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第二十八回 读书之法  

2014-10-05 23:15:18|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润州州学教授   第二十八回  读书之法   作者:米胜光

 

陈老学究早早就站在了文学院门口,将米元章迎进了足以容纳百人的大讲堂,他自己则站在了门边,似乎亦想听一听米元章的见解。

米元章看着底下因《孟子集注》而带着崇敬神色的学子们,裂开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在下米元章,不才因陈老不弃,能站上这一尺三寸之台和诸君共论,实乃元章之幸。”

寒暄过后,米元章问道:“不知诸君所学者何?”

“自然是四书五经!”一个学生急切切地答道。

米元章一笑,继而又问:“为何学四书五经?”

“听圣人之言,行圣贤之事,怀天理,存仁心。”头束白冠的学子起身答道,他的话音一落,底下响起一阵附和。此学子既然能起身直言,并且得到响应,料想应该是学生中间的出类拔萃者。既然这样,那就“擒贼先擒王”。

“所言极是,不知元章能否一问高姓?”

面色微黄的学生有些得意,“学生姓孔名颖达,字清水。”

“好名,好字。诚如清水所言,学四书五经乃是为听圣人之言,行圣贤之事,怀天理,存仁心。那何为天理何为仁心?”米元章负手在台上踱步,并不等孔颖达回到,便自答道:“子曰:所重:民,食,丧,祭。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有功,公则说。此是否圣贤之言?”米元章故意只截取论语的一句问道。

“自然是,孔子此言是说,所重视的四件事:人民、粮食、丧礼、祭祀。宽厚就能得到众人的拥护,诚信就能得到别人的任用,勤敏就能取得成绩,公平就会使百姓公平。”孔颖达慨然答道。

米元章又问:“子曰:‘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又该何解?”

孔颖达对答如流:“先派定各方面的官吏,赦免部下的小过失,提拔德才兼备的人。”

“很好。”米元章点点头,见孔颖达昂首阔步地走入自己的套中,心中暗笑。

“那元章是否能如是解读圣贤之言,若做不好民,食,丧,祭四件事,则江山社稷堪忧?”米元章依旧是对着孔颖达发问。

“山长所言丝毫不差。”

“那该如何做好这四件事呢?”米元章抛出了已经有答案的问题。

孔颖达有些不解道:“山长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

“如何才能做到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三项。”

“自然是需要贤能有德的人。”

“从何而来?”

“书院科举而来。”孔颖达越答越糊涂,不知道米元章为何要问这么浅显的问题,若不是有《孟子集注》在前,他甚至理都不想理米元章。

“在座诸君现在便是在书院,以后更是要参加科举。请问,你们遵不遵圣贤之言,效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之行,做民、食、丧、祭四事?”

“这是自然。”米元章见自己的断章取义见效,心中安稳了不少。

“不仅圣人之言,圣人之行亦是如此,孔孟积极入仕,在政治上都有自己的主张。《礼记·大学》更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何为怀天理?入仕以谏时弊,督皇权为社稷。为官以利百姓,弭灾害教礼仪。入行伍戍边塞,免山河生灵涂炭。此为怀天理。什么是存仁心?尽己之所能,为社稷尽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米元章神采飞扬,慷慨陈词,激昂的语调犹如当头棒喝,重重地敲击在这群思想学术尚未成熟的学子心中。

仿佛是久久徘徊于黑暗中的寻路人,朦胧中他们好像是看到了一盏醒目的烛光,只是他们还有些彷徨,有些不确定。

台下一片长久的沉默。

被米元章言论震撼得呆如木鸡的孔颖达率先回过神来,“不……不知米山长可否尽述您的观点,为学生释惑。”

米元章璨然一笑,“我的观点便只有四个字——经世致用。”

“何为经世致用?”另一名学生匆匆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散发出无尽的渴求。

“学习、征引古人的文章和行事,应以治事、救世为急务,而绝不能沦为不切实际的空虚之学。更不能打着道德性命、修身养性的幌子招摇过市不务实际。”米元章话锋一转,又道:“当然不是不讲道德伦理,修身养性,只是在元章看来。所谓的去人欲,严苛礼教,束书高谈,讥讽狂禅,修性避世举着道德的高旗,不仅不是道德,而是无德,是懦弱。礼教诚然要守,但亦要有度,不可以之为全部,更不可以一再地推崇。”

顿了顿,米元章接着说:“民、食、丧、祭四事不行,枯守礼教道德又有何用?若天下举子皆以遵从礼教道德、修生养性为己任,恐怕山河若碎,生灵涂炭,百姓疾苦,饿殍营路的时日就不远矣。”

说完,米元章看着犹自有些迷茫惶惑甚至疑虑的学子,用力地踏了塔脚下的石台道:“礼教道德、修生养性便是这基石,无基石便容不得学院,容不得我米元章在此。但诸君试想,若书院被这顽石占去大半,甚是填满又当如何?这传播圣贤之言,修圣贤之行的地方,便会成为石滩沙地,一无所用。”。

“听米山长一席话,胜读十年圣贤书,只是学生还有些惶惑?”又是一个学生站了起来,底下一众学生也纷纷点头。

米元章扫视了一众期盼的眼神,米元章方才缓缓说道:“第一,务当世之务。士人君子,包天下以为量,在天下则忧天下,在一邦则忧一邦,应惟恐生民之不遂。修学之人,贵在识时务,道不虚谈,学贵实效,若所学而不足以开物成务,康济时艰之时,此类人等,比之拥被哭泣的妇女又有何异?”

“其二,勇于任事,修学之人应有扶危定倾之心。若一日不死,则必倾尽一日之力。古今成败利钝有尽,而倾心竭力之人,必长留于天地之间。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常人以为愚钝,实贤圣指为血路也。”

“其三,致力开拓。立言但论是非,不论同异。是,即便只有几人认同但也不要轻易动摇;非,虽千万人所同,不轻易随声附和。言,我之言也。名,我所称之名也。”

“其四,重实际而不妄言。若为一方之吏,轻狂妄言,未涉实际,则祸害一方。若为一邦之官,媚上欺下狂语胡言,则社稷之大不幸。”

“其五,躬身实践。所在一乡郡,经管一州县,则必了解乡郡州县之风土人情,事务习俗。若植淮南之橘于北,牧河湟之牛马于南,不仅贻笑大方,更加劳民伤财。”米元章说完,看着台下目光熠熠。听完了米元章的慷慨之词,一众学子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

“山长,我还想请教读书之法”孔颖达道。

“这如何读书,却是各有不同方法。但大致而言,约为两类。”米元章笑道。

“哪两种”孔颖达道。

“一为务求精熟。如孔圣人学易,竟致韦篇三绝,将那串竹简的牛皮绳,翻看过多,断过三次,可见其用功之深。主要是古时读书人获取书籍不易,每得一部,便要反复阅读多遍,详熟于心。这种方法,后世宋时朱熹最为提倡,推崇“古人读书,亦记遍数”的做法,认为”百遍时自是强五十遍时,二百遍自是强一百遍时”。米元章道

“那第二种呢?” 孔颖达道

这第二种方法为观其大略。如三国时蜀相诸葛亮,按史书所载:“诸葛亮在荆州,与石广元、徐元直、孟公威俱游学,三人务于精熟,而亮独观其大略。”所谓观其大略,便是提纲挈领,把握精神,不求字里行间,面面俱到。此法后人说得很玄,如陶渊明所谓“好读书不求甚解”,其实也是此意。米元章道。

  “我明白了,读书时都是务求精熟,一本读过多遍,再读下一本,以求循序渐进,每读一书,必有所得。” 孔颖达道。

“其实除了上述两种方法,还有一法更有好,就是数十本书一同读来。”米元章道。

  一齐读来?”良久之后,孔颖达道: “山长这方法,直是闻所未闻,只是此等读书方法,数十本书一同读来,岂不缓慢之极?”

“恰恰相反,这是世间最快的求学方法,诸君不妨一试。”米元章笑道。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