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sg1688的博客

爱是人生的导师

 
 
 

日志

 
 

第四十回 借酒示情  

2015-05-18 13:31:48|  分类: 衣冠唐制度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含光尉 第四十回借酒示情  作者:米胜光

 

公孙娇玉将菜放在一方桌上,问道:“大人,菜好了,我还去做一个汤,你先吃吧。”

    米元章忙道:“这么多菜,够了,够了,那个汤不做了,娇玉姑娘,快坐下来一起吃吧。”

    公孙娇玉应道:“谢谢大人。”拿出手绢在小凳上仔细擦拭一番之后才做了坐了下去,看着米元章正盯着她看,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米元章笑道:“娇玉姑娘还是这么爱干净。”

    公孙娇玉应道:“我还想当一个邋遢的女子哩,这样就不会处处显得麻烦,只是身上只要沾上些污秽,我就会十分不自在,大人请多多见谅。”

    米元章笑道:“爱干净与我相似”。

    公孙娇玉满怀期待的对着米元章道:“大人,你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米元章随便夹了块,尝了一口,这滋味这火候绝对是宗师级别的,连忙赞道:“这菜若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二了。”

公孙娇玉听到他的称赞,并不自骄,却道:“大人,那就多吃点。”

 

   米元章吃了几块却发现公孙娇玉还没有动筷。

    看着他吃的满意的公孙娇玉突然听到他问道:“娇玉姑娘,你怎么不吃,莫非你在菜里面下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成。”

    公孙娇玉大吃一惊,“怎么可能?”说着立即动筷夹了一块放入口中仔细品尝,疑惑道:“大人,没有什么不对啊。”

    米元章夹了一块血桨鸭块递了过去,“你尝尝这个。”

    公孙娇玉伸长脖子,檀口微张便含入口中,咀嚼一番,疑惑道:“也没有什么不对啊。”

    米元章又夹了另外的一个菜,又递了过去,“你再尝尝这个。”

    公孙娇玉看着他的笑容,突然恍悟到什么,俏脸微微一红,透着几分羞赧,低声道:“我自己来。”

    米元章笑道:“娇玉姑娘莫非嫌弃我的筷子脏。”

    公孙娇玉羞涩道:“不是。”

    米元章突然咧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说道:“我的嘴巴可什么污秽都没有。”

    公孙娇玉被米元章调戏的羞愧不堪,嗔恼道:“大人,你再如此,我可要生气了。”

    米元章忙道:“娇玉姑娘莫要生气,只是希望娇玉姑娘你能够多吃一点。”

    公孙娇玉嫣然笑道:“只有娇玉服侍米大人,没有米大人服侍娇玉的道理呀。”说着却张嘴将米元章递来的菜含入口中,嗔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突然间气氛变得暧昧无比,公孙娇玉似乎也感觉到了,垂下头,一声不吭夹着菜,心头却想着他给自己夹菜的那一刻,只感觉幸福无比。

    气氛有些安静,透着一丝尴尬,原本大大方方的公孙娇玉原被米元章撩拨的不是那么自然。

    米元章觉得自己必须打破这个安静而又尴尬的气氛,突然朗声道:“要是有几杯美酒那就更好了。”

    公孙娇玉抬头问道:“大人想喝酒?”

    米元章笑道:“如此良辰美景,无酒怎么行,我们家里还有酒吗?”

公孙娇玉笑道:“有哩,上次南门大人不是给大人送了一瓶吗?”

米元章笑道:“娇玉姑娘,你不说我倒还忘记了。那还不快快拿来?”

   “大人,我这就去。”公孙娇玉说着起身,袅娜走向外面的厢房。

    一会之后,公孙娇玉拿来一壶酒和两个杯子,给米元章节的杯子倒了七八分满,自己的杯子却空着。

    酒香飘逸出来,米元章从来没有闻到这种酒味,问道:“娇玉姑娘,这酒叫什么名字?”

    公孙娇玉愣了一下道:“这酒叫什么来着,叫什么来着。”

    米元章笑道:“还未品尝就能闻到如此浓的酒香,名字也一定很美。”

    公孙娇玉笑道:“米大人,可想错了,上次听南门大人说这酒名叫梁上君子?”

    米元章好奇道:“梁上君子也就是跳梁小丑啊,为什么叫跳梁小丑,一定有由来吧。”

    公孙娇玉笑道:“呼南门大人说,喝了这酒就会乱蹦乱跳,丑态百出,我想这应该是这酒为什么叫梁上君子的原因吧。”

    米元章道:“娇玉姑娘的意思是说这酒霸道,喝了就会发酒疯。”

    公孙娇玉应道:“应该是这样吧。”

    米元章忙道:“那我可就得浅尝则止。”

    公孙娇玉嫣然笑道:“莫非大人害怕让娇玉看见你的酒后丑态。”

    米元章道:“却不是这个原因,我是怕自己喝了这酒会对娇玉姑娘做出无礼的举动来。”

    公孙娇玉闻言心中一暖,为他对自己的体贴关怀感到欣慰,说道:“大人,那你就小饮几杯即可。”

    米元章笑道:“我酒量不行,说不定几杯就发酒疯了。”

    公孙娇玉笑道:“大人若真发起酒疯来,也没有什么紧要的。”

    米元章好奇问道:“为何?难道娇玉姑娘不担心害怕。”

    公孙娇玉笑道:“大人若发起酒疯来,我就一棍子把大人给敲晕了,大人你可就不能为非作歹了。”

米元章闻言哈哈大笑,“好,有娇玉姑娘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顿了一下,米元章道:“只是我一个人喝酒,喝着有些无趣,这酒还是不喝了吧。”

    公孙娇玉道:“大人要是觉得无趣,那我就陪大人喝几杯。”

    米元章朗声笑道:“那再好不过了,只是这酒能乱性,我们二人又是孤男寡女的,都不能喝多了。”

这会公孙娇玉脸色一红应道:“谢大人提醒,娇玉适可而止。”

“那我先干了,”米元章说着一杯畅饮入腹,只感觉酒味浓香,在喉咙口中回味无穷。

不觉赞道:“果然是个跳梁小丑!”

    公孙娇玉道:“大人,应该是我敬您才对。”说着举袖掩脸,喝了一杯,举止优雅却与米元章的豪放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杯入腹,公孙娇玉脸的脸颊立即变得红扑扑的。

一杯酒入肚,米元章顿时言兴大开,见公孙娇玉一口干了,问道:“娇玉姑娘,你酒量如何?”

公孙娇玉轻声应道:“一般般。”

“娇玉姑娘太谦虚了,一口一杯,你酒量可不是一般般。” 米元章笑道。

 

你来我往,喝了近十杯,公孙娇玉满脸绯红,借着酒意,含情地望着米元章道:“大人,如果一个女子深爱着你,经常有意无意暗示你,你知道吗?”

    米元章哈哈大笑:“我又不是呆子,这么明显的事情,我岂会不知。”

    公孙娇玉却嗔道:“大人就是呆子。”

    “啊,娇玉姑娘你说什么?”米元章一时无法理解公孙娇玉的这句话。

    公孙娇玉闻声,却也不应,粉颈低垂,蛾眉轻蹙,芳心无邪,沉吟片刻之后,抬头朝米元章望去,星眸朦胧,檀口含娇,双颊醉颜酡红,娇滴滴的启唇道:“我说大人就是一个呆子。”少了几分大方,多了几分娇羞。

    米元章看她美丽动人的模样,一时看的痴了,盯视了一会之后,才反应过来,问道:“怎么我就是个呆子了。”..

    公孙娇玉垂头应道:“大人自己想。”

    米元章笑道:“我现在只是想着饮酒,如何能够保持清醒敏锐来猜透娇玉姑娘的心思,我自己想不出来,不如娇玉姑娘你直接说吧。”

    公孙娇玉说的如此直白,他却依然还不能够领会,心中有几分幽怨,带着气应道:“大人想不出来就算了。”

    米元章忙道:“我被你说的都乱了,哪里想得起来,喝酒、喝酒!”

     

    公孙娇玉美丽的眸子盯着米元章,看见他露出几分惊慌,心中顿时感到几分苦涩:“大人”。

    米元章道:“娇玉姑娘,怎么了?”

    难道自己就那么的招人厌吗?公孙娇玉心中微微一痛,“大人,我陪你再喝一杯吧。”说着又饮了一杯,酒香浓郁,入口却尝到一丝苦涩,自己一片芳心无处寄托。

   “好,娇玉姑娘,我也陪你喝一杯。”米元章笑道。

    公孙娇玉见他望着自己,勉强露出一丝微笑,看在米元章眼中这丝微笑却是那么的凄楚自怜,让人心中不舍,心生爱护之意,轻声问道:“娇玉姑娘你不开心吗?不如你说出来吧,或许我能够帮上你。”

    公孙娇玉闻言,露出微笑看着他,希望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一丝对自己的情意,过了一会她失望垂下头去,安静片刻之后,又酒兴大开的为两人倒酒,“大人,不说这些了,我陪大人喝酒。”

    米元章也不说话,陪着公孙娇玉喝酒。

    这会在公孙娇玉的带动下,两人喝的有些又急又快,就似拼酒斗酒一般,公孙娇玉毕竟是女子,几杯之后终被烈酒呛到,她只是稍作停顿之后,却立即举杯欲饮。

    米元章突然抬手捉住公孙娇玉的纤纤素手,杯中酒逸了出来,米元章道:“娇玉姑娘,你不要再喝了,你已经喝了很多了。”

    公孙娇玉不悦道:“大人,连娇玉喝个痛快也要阻拦吗?”

    米元章道:“人常说借酒消愁,可是我知道酒只能解一时之惆怅,酒醉之后醒来烦恼依然存在,只要勇敢去面对并解决才是上策。”

    公孙娇玉有些倔道:“今日娇玉就要醉一回。”说着竟不顾米元章的劝阻,一饮而尽。

    米元章不明白为何开朗的公孙娇玉为何突然间会变得多愁善感,或许他本可以想的到,但是他不会去往那方面想象半分。

    米元章伸出手去,轻轻的抚摸公孙娇玉的脸颊,两人已经有些醉意,这会这种举动却不显得突兀。

    公孙娇玉清丽哀怨的脸庞,默默含羞的看着米元章,檀口轻启道:“大人,你醉了。”她在暗示米元章现在的动作已经越礼了吗?

    米元章微笑道:“我没醉,我只是不舍得看见娇玉姑娘一个人孤凄自怜,别的男人忍心让娇玉姑娘这般,我却不舍得。”

    公孙娇玉又道:“大人,你确实醉了。”

    米元章哈哈一笑道:”我没醉了,是你醉了!”

    公孙娇玉露出一丝微笑:“那我陪大人一起醉,大人陪我一起醉。”

    米元章认真问道:“娇玉姑娘,你还要喝?”

    公孙娇玉认真的点了点头。

    米元章朗声道:“好,那今夜一醉方休。”

     

  不知过了多久,米元章喝完最后一口酒,才发现公孙娇玉已趴在桌子边上睡觉了

    “娇玉姑娘,娇玉姑娘”,米元章连呼几声,却发现醉睡莲在桌子边的公孙娇玉闭着眼睛,美丽的檀唇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这模样是那么的千娇百媚,是那么的温婉动人。

  

    月色将窗纸润破,公孙娇玉趴在桌子上睡得香甜,,米元章坐在桌边,听她微弱气息,看她苍白脸容,不禁心生爱怜,轻轻的伸出手掌抚摸公孙娇玉美丽而又苍白的脸容。

     米元章柔声道:“看你恹恹伤神的模样,我心中实在心疼”自言自语的说着,突然却莞尔笑道:“若是我不知道你有婚约,我一定会打算俘虏你的芳心,似你这般温婉动人的小家碧玉该是多少男子爱慕的对象啊。”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