笑,从荷包里拿出一枚银子递给老板。

 

  逛完了夜市,米元章叫了一辆马车回船。

  啪!马鞭一挥,嗙啷一声,马车晃晃开起。

上官静姝没有坐稳当,身子一颤,米元章连忙握住了她的手,她幸福地猫在米元章的怀里。轻轻摩挲指节上套着的指环,爱不释手。

“官人,这玉好是好,就是贵了点。”上官静姝还在为玉指太贵而唠叨。

米元章浅笑道:“你知道这玉为什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名字吗?”

  上官静姝眼睛眨了眨,望了老板一眼:“是因为这玉晶莹剔透,有如冰晶一般,太好看了,所以就叫冰花了罢。”

  “这玉最初是由前朝明皇送给杨贵妃的爱情信物。因为贵妃小名儿叫芙蓉,所以,这玉便以芙蓉为名。你看到指环里面像尘烟一样的丝状纹路了没?”米元章轻道。

  “哦……”上官静姝眼睛仍是没有离开指环:“好像冬天的冰花耶……”

  米元章接着道:“嗯。冰花芙蓉玉是一种少见的粉色玉。它的隐喻之意是感情的真诚和忠渝不离。”

  “这样啊。“上官静姝脑袋一点,恍然大悟,低下了头,看着米元章修长优美的手和食指上面烟青缭绕的指环,想了想,把米元章的手拉了起来,拿着指环,又翻了翻自己的手指,比了又比,歪着头,自言自语的道:“配不配呢?”

   “配!娘子的冰花芙蓉玉与我的翠绿指环那真是金玉良缘,天作之合啊!有句话叫做……佳偶天成!其实这块玉并不贵,是物有所值。“”米元章道。

“真的不贵呢,”米元章笑道:你这玉的选材,绝对是采撷自千年温泉的泉眼!你再看看这玉的做工,精细没的说!”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买贵了呢。”上官静姝笑道。

“不贵,为娘子买物,就是再贵也值。”米元章抚摸着上官静姝的秀发道。

  “静姝,你与这玉指真配。”顿了一下,米元章在上官静姝的鼻尖上轻刮了一下赞道。

  “官人就会贫嘴!”上官静姝嗔道。

  米元章眼中充满了宠溺,淡淡的笑:“静姝,你听过一首诗没有……”

  上官静姝眨眼:“什么诗?”

“捻指环相思,见环重相忆。愿君永持玩,循环无终极。”米元章笑道。

“这是王氏子妇的《与李章武赠答》。诗名不好记呢,可是诗写的很好啊,”上官静姝亦笑道。

“拈指环相思,见环重相忆。愿君永持玩,循环无终极……愿君永持玩,循环无终极…..” 顿了一下,上官静姝轻呤道。

  “确是好诗。”米元章附和道。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