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第三十四回 水妖  

2014-10-12 20:14:38|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含光尉  三十四回 水妖  作者:米胜光

 

得了好砚,米元章自是高兴不已,本欲饭后便离去,但江酒鬼再三挽留,几人只得留宿一晚。第二日吃罢早饭,一行四人便启程回含光县城。

三人行了二个时辰,差不多到了含光县境,米元章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喧哗声,抬眼看去,只见前方的众人跟在一个身着青袍的道士身后,一脸恭敬的往街里走去。

道士鹤发白须,一脸仙气,左手持木剑,右手招魂铃,迈着八字步缓缓前行,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思成,你去问问怎么回事。”米元章心中好奇,连忙吩咐王思成道。王思成拉过一个凑热闹的小子,问道:“小哥,这人是干什么的?”

被拉之人本来不满,回头却见到比他大腿还粗的胳膊肘,不禁咽了口唾沫道:“这是从城东请来的王老道,来给除鬼的。”

“除鬼?”王思成一脸惊异,奇怪问道:“不知哪个地方闹鬼,闹什么鬼?”

那小子见王思成晃晃脑袋道:“说了你也不懂,那可是神仙道士才知晓的东西,告诉你也帮不上忙。”

王思在整理了下衣服,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我不会除鬼,我家老爷却会除鬼,而且道行绝对比那道士强,速速道来让我家老爷一观。”

 

 “你也会除鬼?”围观之人回过头来,见米元章衣冠光鲜绝非普通之人,只是看他年级轻轻,多少有些不信道:“这除鬼的大事,乃是神仙们做的,你一个年轻人有如此能耐?”

“你敢轻视我家老爷?”王思厉撸起袖子一把抓起说话之人的衣领:“少废话,你他娘说还是不说?”

“思成,好好问话。”米元章连忙喝止王思成道。

 “我说我说,您轻点。”好汉不吃眼前亏,见王思成说动手就动手,那人忙赔笑道:“上个月南湖的渔夫老陈,在自家的鱼塘里被淹死了,老陈的水性在南湖数一数二,这辈子都是在水里生水里长的,哪想到老来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乡亲们本以为是一时失手,没想到到前几天隔壁的老轩辕去哪个鱼塘帮忙,也无缘无故的溺了水,拼死拼活逃回来,说水里有东西扯脚,把人往下拉。”

鬼缠脚?。

可米元章还未想完,那个人就继续道;“乡亲们本以为是被水里的水藻给缠住了,结果老轩辕说不说,那东西能动,力气比人还大,但是冰凉凉的又不像是活物,这才猜测是溺死的水鬼,投不了胎在这里祸害人。”

米元章闻言皱了皱眉,心中不禁起了几分好奇,跟着走了过去。

南门正则对鬼神之类的东西一向敬而远之,见米元章也要去凑热闹,不禁拉了他一把:“老爷,我们回去吧,这种事请少掺和为妙。”

 “既然遇上了,也去看看吧,或许能帮上什么忙。”米元章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不理会南门正则劝告跟了上去。

 “老爷,我们一起去。”公孙娇玉也挡不住心中的好奇,也随着米元章的脚步行去。

稍许,一众人跟在那道士的身后,慢慢悠悠的来的南湖的一角。

此时水面平平静静,青山碧水连成一片,湖面上没有一艘船只,众人都围在岸边探头探脑观望,隐隐可以听到几声哭啼。

米元章循声看去,只见一众披麻戴孝的人站在南湖旁边,旁边一个坐在地上的老汉,裤子撸起露出小腿,一位素色衣衫大夫,正和旁边的小药童一起,研究着老汉腿上的伤势。

米元章坐过去抬眼一看,却见老汉小腿上乌青高肿,整个小腿都扭曲变形,看样子断了骨头,可外面却没有伤口,连普通擦伤都没有。

米元章,看着坐在一旁的老汉,奇怪问道:“这位大夫,此人的腿是怎么回事?”

素色衣衫大夫闻言幽幽一叹,转头看向南湖一角的那个鱼塘,有些害怕的道:“轩辕老爹的这条腿,只是正常的骨折,可奇怪的是外面没有丝毫伤口,不像是钝器所伤,反倒像、像…”

“像是被大力直接拧断的。”一直没有出声的南门正则插言道。

 “正是如此。”素色衣衫大夫意外的瞟了南门正则一眼。

“老爷,我们去那边看看。” 素色衣衫大夫正想开口夸赞一句,却见南门正则望向米元章道。扭头直接跑到了鱼塘边。

米元章一行人行至湖边,米元章见公孙娇玉想跑的水边去看看,惊的忙拉住了她,责备似的看了她一眼。这湖水里明显有古怪,若里面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掉下去还得了。

公孙娇玉娇同一红,羞涩地看米元章一眼,身体却没有反抗任由米元章拉到了身后。

 

此时碧水连天的鱼塘中,出现了一叶小舟,孤零零的浮在面积广阔的鱼塘中央。

青袍道士立在上方,左手桃木剑右手轩辕符,前方摆着香案,上面放着拉住香炉招魂铃等器具,嘴里“麽”的念叨个不停,还不时喷出一口火来,引得围观的人争相惊呼。

米元章则看了半晌,颇有兴趣的对着公孙娇玉道:“娇玉姑娘,这戏法玩的不错,改天我也给你表演表演。”

 “老爷,你也会?”公孙娇玉怀疑的皱了皱眉,显然不太相信,可想到米元章少年老成的样子,又隐隐相信了几分。

米元章自信满满的道:“当然了,一下小把戏而已,有什么神奇的。”

众人闻言都有些不悦,这可是好不容易请来的高人,怎么能出次戏弄之语。

那个素色衣衫大夫见状,跑上来道:“这位兄台,话可不能乱说,王老神仙可是这百里有名的道人,他这是为百姓除妖灭魔,你怎能说这是寻常戏法。”

见众人不信,南门正则认真道:“米某绝非信口胡说,这位老道士道行浅薄,除不了水里这妖精。”

话音刚落,众人哄笑不已,素色衣衫大夫轻道:“这位兄台,你说成名已久王老道道行浅薄,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南门正则也拉拉他的袖子道:“老爷,这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少管为妙。”

自信满满的道:“南门兄,你等着看便是,那老道肯定除不了这妖精。”

湖中的小舟静止,老道士手舞足蹈嘴唇动的越来越快,还不停的朝水里撒着一些东西,不出片刻便有些死鱼漂了上来。

时间一秒秒过去,老道士的脸上也浮起一层汗珠,见湖中一直没有动静,心想麻烦应该已经除掉,他便松了口气,正想收工回岸边,瞳孔突然猛的一缩,只见水中出现一个黑影,慢慢向小舟移了过来。

 “嘭!”

湖边众人还不明所以,就见那叶小舟被什么东西猛的撞了一下,整艘船都是一个趔趄,上面的香案器具全掉进湖里。

老道士大惊失色,吓的趴在船舱中大吼大叫,脸色煞白一片,哆哆嗦嗦的呼救起来。

周边围观的群众惊叫不已,胆小者甚至坐在了地上,连那素色衣衫大夫和知县都面如土色,连连往后退去,林志平更是忌惮的退出老远。

 “思成,快把船拉回来。”米元章见状也是吃了一惊,连忙吩咐道,王思成跑过去疯拽那系在船上和岸上相连的绳索,心中怦怦直跳。这他娘是什么东西,这么大力气,竟然连整艘船都差点撞翻。

众人也回过神来,忙跑过去拉住绳索,急忙忙帮王思成把船拉了回来。

小舟飞速往岸边移动,其间还被很撞来了几下,却没见到那东西的身影。

幸好老道士死死抓住船上的一根木杆,才没有掉下来,待回到岸上被人拖下来时,早已双眼泛白吓晕了过去。

 “这,这是什么东西?” 南门正则疑惑地向米元章问道。

“这个暂时不晓。”南门正则满脸凝重地道,“但绝对不是鬼。”

南门正则觉得米元章刚才胸有成竹,肯定是有办法的,便拉住他道:“老爷,你有办法就帮帮这些百姓,他们都是靠鱼塘过活,水里有个那么恐怖的东西,可怎么得了。”

公孙娇玉幽幽一叹,显然很可怜这些渔民。

众人见有人能‘除妖’,全都扑了过来,连求带拽的拉住了米元章,什么神仙老爷都说出来了,就差把米元章推湖里去了。

米元章无奈的叹了口气,回过身来对着众人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既然众位乡亲父老如此看得起米某,再推脱就显得不识抬举了,米某就露上一两手,试一试水中这妖物的道行,若除不了,大伙不要怪我才是。”

 “好壮士!”众人激动不已,忙想把米元章推下湖去,与那‘妖物’斗上一斗。

 “喂喂喂!”米元章大惊失色,赤手空拳跳下湖和那看不见的东西搏斗,和作死有什么区别?他忙挣脱众人道:“米某…除妖,是要有法器的,各位容我准备一番。”

说完,米元章便迈着八字步离开的人群。

“谁敢阻拦,还不快快让开,”众人见米元章要离去,正要阻拦,王思成怒道。

众人见他身材高大,便也让到一边。

“各位父老乡亲,少安躁,我家老爷说能除妖,就能除妖。”南门正则见众人还有疑惑,连忙劝道。待米元章等人离去,众人看着南门正则的背影,窃窃私语道:

 “这人真能除掉水里那妖物?”

 “说不定,或许他真是一个活神仙了。”

 “这东西若不被除掉,日后可怎么过日子啊。”

 

“老爷,要准备什么法器?”行不多远,南门正则笑问道。

“南门兄,你认为那水中是什么古怪。”米元章不答反问道。

“应该是一个很大的水中怪物,却不是什么东西。” 南门正则道。

“这就对了,”米元章笑道,“思成,你且去附近的集市准备准备。”

“大人,如何准备?”王思成问道。

“只需这样,”米元章望向王思成。王思成会意,连忙附耳过来。

听了米元章的吩咐,王思成满脸疑惑,却也领命去了。

一个时辰不到,王思成拿了身青色的袍子,手上托着一个油纸包裹的球状物体,另外彩买了一些行法事用的东西满头大汗地回来了。

米元章换上青色的袍子,青衣布裤,不苟言笑,那标准的一步三摇还真有几分道士的感觉,逗的公孙娇玉掩唇轻笑不已。

一行几人,慢慢返转回来,周边百姓此时都好奇的看着米元章,恭恭敬敬的给他让开了道路。

原先那老道士早已醒了过来,听闻米元章要去除掉水里的东西,不禁连连摇头,他虽然没看清,却知道那东西绝非人能对付的,真被撞下水必死无疑啊。

 “诸位父老乡亲退后,米某要做法了。”米元章走到老道士身边,把他的道士帽子摘下来,戴在头上扶正,然后小心翼翼的向那艘小船走去。

“老爷,让我去吧。”南门正则道。

“没事,我去就行了。”米元章展颜一笑道。

“王大哥,你拉着绳子,”公孙娇玉心中一紧,怕米元章出了事情,额头都蒙上一层香汗,连忙吩咐王成思道,王思成忙跑到绳子的另一头,时刻准备着把他拉回来,。

米元章踏上船后,心中不免紧张,刚才那东西可不是说着玩的,真被拖下水去就算他力气大的惊人,也不可能活着回来。

现在已经上了船,总不能打退堂鼓,米元章压了压心中的紧张,小心翼翼的抓住船桨,把小船慢慢滑到湖的中央。

米元章站起身来,岸上众人皆屏息凝视,不敢有丝毫移动,紧张的看着宽阔湖面上唯一的那艘小舟。

 “南无阿弥陀佛!”米元章随意在胸前画了个圈圈,喝了口黄酒吐到水里,抓起一把五谷随便撒了撒,又扯了几张黄纸烧了,念叨着:“左青龙,右白虎,中间……”

 

神佛都念完了,米元章又朝水里撒了几把五谷,烧了几张黄纸,然后认真注视着水面。

时间一秒秒过去,米元章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可湖面一直没有动静。

那县太爷和素色衣衫大夫等都怀疑的看着米元章,普通居民也窃窃私语道:

 “这个家伙,不会是在逗我们玩吧?”

 “是啊,看他那摸样更不就不像个道士。”

 “这厮当真无耻,让我们空欢喜一场。”

……

岸边叫嚣声不断,米元章等了半天没动静,觉得周围有些不对劲,就在他准备撤离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一个诡异的黑影,慢慢游了过来。

这什么鬼东西,好恐怖,米元章瞳孔猛的一缩,水中之物的体型,弄死他就跟玩一样。

米元章再也不敢耽搁,捧起铁球在蜡烛上点了一下,然后举起来怒喝道:“佛祖在上,愿你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南无阿弥陀佛!”

说完就把“吱吱”冒烟的铁球扔进了水里,趴在船舱中捂住了耳朵。

众人莫名其妙,还未说话,突然听到“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犹如晴天霹雳震一般,把岸边的人震的东倒西歪,平静的湖面突然拱起一个大包,连小舟都托起了一截,紧接着水花溅起数十米,巨大的浓烟加水汽喷涌而出,霎时间在湖面形成一道白色的涟漪,瞬间扩散开来。

湖边被这巨响吓的不少人都坐在了地上,耳膜震的‘嗡嗡’直响,瞠目结舌的看着湖中不停荡漾的小舟。

公孙娇玉被吓了一跳,没想到米元章搞出这么大个炮仗,花容失色紧张的望向湖面。

众人更是说不话来,想不通米元章是如何弄出来的。

 “王大哥,快快拉绳”,公孙娇玉见那小船还在晃荡不定,生怕米元章有什么闪失,连忙吩咐王思成道。

很快,王思成便把米元的小船拉到了岸边。

不多时,波浪慢慢平息,慢慢浮上来的一具尸体。

这是一条水蟒的尸体,长约六七米算的上是巨蟒了,此时已经翻了过来浮在水面上,脑袋都被炸烂了往外滴着鲜血,死的不能再死了,湖面雪白一片,无数被水雷震翻的死鱼也瞟了上来。

湖边众人一脸敬仰的看着米元章,眼中敬仰无以言表,更有甚者跪在地上喊起了活神仙。

“思成,去那家伙拖过来”米元章吩咐道。

王思成,划了小船,伸手一探小心翼翼的抓住巨蟒的尾巴,把它的尸体拖上小船,然后往岸边划去。

六七米长的蟒蛇,把公孙娇玉吓的花容失色,急忙忙跑到了米元章的身后。

“官人,这死蛇也太大了。” 欧阳令仪也是吓得花容失色,紧紧拉住南门正则的手。

“没事,有我在呢。”南门正则轻轻的拍着欧阳令仪的肩头。

“呸,这蓄生害了几条人命,也是死有余辜。”米元章对着那巨蟒吐了一口,骂道。

 

百姓弄清了水里的东西,心中安慰了不少,皆是跑到米元章跟前大声感谢起来,那死了老人的陈家后人,更是扑过来跪在地上嚎嚎大哭。

 “公子,请受我们一拜。”众人感激不已,皆跪倒一地,“公子此番为我百姓除了这祸害,我父老乡亲都记得你这份恩情。”

 “那里那里,投机取巧罢了,就是一个威力大点的炮仗。”米元章呵呵一笑,连连谦虚的摇头,“各位父老乡亲快快请起。”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